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当众心理治疗

就在众人担心陈怡菲之时,那些泼出去的牛奶竟然向反方向运动,全都泼在岳小玲的脸上。

“啊!”岳小玲大惊失色,把手里的餐盒向陈怡菲脸上盖去。

啪!

黄羿一巴掌抽过去,把岳小玲抽倒在地。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有点瘦弱的男生竟然如此厉害,一巴掌就把打架很厉害的岳小玲打倒在地,那动作干净利落,没有任何迟疑。

“我从来不打女人!”黄羿冷色道,“但你这女人真是欠操!”

“你…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敢得罪我?以后不想在南山大学混了?”岳小玲怒道。

“我本来就不是南山大学的,用得着在这里混吗?不过,我的怡菲妹妹以后还要在这里读书,我得帮她解决后患。”黄羿道,他盯着岳小玲的眼,顿时皱了皱眉。

这玩意怪不得那么白痴,做事有点不可理喻,原来是潜意识有缺陷,被人催眠了。

任何不符合常理的行为,实际上都是心理问题,这女人行为那么怪异,原来是心理缺陷。

不过这种催眠能力很低级,应该和岳小玲是熟人,并且是岳小玲十分信任的人。

从岳小玲的记忆里得知,这妞出身岳家,是岳家一个名叫岳天奎的私生女,这岳天奎是掌管岳家酒店饭店生意的,岳小玲的母亲本是南山大酒店服务员,有点姿色,被岳天奎包养,但这岳天奎还是妻管严,所以岳小玲母亲肯定就不可能有名分了,最后郁郁而终。

从此,岳小玲的潜意识就有破绽了,有了某种偏执的想法,最恨的就是不忠之人,而她自己,则是不折不扣的偏执狂,爱一个人,总会爱到骨子里。

但这种偏执,实际上是一种心理疾病,正常人都会受不了,所以,高中的初恋离她而去,更让她潜意识的破绽更大。

正是这种破绽,被催眠师利用。

而这个催眠师,就是萧默!

啧啧,这萧默倒也有点本事,学得微末催眠伎俩,让岳小玲对他言听计从,在萧默的事情上,几乎不可理喻,没有理智。

而萧默的父亲之所以能当上南山大酒店的总经理,也是靠岳小玲。

而有一点让黄羿诧异的是,这岳小玲,竟然是岳镇同父异母的妹妹。

哎,这妞也是可怜,她也不是罪魁祸首,那就帮帮她吧,就不强行控制她的潜意识了,帮她修复潜意识破绽,认识事情的本质,才是正确的心理治疗方法。

他动了恻隐之心。

“岳小玲,我知道你是岳天奎的私生女,你父亲抛弃你母亲,五年前你才回归岳家,让你恨透不忠之人,去年高考后,你挚爱的初恋也离你而去,让你更恨不忠之人,但请不要把这种恨施加到别人身上,更不要用这种恨折磨自己,因为你这是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你完全可以换另一种态度去看待以往,以一颗积极的心态去面对生活。”黄羿道,“你看哈,怡菲妹妹家庭比你不幸得多了,她母亲得了严重的病,还起早贪黑去摆地摊卖煎饼,家徒四壁,她每天早餐只吃一个馒头,但她从来没有抱怨,而是努力学习,早早起来背英语,也不想通过萧默这条捷径去改变自己的未来,而是想靠自己去改变现状,从这点上来看,她比你强得多了。”

众人有点愕然。

完全想不明白黄羿怎么突然就说这一通话。

他们也不明白,黄羿怎么知道岳小玲的事情。

难道他们原本就认识?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事?”岳小玲不可思议的看着黄羿。

“你先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你的事的,我只想跟你分析对错。”黄羿道,“你之所以来找陈怡菲的麻烦,是因为你认为陈怡菲惹萧默生气了,但是,先不说你有没有资格管别人的事情,单单萧默跟你说陈怡菲惹他生气这件事就是错的,男女之情,要两厢情愿,不能强迫,如果陈怡菲不答应做萧默的女朋友他就生气,就能找陈怡菲的麻烦,这世界岂不是乱套了,和你经历的事情何其相似啊,我想,当初你母亲也不是心甘情愿做岳天奎的情人吧,你前男友之所以离开你,是因为你内心缺爱,索取太多,导致他喘不过气来,爱情,是不能强迫的,萧默不喜欢你,你却疯狂的追他,他只会更不喜欢你,就像陈怡菲不喜欢萧默一样,而这件事最大的错误在于,萧默因为陈怡菲不做他女朋友而生气,他自己为什么不来?为什么让你来?他不喜欢你,却让你去对付不想做他女朋友的女生,最后得到什么结果呢?万一陈怡菲屈服了,答应做萧默的女朋友呢?你又如何自处?”

众人更加诧异了。

黄羿这是在开导岳小玲?

不过这件事确实也诡异,很多学生,都觉得岳小玲有点神经病,你疯狂追求的男生,却让你去对付他追求的女生…这…不合逻辑啊。

岳小玲眼神茫然起来,疯狂道,“这又如何?我爱萧默,我愿意为他做任何事。”

“别傻了,萧默只是利用你而已,不仅利用你对他的爱,让你心甘情愿帮他做任何事,甚至,还利用你的关系,让他父亲当上南山大酒店的总经理,你真是太傻了。”黄羿道。

“不可能!不可能的!”岳小玲眼神疯狂起来,有一股挣扎。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陈怡菲不答应做他女朋友,他内心不爽,大可以用诚心来感动陈怡菲,但他都做了什么?竟然跟你说,让你做出如此不可理喻的事情,打人是犯法的,你的所作所为,更是很幼稚的,别人会认为你是疯子,你得到什么好处?你连内心的偏执欲望都没有发泄出去,反而成了萧默的傀儡。”黄羿道。

“不可能…这不是真的!”岳小玲的眼神挣扎得更加厉害了。

“这就是真相,还不醒来!”黄羿怒喝一声道。

岳小玲眼神一阵清明,她有点茫然,默默的站起来,向黄羿鞠了个躬,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向陈怡菲道歉。

众人更加愕然起来。

这是什么情况?

陈怡菲张大可爱的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岳小玲,然后再看看黄羿。

见黄羿脸上高深莫测,心砰砰直跳,这是心动的感觉。

岳小玲捡起地上的饭盒,沉着脸,想离开。

“岳小玲,萧默在那!”黄羿指了指人群道。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