第九百零七章我眼里容不得沙子

“怎么?姬水集团这边把前段时间谈的条件全部推翻?不接受我们任何条件?怎么?江滨那块地不是谈好了吗?怎么又反悔了?怎么……”

许明成每听到一句话就脸色惨变,最后苍白带青,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晕过去。

“黄羿,你好狠。”许明成惨叫道。

“我狠吗?只是随口一说而已。”黄羿无所谓道,“狠的是你,大家都是同学,而你让我们来这里,本应该保证我们的安全,你却和他们蛇鼠一窝,用你天道以万物为蝼蚁的心态来对待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你眼里,我们都是蝼蚁,而现在在我眼里,你也是蝼蚁。”

“哼,等着瞧!”许明成冷声道。

突然,外面来了很多船,还有喊话声。

“上面的歹徒听着,我们是明吾县县局警察,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紧出来投降,有序上岸,回县局接受调查。”一道声音响起。

孙连英脸色一变。

“哈哈哈,你们完了,敢惹涂高,你们就彻底变黑,他想对付你,就名正言顺。”许明成道,“孙帮主,我劝你还是和他撇清关系吧,要不然涂局可不会念旧情,你应该知道,涂高是他唯一的儿子。”

一群刑警上了船,拿着枪,进入包厢内。

“所有人,蹲下抱头。”

为首的是刑警队长温大拿,还有涂高。

“黄先生,怎么是你?”温大拿脸色一变道。

“哦,我只是在这里教训一个小流氓,哦,就是他,好像叫涂高吧,他进来后,就对我同学动手动脚的,最后被我打出去,还请来一帮手持武器的打手,温队,这点小事还劳你大驾?”黄羿道,“不会是这小流氓报警的吧?好吧,这年头,连流氓都懂得用法律武器武装自己了,而且往往非常凑效,比我们老百姓拿起法律武器凑效多了,也不知道这公安局是谁家开的。”

温大拿脸色一变,“黄先生,既然这里发生了斗殴,你也参与了,那就请跟我们回去一趟吧。”

“那就走吧,我刚好也想问问涂局,他是不是真的刚正不阿,他是不是有资格坐在公安局长这个位置上,他敢不敢大义灭亲!如果不敢,今天我就让他下台。”黄羿冷声道。

众人听到这话,内心都有点抖,这也太敢说了吧?俗话说民不与官斗啊。

“温队你看看他有多嚣张?完全不把警察放在眼里啊。”涂高叫道。

“走之前,我会给他找一个案子,涂高,把你当森林警察队长后的所有犯罪事实交代清楚。”黄羿冷声道,拿出手机录像。

“放你妈的狗臭屁…”涂高突然变得老实起来,眼神还在挣扎,但这家伙是个兵痞而已,也只是比普通人厉害一点,哪里能抵抗?“我…我上任以后,收所有木材厂的贿赂,谁给钱多,我就让他们多运木头,还有一些专门贩卖野生动物的商人,给钱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些不给钱的,我都不会让他们好过,哪怕遵纪守法,我也会说他们违法,比如王翠的父母,就是这么被我搞垮的,她父亲的双腿也是被我的人打断的,谁叫他不识趣?还有……”

简直是罄竹难书!

“带我们去找证据,比如你杀人抛尸荒野的地点。”黄羿道。

“是!”

所有人都震骇起来。

温大拿脸色阴晴不定,最后镇定起来,“把涂高铐起来,跟他去收集证据。”

“温队…要不要请示涂局?”

“不用请示,如果拿到证据,我不会管犯罪嫌疑人是谁的儿子。”温大拿道,“黄先生,你跟着吗?”

“当然要跟着,这是我的证件,南山市市局特勤荣誉顾问,有资格办案吧。”黄羿道。

“您当然有资格。”温大拿道。

众人又是震惊无比,尼玛的,还是公门中人?而且地位很高的样子,怪不得说让涂局长今天下台?

他们内心被震撼得麻木了。

“那走吧,只要落实他的杀人罪就去县局。”黄羿道,“我很想知道,涂德生是怎么当局长的,和杀人犯生活那么久,啧啧。”

孙连英等人都内心颤抖。

手段太可怕了。

众人到了郊外,找到抛尸地点,果然挖出一具女尸。

“这是明吾二中一位女生,我见她单独在路边等车,就见色起意,奸杀抛尸,因为我学过反侦察技术,所以警察一直没找到。”涂高道,突然,他脸色惊恐,“这里是哪里?我们怎么会来这里?”

“当然是来找你奸杀未成年女生然后抛尸的地点,你刚才的话我已经录下来了。”黄羿道。

“不可能,不是我,根本不是我。”涂高惊恐道,“啊,我怎么会来这里?你们放开我,我爸是县局局长,你们不想混了是不是?”

那些警察面色狂怒,一脚把涂高踢跪下来,“人渣。”

“畜生!身为警察知法犯法,本以为你只是做一点小事,想不到竟然做那么多恶事,你这是把你爸往绝路上送啊。”温大拿怒道。

“不是的温叔,不是我,你救救我啊。”涂高屁滚尿流道。

“走吧,还有一具尸体,是一位农户的,那位农户家有一棵千年古树,被涂高看上了,但农户不想卖,最后被涂高分尸。”黄羿道,“温队,你可以派更多人去大洋村,陈来村…抓人,都是和涂高一起违法的,还有林业局…”

“你…你是魔鬼。”涂高惊骇得晕过去。

“你现在可不能晕,可别想用身体不适逃避法律制裁,忘了告诉你,我还是一个高明的医生,不会让你身体出现问题的。”黄羿道。

涂高惊醒过来,惊恐无比的看着黄羿。

到了某处山坳,又挖起来一具尸体。

众人更加惊骇。

这些警察对黄羿由衷的敬佩。

“黄先生,你是怎样知道这些信息的?莫非会读心术不成?”温大拿道。

“难道你以为能当上荣誉顾问是那么容易的吗?在我这里,没有破不了的案子。”黄羿道。

“佩服!”

“回去吧,涂局应该等急了。”黄羿道。

他敢肯定,这些警察中已经有人报告涂德生了。

回到县局,涂德生脸色阴沉的走出来,看着涂高。

“逆子。”涂德生怒吼道,“温队,这件事,我要你全力侦查,把他一切违法犯罪证据都收集起来,该怎样起诉就起诉,从今天起,我会去市里,向组织认真交代清楚,我以后不会是局长了。”

从这点上,黄羿倒是有点佩服涂德生了,这家伙,没有大过错,只是权衡各方利弊,有时候不得不做一些违反纪律的事情。

可惜,养子不教!

涂德生一脸悲痛。

“涂局,别怪我,我眼里容不得沙子,一旦遇到了,不处理就不舒服。”黄羿道,“我最恨手执国家公器与权柄却上天敢欺下民敢虐的聪明人,他们做错了过程,却总可以说对结果,还逍遥自在,过得比谁都好。”

“黄先生,不怪你,我感谢你。”涂德生悲痛道。

“走了,这件事,我会让市局下来处理。”黄羿道。

“黄先生,听说你收了老鹰帮,也要处理吗?”涂德生沉声道。

“当然。”黄羿笑道,“我会让他们来自首的。”

“好。”涂德生道。

黄羿出了市局,发现王翠开着他的车停在路边。

其他同学也都来了。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