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一章回乡

他见到雕像脑部萦绕的能量,和精神能量差不多,只不过有点驳杂,里面有很多种念头。

这应该就是愿力,就是信仰者的愿望,国外,这种东西的叫法就叫信仰的力量,是人们向所信仰的神祈求达成的愿望。

也许,古时候确实有这些所谓的神,但黄羿觉得,古时候的他们并不是神,而是一种强大的生命,他们死后,受到后人崇拜,才成了神。

这只是崇拜的力量,赋予了这座雕像神奇的力量,不过,这点力量是没什么用的,而且黄羿还发现,这些力量在消失,代表的,是信仰的消失。

他恭敬的鞠了个躬,虽然他不信这个,但这女娲的前身,是一位强者,守护先民繁衍生息,值得他尊敬。

现在是过年,村里很多人,见一辆豪华汽车进来,都引起他们的注意,纷纷过来。

很多男青年都双目放光的看着樊茗君。

这时,从泥路的尽头走来一位穿着朴素的少女,她看起来很有灵性,走过来之后,人群自动分开一条道路,向她行礼。

少女也向众人行礼,看向樊茗君,脸上笑靥如花,道,“表姑姑,你来了。”

她的声音很空灵,很好听。

“灵儿,好久不见,都长这么大了。”樊茗君道,“带我去见你太奶奶吧。”

“好的,跟我来。”少女道,她看向黄羿,皱了皱眉。

黄羿内心一震,这少女很敏感,她也是修灵蛊的,不过她的灵蛊,是五色斑斓的毛毛虫。

突然,人群中爆发出惊呼。

“啊!我明白她是谁了,圣女叫她表姑姑,她应该就是上一代圣女的女儿,这么说的话,她少说也该有四十五岁了吧,想不到还那么年轻漂亮。”

“圣女是不会老的。”

黄羿有点好奇,心道,“茗君姐姐,你妈妈是圣女吗?”

“是的,我妈妈修金蚕灵蛊,就是金蚕圣女,而且只有有机会传承灵蛊的女人,才能成为圣女,这是我外侄女曲灵儿,修炼的是堪比金蚕灵蛊的五彩灵蛊。”樊茗君道。

“哦,那你妈妈呢?”

“她…她去世了,为情所困,郁郁而终,把金蚕灵蛊传给了我。”樊茗君沉声道,“哎,灵蛊族的女人,都很可怜。”

到了一座古宅前。

曲灵儿向黄羿行了个礼,道,“尊贵的客人,请到别院休息。”

黄羿点点头。

他见有很多孩子跟着看热闹,这些孩子穿着很旧,很破烂,应该是穿着别人捐的衣物,看他们的神情,充满了好奇和对未知的向往。

他去到车上,把来之前樊茗君吩咐他买的东西从车上拿下来。

“小朋友们,排好队,叔叔给你们发好吃的好玩的。”

那些小孩们有点畏惧,但第一个孩子得到东西后,欢天喜地起来,其他小孩纷纷大胆排队,都无比高兴。

“年轻仔,外面冷,进屋喝杯酒吧。”一位大叔道。

很多村民都对黄羿很有好感,纷纷过来邀请,最后大家干脆坐在一棵大树下,围着火盆喝着温米酒,烤着羊腿,很快活。

黄羿和大家聊天,了解当地的文化和生活习惯,渐渐的,对这个村也有点了解了。

所谓灵蛊族,实际上只是樊茗君奶奶那个族系而已,姓曲,是这里的原始住民,而其他村民,还分几个姓,都是以前为了躲避战乱聚集到这里的,逐渐形成这个山村以及附近大山内很多山村。

这些村民来到这里后,都开始信娲皇,每逢过节过年,都要祭祀,当然,他们并不知道为何要祭祀,只是跟着当地人而已,久而久之就成了习惯。

这里的村民大多数还是靠山吃山,种果树,打猎,找也野生药材,连温饱都混不上,因为这里太山了,如果政府想要修一条路进来,花费代价太大。

有更好的安民政策就是让这些村民搬迁到外面去。

有些人走了,但大多数人不想背井离乡,对未知恐惧。

还有一些村民出去打工,但受教育程度低,也只能在外面做苦力活,一年到头赚个五六万算多的了,勉强能过得好一点。

“安大叔,你们有想过怎样发家致富吗?”黄羿问为首的那个猎人道。

这安大叔名叫安大壮,是这里安姓的头领之类的人物。

“没想过。”安大壮抽了一口旱烟道,“我们进山打猎,拿出去也卖不了几个钱,别人不给价,你要加价他们就不收,我们没办法不卖,不卖的话很快就臭了,只能丢了,药材的话,值一点钱,但这年头不好找咯,而且国家禁猎,我们也慢慢的不再打猎去卖,只能自己吃。”

黄羿觉得这里的生活,和之前云山镇差不多。

“你们想过养殖吗?这里山多,环境好,完全可以养牲畜啊。”黄羿道。

“想过,但没钱投不起,也不好运出去,我们就梦想着有一天政府能开发这里。”安大壮道。

黄羿觉得,在这里养鸡或者养其他动物非常好,免于长途运输。

顺便帮一下樊茗君家的人也不错,力所能及,对他又有好处。

“安大叔,我有钱,我也是做餐饮的,有很多大酒店,对食材要求很高,你们这地方好啊,没有污染,我来投钱好了,你们给我合计合计,这里适合养什么,你们擅长养什么,我提供幼苗和饲料之类的,至于运出去的话,我来想办法。”黄羿道。

“年轻仔,真的?”安大壮双目绽放精光道。

其他村民都激动起来。

“当然是真的,让你们村长来呗,一起商量。”黄羿道。

“我们这里没有村长,我们都听曲家太姥姥的,太姥姥说可以养,我们才能养,如果她说不能养,我们也不能养。”安大壮道,“年轻仔,你和上一任圣女是什么关系?你是她外孙吗?”

“不是,我是她女婿。”黄羿笑道。

“女婿?”安大壮等人惊呼道,好像想到了什么,也不多问,悄悄的把黄羿拉出人群,神秘道,“年轻仔,你们这时候回来很不合适,这曲家祖庙,和以前不同了,当代圣女的母亲,也就是樊茗君的表姐,无法传承圣女之位,后来有一个姓狄的外姓男人入赘,生下当代圣女曲灵儿,以前吧,曲家祖庙女人说了算,但现在却是外姓男人说了算,连太姥姥的话都敢反驳,所以,你们得小心点了,这个外姓人,有点心术不正,我听说,这外姓人想窃取曲家的宝贝,还听说,这外姓人杀妻,还对自己女儿有非分之想。”

啥米?黄羿震惊起来,道,“安大叔,你们不是不知道曲家祖庙的事吗?你怎么知道的?”

“这个…你应该也知道,曲家女人不外嫁,而且很水灵,死了丈夫的话,再想找就难了,我有个姘头是曲家的寡妇,正是我姘头和我说的,你可要帮我保密,要不然我和我姘头都要死。”安大壮道。

黄羿神色古怪起来,严肃道,“安大叔,我绝对会保密,你再跟我说说其他情况呗?比如杀妻之事。”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