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宋先生你真厉害

来人竟然是岳小玲和岳家的几位高层。

“黄先生,请您放过我爸爸。”岳小玲竟然直接给黄羿下跪。

黄羿知道岳小玲的爸爸就是岳天奎。

他之前看过岳小玲的潜意识,在岳小玲的记忆中,岳天奎是商人,帮岳家管理酒店、娱乐城、酒吧、ktv之类的生意,并不知道岳天奎是小刀帮帮主。

如果不是那天岳天奎出现在老街那个酒吧,他还真不知道。

“你可知道你爸的真实身份?”黄羿道。

“刚知道,但他是我爸,也知道是你让他进去的,他们说,如果你真要深究,我爸肯定出不来,所以我来求你。”岳小玲道。

黄羿看向岳天赐,心中了然。

肯定是岳家出面调查了,毕竟小刀帮是丘山帮的一部分,帮丘山帮处理很多底层的生意。

肯定也是岳家调查出来,他之所以出现在老街那个酒吧,起头的原因就是韦丽芬。

“呵呵,让我放过你爸,谁来放过被你爸害的人?”黄羿冷笑道。

“不就是底下人欺负陈怡菲的妈妈吗?我可以出钱。”岳小玲道。

“看来你真的很傻很天真。”黄羿道,“小刀帮无恶不作,你以为你爸不知道?单单欺负弱小这件事并不算什么,你可以问问岳家主,岳天奎到底做了什么。”

“黄先生啊,我弟虽然是小刀帮帮主,但小刀帮都是扔给底下人管的,他并不懂,他管的是我岳家娱乐餐饮产业,他真的没犯过什么事啊。”岳天赐道,“黄先生,只要你不追究这件事,我岳家愿出很高的价钱,比如极品玉石之类的,而且,我承诺,岳家和您的恩怨一笔勾销。”

“岳家主,不是我追究不追究的问题,而是法律追究不追究的问题。”黄羿道,“好了,你们想帮岳天奎脱罪,大可以请律师,或者发动你们能发动的关系。”

“黄先生,真的不能商量?我岳家最近损失惨重,不能再损失了,否则山海市那边可不好交代啊,到时候派来什么人,对黄先生也不好啊。”岳天赐道。

“好不好交代不关我的事,我说了,你们和法律说。”黄羿道。

“黄先生,如果我爸真出事了,我会报仇!我已经没有了妈妈,我不能再没有爸爸。”岳小玲冷声道。

“没人拦着你。”黄羿道,“不过我得提醒你,想报仇,找我可以,千万别找我的朋友,比如这个店的人,要不然,我的手段如何,岳天赐应该懂。”

岳天赐等人面色很难看,带着人转身就走。

“岳小玲可以等等!”黄羿道,“等下我去市局,如果你想真正了解你爸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可以跟我去看看,法律,不会冤枉任何人,一切凭证据说话,如果你觉得你爸是无辜的,到时候再找我报仇也不迟。”

岳小玲脸色冰冷,她现在完全没有早上见到她时那种疯狂,而是很沉着冷静。

“马钱足,你送怡菲回学校吧。”黄羿道。

“好嘞,我保证小菲菲毫发无损。”马钱足笑道。

黄羿之所以要去市局,是因为韩冰给他发短信了,说宋士秋和章芳雅配合市局警察,倒也审出一点成果,不过关于岳天奎的都是鸡毛蒜皮之事,最多做几年牢。

但直觉告诉黄羿,岳天奎不可能那么简单,一个黑道帮派帮主,怎么可能手上没有无辜者的性命?

他倒不是非要把小刀帮灭了,而是想查清楚上次岳隆之事,那件事让他损失那么多灵水,并且还让韩冰差点死了,最后还牛逼哄哄的在审讯室内留纸条:此事到此为止!

岳家还真以为南山市他们说了算吗?

黄羿就是要告诉他们,无论白道黑道,他都能对付。

去到市局,宋士秋一副春风得意的模样。

“宋先生,我今晚真是大开眼界了,你有些催眠手法,简直是颠覆我的知识体系。”章芳雅佩服道。

“章女士,我这些小手段真的不算什么,只要你想了解更多,完全可以加入心玄阁,我来当介绍人,分分钟的事。”宋士秋道。

“真的可以吗?那我提前多谢宋先生了。”章芳雅惊喜道。

“不用谢,实际上章女士能加入,也是心玄阁的荣幸,对促进我华夏催眠科学体系的建立有巨大的帮助。”宋士秋道。

两人交谈甚欢,见黄羿进来,宋士秋傲气的看了他一眼。

“黄先生,宋先生当真厉害,通过强大的催眠术,配合审讯手段,挖出更多的犯罪事实,而且这些事实已经得到验证,都找到证据了,那个岳天奎倒也隐藏得极深,多次通过非法手段打压竞争对手,采取非法手段窃取商业信息,获得很多非法利益,并且一些涉黑的证据都找到了。”章芳雅道。

“是吗?宋先生确实厉害。”黄羿淡然道,走向韩冰,“现有的证据,那个岳天奎能判几年?”

“五到十年吧,不过以他的律师团队,估计还能帮他减刑几年。”韩冰苦笑道,“关于他和境外毒枭联系的证据根本没得到。”

“不判死刑说不过去啊。”黄羿道。

“黄先生,你这说法我不敢苟同,法律以证据说话,不是说你想判几年就判几年的。”章芳雅道。

“章女士,岳天奎和黄先生有巨大的矛盾,小刀帮,确实坏事做绝,两个月前,就是黄先生帮助市局抓住小刀帮的三帮主并且打死二帮主,他们确实和境外毒枭勾结,贩卖毒品,并且小刀帮是南山市岳家的势力,黄先生和岳家的矛盾已经达到不可调解的地步。”宋士秋道,“不过,小刀帮实际上算是一个集团企业了,岳天奎管理明面上的产业,相当于小刀帮的经济命脉,很多违法之事,肯定不会亲自参与的,如果真要追求,只能追求他作为企业负责人,对底下人有不察之罪,不过黄先生,你以这种心态参与进这个案子,根本不合适,查案,不能以私人仇怨为出发点,这样容易先入为主,也查不到让人信服的证据,这也是很多案子不让当事人参与的原因。”

“原来如此。”章芳雅道,“我十分赞同宋先生的说法,不知道黄先生对此有什么看法呢?”

“我就说我爸最多也就是涉及一些经济案件。”岳小玲道。

“呵呵,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吧。”黄羿道,“韩警官,你们还想让我参与吗?”

“黄先生,你确实不适合参与这个案子,一来,你和岳家有矛盾,二来,你已经没有职位在身。”周泽道。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