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一章牛逼的家族

放眼望去,见一位留着长胡子的中年道人,他身穿黑白相间的道袍,束着长发,面容俊秀无比,配合很有型的黑色长胡子,气质超然。

“年轻人,你手段也太过歹毒了吧?竟然以精神力扭曲人的经脉,改变人体生机结构,变成绝症,以此获取财富,这是邪道修者惯用伎俩。”道人冷声道。

黄羿内心一惊,果然修道者就是牛逼,竟然看出本质。

“黎市长,还治吗?”黄羿道,丝毫不理会那位一看就想倚老卖老自诩正道就能随意指责别人是邪道的牛鼻子。

正道又如何?邪道又如何?

那道人见黄羿不理会他,脸色很不愉快,“看来,今天我得替天行道了。”

“黎师叔稍等。”赵宏武道,“这件事,我虽然也认为黄羿做得过了,但确实也是黎怒他们有错在先,这件事最好的解决方法,是双方协商,如果用我们出手,也不好追究,如果师父出手,那就成了江湖恩怨,只能用江湖规矩解决,我觉得没必要把事情扩大,黎市长你说呢?”

“对对,没必要扩大。”黎光树道。

“扩大又如何?难道我黎家还怕一个黄口小儿不成?”黎鸣冷声道,“论财力,我一个人就能让他破产,论地位,他一个小农民跟我们怎么比?论江湖手段是吗?我黎鸣在国外认识的强者多了去了,用得着怕他吗?黎怒不用治了,这种祸害,那么大了,做事不经过大脑,治好了也要大义灭亲,免得有人抓住我黎家的把柄,倒不如不治,并且,我们也拿不出极品玉石,最重要的是,我们黎家,绝不会被一个小人物威胁,我们的声誉不容侮辱。”

“小鸣…”黎光树脸色难看无比。

“好了三叔,这里的事让我处理,赵书记,宏武,你们就请回吧,我们黎家和黄羿的事,就按江湖规矩来解决。”黎鸣道。

“黎鸣!你确定?”赵宏武皱眉道。

“确定,既然我二叔今年能回来过年,当然就是有意沾染这世俗之事,如果这件事不解决,年后我二叔也无法回山修炼。”黎鸣道。

“我也确定!”一群人走进黎家大院,正是闻纪华等人。

闻纪华身后,跟着一位身穿道袍的青年和中年人。

黄羿内心一震,尼玛这是什么情况?

又出现两个修道者?

那牛鼻子,姓黎,黎鸣叫他二叔,那应该是黎家修道的人了。

尼玛这些大家族真是牛逼,怪不得百年不灭,出了这么多人才,我还以为只是练武而已。

而黎光树,一个城市的市长,竟然只是这个家族的外围人物?

那么,跟闻纪华来的两个修道者,又是什么人?

“见过闻师叔,闻师弟。”赵宏武道。

“哈哈,老闻,想不到你也回来了。”黎真人道。

“我能不回来吗?听说最近几个月南山市风起云涌的,我闻家都差点伤筋动骨了,就连我大伯的位置都不稳,被上面责备,我当然得回来稳固一下家业,哎,现在的孩子啊,真是太调皮了。”中年道人道。

黄羿内心又狠狠吐糟起来,姓闻?回来稳固家业?大伯的位置不稳?就是那位在省政府里面的人吧?

“确实调皮,有点本事就出来搅风搅雨的,真是没规矩,不过也是,听说是一个小农民,得了一点奇遇,不懂规矩也能理解。”黎真人道。

“黎师叔,闻师叔,你们要亲自出手?”赵宏武道。

“宏武,你既然已入公门,就别沾惹江湖恩怨,免得为南宗招祸,我们南宗,还要靠你师父和你壮大声势,好了,你们都走吧。”黎真人道。

都是南宗的?

从白无极的记忆里,黄羿知道南宗分为很多门,都是各自传承一种道法,而最强大的,莫过于符篆门,也是最根本的法门。

他仔细一看,核对白无极的记忆,顿时觉得这两人有点熟悉,应该是从小就进入南宗的黎艮,成为南宗雷法派的真传弟子,修炼四十几年,成就一个黎真人的名号。

虽然号称真人,却不是入道者,而是因为他修炼的雷法很厉害,和茅山雷法有的一比。

而另一人,应该是南宗剑仙派的闻师,从小修炼南宗剑法,很是犀利。

所谓的雷法剑法,并不是电视里或者小说里演的那种道法。

修道者没有把精神力凝成固态之前,是不可能利用精神力操纵自然力量的,因为天地间根本没有所谓的天地灵气,一切看得见的存在都是物质的。

比如黄羿的万物鼎内极品玉石转化的灵水,也是要通过物质转化过来的,之所以能转化,是因为万物鼎。

万物鼎就是一种早就已经固化了的精神能量。

而修道者,在精神力固化之前,一切道法,都只能在精神层面里战斗。

比如雷法,只能利用精神力入侵敌人的识海,利用精神力书写某种符篆,形成针对精神力的伤害。

仙剑派,初期实际上和武者差不多,只不过有特殊的方法让精神力和内劲共同作用于剑法上,无比犀利。

如果达到传说中的炼神反虚境界,修成元神,那就可以用精神力影响自然了,到时候就是陆地神仙。

这黎艮和闻师,应该算是准入道境界,不过有道法,也非常危险。

“黄羿,快走。”章芳雅小声道。

“章女士,你先走吧,看样子,今天我是走不了了。”黄羿笑道。

“能走!”黎鸣道,“但任何事情总归是有代价的,就看你能不能付得起代价。”

“黎少,我应该付出怎样的代价呢?”黄羿笑道,“这样好不好,我免费帮黎鸣和闻北岳治疗如何?”

“这是你应该做的,不能成为你付出的代价。”黎鸣冷声道,“至于什么代价,还是先等你治好黎鸣和闻北岳再谈吧,请吧。”

黄羿觉得,能不战斗就不战斗,这些家族太牛逼了,连修道者都有,这些修道者太恐怖了,他不怕,但他的家人怕啊。

如果对方说的代价不是很大,妥协也无所谓。

人就应该能屈能伸。

黄羿跟着。

“黎鸣,我们还是跟着吧,希望你们能协商成功,因为我们不希望再发生流血之事。”赵宏武道。

“无所谓。”黎鸣昂着头道,在他看来,这件事已经解决。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