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六章夫纲不振

此时,老白它们蹲在养鸡场门口,互相交头接耳。

“主人太不厚道了,为了在女主人面前装可怜,竟然让我们做恶人,以后女主人们不喜欢我们了。”小黑道。

“是的,人家从来都是小可爱泰迪犬耶,竟然变成泼妇了呢,要是我的小女主人听说我那样,肯定不喜欢我了。”欢欢道。

“哼哼,你们是第一天认识主人吗?他从来就是这样卑鄙无耻。”老白道。

“老白,你惨了,竟敢这么说主人,他可是随时能听得见的。”大宝道。

“我靠,我还是躲起来吧。”老白急忙跑下山。

房屋内,黄羿依旧奄奄一息。

“小叔,送你去医院吧?”方含梅担心道。

“不用的,你们忘了,我自己就是医生,只是药水用完了而已,你们帮我洗一下伤口吧。”黄羿道,“也不要告诉我爸妈,不要让他们担心,快点吧,那条蛇也是我养的,有毒性,刚才被它咬了一口。”

黄羿眼角余光看向这四个绝色美女,心里很期待,也不知道哪个帮他洗,还是四个一起洗呢?

方含梅等人互相对视一眼,都有点脸红。

紫玫瑰、赵薇薇和魏冰雨,早就和黄羿达到那一步了,对彼此了如指掌,但不知道为何,她们都看向方含梅。

“你们…看我干什么?你们谁是小叔的女朋友,就帮小叔洗吧。”方含梅害羞道。

“含梅姐,我们谁也不是他的女朋友哦。”赵薇薇道。

“是的,我只是他的知己。”魏冰雨道。

“我是他的生意伙伴。”紫玫瑰道。

“那我还是他的嫂子呢。”方含梅道。

“可是,他喜欢他的嫂子啊。”紫玫瑰三人异口同声道。

“哎呀,你们别乱说了,要不…我们叫伯父来吧。”方含梅羞道。

“嫂子不要,不能让我爸妈担心,还是我自己洗吧。”黄羿道,哎,看来这些女人和我陌生了啊,难道我这苦肉计白做了?他装作艰难的爬向卫生间,爬了一步,就倒下去,看起来痛苦无比。

“哎呀,小叔都这样了,别争了,我们四个一起帮他洗吧,我自己可能也照顾不过来。”方含梅道。

四人过去,把黄羿扶进卫生间,还拿进去一张凳子,黄羿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瘫软下去。

她们放弃羞涩,直接把黄羿脱光,见到浑身鲜血,都心疼起来。

“本以为你回来是全家的大喜事,想不到却遇到这样的事,老白它们平时很乖的啊,今天这是怎么了?”方含梅疑惑道。

四人开始洗掉血迹。

“你们跟我说过,以前老白它们背叛过一次,后来就好了,会不会又复发了?它们毕竟都是动物,特别是老白,还有那条巨蟒,太可怕了。”紫玫瑰道。

“以前那次吧,有一位很强大的老人在这里,老白它们不敢攻击,但现在,它们好像比小叔还厉害,这些动物太危险了。”方含梅道。

“咦?没有伤口啊,就是有血迹而已。”赵薇薇道。

当她们洗完之后,见到眼前的情景,顿时又羞又怒,黄羿并没有任何受伤的地方,反而某处青筋狰狞。

黄羿内心狠狠吐糟起来,尼玛的,那丹参灵血怎么那么牛逼?还有那金蝶产生的生命灵液也是如此,那么快就恢复了?

苦肉计失败了啊!

