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六章美女教授

岳小玲见到萧默之后,双眼内怒火狂飙,猛地向萧默跑去,萧默想跑,却被岳小玲凌空一脚踹倒在地。

“小玲,你别信他,我是真心爱你的。”萧默趴在地上脸色大变道。

“真心爱我?正如他所说,你真心爱我,会故意跟我说陈怡菲惹你生气的事?我失恋以后,脑子一团浆糊,我以为你来安慰我是好心,原来是想利用我,现在,我全想明白了,以前我帮你做的事,都并非出自本心,你是心理系学生,肯定是用心理学知识影响我,等着瞧吧,我会让你失去一切。”岳小玲怒道。

岳小玲离开,萧默从地上爬起来,恶狠狠的盯着黄羿和陈怡菲,道,“你们给我等着瞧!”

“心理学那么神奇?不会是催眠术吧?”

“不可能吧,难道还能控制人心不成?”

“应该是真的,我最喜欢看悬疑电视,有些犯罪分子,往往能利用心理有缺陷的人去做坏事,萧默是心理系的学生,肯定是趁岳小玲失恋之后用心理学知识影响她。”

“你也说了,那是电视,不过说来也怪,那位学长说了一大堆话,竟然让岳小玲发生那么大的改变,难道刚才他是在用心理学知识给岳小玲治疗?刚才岳小玲的样子,才算是一个能分辨是是非非的正常人嘛。”

“那位学长好厉害啊,竟然不借助任何道具就能把岳小玲催眠,简直无声无息,让岳小玲认清自己的潜意识,更是帮岳小玲找到一条发泄的途径,只要把怨气发泄出去,以后肯定会恢复正常,学长肯定是心理治疗大师。”一位女生崇拜道。

这女生很漂亮,比陈怡菲还漂亮,穿着名贵,应该是富家女子。

“那不是心理系的系花章晓彤吗?她姐姐就是心理系的教授,还用得着向这人请教?难道这人真是心理治疗大师?”

“心理学哪有那么神奇?更别说催眠术了,电视里都是夸大的,他肯定是认识岳小玲,知道岳小玲的过往,才通过话语刺激让岳小玲改变想法,不过,他的心理治疗方法倒也算得上入门了。”一位男生道。

“要是我也知道岳小玲所有事情,弄清楚她心理病灶,也能治好她。”另一位男生道。

黄羿吃完最后一个小笼包,抬起头道,“怡菲妹妹,到上课时间了吧?走吧。”

两人站起来准备离开。

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一个角落里传来,“先生请稍等。”

黄羿转头看去,顿时被惊艳到了。

好有气质的御姐啊,身材高挑,前凸后翘,肌肤如凝脂,瓜子脸,长发飘飘,双眼黑亮有神,露出淡淡的笑容,这些还不是最吸引人的地方。

最吸引人的,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神秘感。

“看先生刚才的治疗手段,明显是在心理学上有极高的造诣,最起码也是在精神分析学派上达到博士的程度,并且有丰富的治疗经验,想来不是籍籍无名之辈,请问先生尊姓大名?”美女道。

“哇!那不是南山大学第一美女教授章芳雅老师吗?她怎么也在这里?竟然还说这位学长的心理学造诣达到博士程度?”

众人大惊。

“姐姐,你怎么在这?”章晓彤疑惑道。

“岳小玲本来是我的病人,但这些天我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对她进行治疗,哪怕当面,她也不配合催眠,所以一直没有成功,想不到今天在这里竟然见识如此强大的催眠术,已经达到无声无息催眠的极高境界。”章芳雅道。

“竟然连章芳雅老师都很难治疗,她可是心理学博士啊,在国内都享誉盛名的,被她治好的病人数不胜数,更是劝服多个想自杀的人,以三十岁之龄成为南山大学史上最年轻的教授,她说的话肯定是可信的,难道这位学长真的是心理学高手?”

众人对章芳雅是极为信服的,看向黄羿的目光不一样了。

黄羿一惊,他从王瑞宁的记忆里,知道这位章芳雅的存在,只是想不到那么年轻漂亮而已。

这章芳雅在国内心理学界的名声比王瑞宁还高。

“章女士,久仰大名,今天终于见面了。”黄羿道,“在下黄羿,无名之辈尔。”

“黄羿?”章芳雅皱着眉头想了许久,震惊道,“你就是黄羿?怪不得你轻而易举就治好了岳小玲。”

“呃…章女士认识我?”黄羿诧异道。

“当然认识。”章芳雅双目放光道,“我能请黄先生吃个饭吗?”

“哇!章教授竟然主动邀请一个男生吃饭?而且看她双目放光的样子,好像能请到这男生是一件很荣幸的事,难道这位学长如此厉害?”

“听说章教授还是单身呢,说也相亲过很多成功人士,但每次见面,没谈几句话都把那些男人吓跑了,听说任何人在她面前都没有秘密可言。”

众人又开始议论纷纷了。

“姐姐,这位学长真那么厉害吗?”章晓彤好奇道。

“你们上课去。”章芳雅道,“黄先生,你现在方便吗?”

“这个…我还有点事情要办,改天吧。”黄羿道。

“好好,这是我的名片,请您保留。”章芳雅恭敬道。

众人又是跌了一地的眼睛,章芳雅竟然如此恭敬?

黄羿内心也疑惑。

但为了找那个叫诺尔的家伙,他只能和陈怡菲去教室。

一路上,陈怡菲始终低着头。

“怡菲妹妹,你不用怕那萧默,我会帮你解决的,以后专心学习吧。”黄羿安慰道,“嗯这样好了,你读书期间的所有费用我借给你,等你学有所成之后再还我。”

“黄羿大哥,我们刚认识,你不用对我这么好的,你…我知道你是很厉害的人,连章教授都很恭敬你…”陈怡菲结结巴巴道。

“你啊,不要想那么多,当年我读书的时候家里也很穷,但你要相信自己,始终有一天你会成功的,对了,我们互留一个电话,等你有空后,我和你去你家,帮你妈妈看病。”黄羿笑道。

“不用了。”陈怡菲冷声道,“就是这个教室,你在外面等老师来吧。”

黄羿看着陈怡菲的背影,摸了摸鼻子,心道,才认识两个多小时就这样对人家好,确实不当。

他也是随性而为,权当机缘,但估计在陈怡菲心里,他是有所图谋吧。

他在教室外等着。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