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醉酒的芳姨

“怎么了?”凤君疑惑道。

“没什么,我先走了。”黄羿道,出去后,犹豫要不要接电话,等铃声响了许久,还是按了接听键,笑道,“芳姨,你好,那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哦,没什么事,我…我打错了。”陈淑芳犹豫了一下道。

“这样啊,那我先睡觉了。”黄羿道。

“等等…既然打错给你了,我刚好有点事找你,最近我经常失眠,身体也不是很舒服,你看,你现在有空来帮我看看吗?”陈淑芳道,“如果没空就算了,对了,小雅也在我这里。”

“那我过去一趟。”黄羿道。

去到陈淑芳家已经是凌晨,静悄悄的,他鬼鬼祟祟的进去敲门。

是章芳雅开的门。

黄羿内心大震,什么意思?陈淑芳叫我来,说你在这里,你应该穿着保守才对,怎么穿着一件睡衣?

穿睡衣就算了,里面不穿内内又是什么意思?

黄羿直勾勾的盯着章芳雅胸部的风光,咽了咽口水,因为刚好,章芳雅背对着灯光,黄羿的透视之眼完全能看到里面的美景,山峦起伏…

“这个…章女士,你能穿上内衣吗?”黄羿结结巴巴道。

章芳雅瞪着黄羿,终于发出一声尖叫,羞怒道,“大色狼,你来干什么?”

“是芳姨让我来治病的啊,芳姨呢?”黄羿诧异道。

“我小姨刚刚出去买夜宵,我还以为她回来了,竟然是你这个混蛋。”章芳雅羞怒道,“哼,肯定想对我小姨图谋不轨,快滚。”

才想起自己只穿了滑丝睡衣,身体轮廓在这个大色狼面前一览无余,急忙跑进屋内。

黄羿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迅速往前一步,刚好踩到章芳雅拖在地上的睡衣一角。

呀!章芳雅大叫一声,身体向前倒去,她本来就是先天初期境界,本不会倒的,但此刻太慌张了,跑得太快,力气太大,睡衣的腰带竟然被扯开,睡衣从她身上脱落。

黄羿急忙上前抱住章芳雅,道,“对不起章女士,我想不到你的睡衣那么长,都拖到地上了,你没事吧。”

黄羿看着眼前的风光,口水都要流出来,简直太美了,这妞不愧是先天境界,而且年龄三十岁,很有御姐风情,该大的地方很大,该瘦的地方很瘦,腹部的马甲线很性感,关键是腹部之下…

果然和陈淑芳一样。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黄羿的手竟然放在山峦上。

章芳雅惊呆了!

她一动不动,身体好像僵硬了一样,不一会儿,她尖叫一声,一掌打在黄羿脸上,猛地跑进屋内。

这时,陈淑芳刚好到门口,见地上的睡衣,疑惑道,“黄羿来了,发生了什么事?这不是小雅的睡衣吗?”

“芳姨,没事,睡衣太长了,章女士自己踩到,差点跌倒。”黄羿揉了揉脸道。

哼,章芳雅这妞来南山大酒店工作,不就是明目张胆的想查我的事吗?以后见你一次调戏一次,看你还敢不敢查我。

不过这妞的身材确实太好了,而且气质绝佳,真是难得的美人。

黄羿又看向陈淑芳,心中的火焰竟然熊熊燃烧起来。

相对来说,陈淑芳对他的吸引力更大,一来,陈淑芳美艳无比,因为被他调理身体,简直焕发第二春,身体年轻了十岁不止,关键是,她的气质很成熟,想到她的社会地位很高,还是赵春的夫人,更是勾起黄羿内心邪恶的一面。

卧槽!我在想什么呢?真是禽兽啊,他急忙压制住内心的邪念,运转炼神诀,闭上双眼。

识海内的精神力翻滚得厉害,那一坨像鼻涕一样的精神力滚来滚去的。

都是因为今晚弄死那个江寒用去太多的精神力了,导致现在被美色一刺激就把控不住。

要不然以他平时的冷静,是不会想着那样调戏章芳雅的,更不会见到陈淑芳就闪过邪念。

“黄羿,你怎么了?”陈淑芳道,她内心也是一颤,因为刚才黄羿看她的眼神,让她内心火热无比,她有点呼吸急促,内心长期集聚的火焰勾起她内心的魔鬼。

“没什么,今晚有点不舒服。”黄羿睁开双眼,不敢看陈淑芳,直接走到碗柜,找到一个杯子,打了一杯热水,弄出两片悟道茶,连续喝了几杯后,才敢正视陈淑芳。

“有你这样喝茶的吗?那么烫。”陈淑芳薄怒道,“来,我买了一些夜宵,我们边吃边聊吧,小雅,你吃吗?”

“我不吃了,我要减肥。”章芳雅道,“小姨,让那个大色狼给你治病后就赶走他吧,大晚上的他一个大男人在这里不方便,而且他就是个好色之徒。”

“小雅,你是不是误会黄羿了?他是好人。”陈淑芳道,话语里有一股幽怨,心道,这男孩好色是好色,但就是有色心没色胆,哎,我在想什么呢,就算他有色胆又如何?难道我为了自己的欲望让他犯错误吗?

“看来章女士对我有成见,不过,芳姨你还是别吃这种垃圾食品了,我让人送几只药鸡过来。”黄羿道。

“不用了,今晚你能陪我喝点酒吗?”陈淑芳道。

“芳姨干嘛要喝酒?有什么心事吗?”黄羿道。

“没什么,算是庆祝我的自由吧。”陈淑芳道。

“庆祝自由?”

“嗯,今天,我和你赵叔办理了离婚手续,看,这是我的离婚证。”陈淑芳道,“哎,都是我自私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对他的仕途产生影响,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和他离婚后,却没有一点伤心难过,你说,我是不是很冷血?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离婚后最想做的事竟然是找你喝酒,你说,我是不是很混蛋?”

“芳姨你…”黄羿内心一颤。

“别叫我芳姨,我很老吗?叫我淑芳姐。”陈淑芳道,拿起一罐白酒就往嘴里灌,“喝吗?不喝我自己喝,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喝酒,第一次这么想放纵自己,我感觉我以前的人生,就是在条条框框中生活着,我一直活在一个牢笼里,但是,我知道,我身为大学教师,身为所谓的知识分子,以后,我还会一直活在牢笼中,今晚,就让我彻底放肆一次吧,咯咯咯,说放肆,却还得关起门来,你说好不好笑?”

陈淑芳又拿起一瓶酒灌下去。

这时,章芳雅走出来,默默的坐在黄羿身边。

“小姨,我陪你喝。”章芳雅道,“我知道小姨很重情义,不冷血,冷血的是男人,哼,以后我们没有男人,照样能活得精彩,让那些臭男人都去死吧。”

“小雅,你知道的,没有男人,我活不了,我很后悔当年放弃了武道,我也不知道我以后能坚持多久,也许,我以后也会像某些贵妇人一样天天去会所找鸭子,咯咯咯,小雅,你以后不许看轻我,不许嘲笑我。”陈淑芳道,她拿着酒瓶站起来,歪歪扭扭的走向黄羿,“就像现在这样,见到一个强壮的男人就移不动步子。”

陈淑芳坐在黄羿旁边,一只手搭在黄羿的肩膀上,整个身子都倒进黄羿怀里。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