“可恶的混蛋!”紫玫瑰怒道,不过她还是用眼睛余光看着黄羿的某处。

赵薇薇和魏冰雨不说话,脸色羞红。

方含梅目光滋润,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心疼得流泪的缘故。

但她们对视一眼,纷纷跑出去。

“哎哟,好疼啊,真的,我不骗你们。”黄羿叫道,但见四位美女一点反应都没有,只好走出去,脸色有点尴尬。

“小叔,你跟我们说,老白它们是不是又背叛了?”方含梅担心道。

“这个…”

“哼,你们在合伙演戏?这样很好玩吗?不知道我们很担心吗?”方含梅怒道。

“嫂子,我错了,玫瑰姐我错了,冰雨姐,我错了,微微,我错了。”黄羿装可怜道。

以他的眼光,他进来之后就知道,方含梅她们肯定心里都憋着气。

所以黄羿这次回来,已经做好任由她们处置的准备。

“哼,我们回去吧,让他一个人在这里反省。”紫玫瑰道。

四人还真的回去了。

黄羿急忙吩咐老白它们守好鸡棚,就跟上四女。

“玫瑰姐,我买下南山大酒店了,算是彻底帮你报仇了,等你修成先天境界,我就让你管理,我还买了夜归人酒吧,还买了一条老街,以后你们想管的,都可以。”黄羿邀功道。

“哼,现在不是有人管了吗?我闺蜜顾胜男不是总经理吗?人们常说,防火防盗防闺蜜,果然是至理名言。”紫玫瑰讽刺道。

“这个…我这不是没人可用嘛。”黄羿道。

“是吗,我怎么听说你连她得了绝症的妈妈都治好了?啧啧,你这医术,真是泡妞利器啊,就像林美琴一样,以身相许吗?”紫玫瑰讽刺道。

“我这是为了员工着想,让她努力帮我工作,看看,顾胜男没有后顾之忧后,在十几天时间内帮我稳定局势,让我的生意走上正轨了,再说了,她是你闺蜜,遇到这种难事,我当然得帮忙了。”黄羿道,“玫瑰姐,我也想让你管的,但我更想让你们努力修炼。”

“哼,我还听说,你去找了陈怡菲?还帮她妈妈开了个店?”紫玫瑰讽刺道。

“这个…玫瑰姐,你怎么什么都懂?”黄羿无语道。

“陈怡菲告诉我的,她跟我打听你是哪里人,还说是你的徒弟,啧啧,那小姑娘长得不错的。”紫玫瑰道。

“这个绝对是巧合,我去南山大学,是为了找到那个导致紫云轩爆炸案的主谋,一个外教老师,会催眠术,才遇到陈怡菲,也才知道她就是陈辉的妹妹,她现在可惨了,她嫂子把你给她家的十万块钱拿走了,她妈卖煎饼,还整天被人收保护费,我就看不过眼了,顺便帮她一把。”黄羿道。

“哦,有个美女心理学教授宁愿不要钱还去南山大酒店当个小小的人事部经理,这又是什么回事呢?”紫玫瑰讽刺道。

我靠!给你们点颜色还开染坊了是吧?这是让我夫纲不振啊,我让着你们,是因为我爱你们,亏欠你们,但不代表我就要受到这样的质问。

这很像正宫娘娘质问丈夫外面有多少女人一样,黄羿可以义正言辞的跟紫玫瑰她们说,他帮助陈怡菲,绝对不是因为看上那个小妞,帮顾胜男,也是为了让顾胜男能安心工作,当然也是因为顾胜男是紫玫瑰的朋友,出发点绝对不是为了泡妞。

但看了看生气的紫玫瑰,还是严肃解释道,“她是市局的人,为了查一些案子,故意靠近我的,这个女人,一直不怀好意,以后你们得提防着点,她是职业催眠师。”

“啊,那要紧吗?”紫玫瑰担心道,她是大家族出身,当然知道黄羿的意思。

“放心吧玫瑰姐,她被我抓了个现行,被我赶出南山大酒店。”黄羿笑道,“玫瑰姐,这些天,我一直在遵守诺言,没有去泡妞,今晚,有什么奖励吗?”

“滚远点。”紫玫瑰冷声道。

黄羿看着这四个女人,双眼闪烁危险的光芒,哼哼,我知道你们私底下有协议,所以才对我若即若离的,今晚,我就把你们摆在一张床上,让你们跟我横,难道我有如意金箍棒还征服不了你们不成?

ps:今晚还有几更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