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惊恐的孙成功

“涂局长救命啊,我是孙成功,明吾县孙家的,在这里包地养鸡,但昨晚见山怪了,三十万的山鸡,一夜之间全被吃光了。”孙成功惊恐道。

“什么?真被吃了?”黄云盛大吼道。

所有昨晚提前回去的村民们脸上除了不可思议还有惊惧,而那些见到鬼火之后回家的村民们脸上露出心有余悸的神色。

“到底什么回事?难道这山林内真有大型野兽?你们报警的时候,是说一万只山鸡被蛇吃了吧?”涂德生震惊道,“难道这山林内,有十几二十万只蛇吗?”

“涂局长,我本来以为是蛇,但昨晚见到的东西,并不是蛇,而是山怪,它…它…”孙成功想到那怪物竟然惊恐得晕了过去。

一个肌肉扎结的大汉想到怪物都能晕倒?那可得是怎样恐怖的怪物啊?

众人急忙抢救孙成功让他醒过来。

“你们说说,是怎样的怪物?”涂德生皱眉道。

这情况好像很严重啊。

“它…它…”其他想描述那怪物的人纷纷晕过去。

村民们更加惊恐了。

“快叫医生来。”涂德生道,“张所长,你们跟我进去看看,让一个熟悉的人带路。”

那些村民根本不敢带路。

“涂局长,以前这地儿是我们村一个年轻仔包下来养鸡的,后来,这位孙老板来了,给更高的价格才包下来,我想,最合适带路的人,莫过于那个年轻仔,而且,昨天白天的时候,也是他提醒孙老板,说这山里有山怪,让孙老板小心点,果然到了晚上就应验了。”黄云盛道。

他现在完全相信黄羿的话了,同时,他也想问问喝那水井的水有没有问题。

很快,黄羿就来了,好像刚刷牙洗脸的样子,手里还拿着一个大碗,大碗里装着一只炖好的鸡。

这是方含梅刚送来的早餐。

“涂局长,你怎么亲自来了?”黄羿诧异道。

“黄先生,你怎么也在这里?”涂德生皱眉道。

“涂局,我是这个村的,上面那两个鸡棚是我的养鸡场。”黄羿道。

“哦?”涂德生以多年警察的经验,顿时怀疑是黄羿搞的鬼,但现在没有证据,他是不会先说的,而是道,“听黄村长说,这山谷以前是你承包下来的?能带我们进去查探一下吗?”

“查探?”黄羿皱眉道,“咦?这不是孙老板吗?他们怎么了?”

“羿仔,他们一大早就大呼小叫的,说昨晚遇到山怪吃鸡了,三十万只鸡一夜之间全都被吃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黄云盛道。

“它…它真来了吗?”黄羿皱眉道,“走吧,我带你们进去看看。”

“黄羿,能和我说说你知道的情况吗?昨天是你提醒孙成功山里有山怪的吧?”涂德生道。

“是的,说真的,那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以前我的山鸡也被吃过。”黄羿道。

“哦?那你现在还养鸡吗?”涂德生道。

“当然还养,养了二十几万。”

“那你的山鸡,为什么不被吃呢?据我所知,孙成功刚购买三十万只鸡几天时间。”孙成功道。

“这个我就不懂了,也许那东西对我养的鸡没兴趣吧。”黄羿笑道。

众人进山谷内,被眼前的情况惊呆了。

美!太美了!

山谷内,长满了郁郁葱葱的牧草,牧草上面,到处都是七彩色,如同七彩祥云掉落在牧草上面。

但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七彩山鸡的鸡毛。

“是怎样做到的?”涂德生震惊道。

“没有一滴血,也没有打斗过的痕迹,看看这些牧草,好像长了很久一样,好像没有山鸡生活过的痕迹啊,何况还是三十万只山鸡,不可能是这样一种场景,应该被山鸡踩得光秃秃才对,但是,这么多鸡毛又是怎么解释?”一位刑警道。

“又长了!”黄羿喃喃自语道,“怪不得那东西会出来。”

“什么又长了?”涂德生道。

“那些牧草又长了。”黄云盛震惊道,“昨天还光秃秃的啊,为什么一夜之间,又长出那么多牧草?”

“什么?你们确定昨天是光秃秃的?”涂德生震惊道,“没出现幻觉?”

“怎么可能是幻觉?昨天这里完全不是这样的,三十万只山鸡,把漫山遍野的草丛都踩烂了。”黄云盛道。

所有警察都震惊无比。

柳小霞走在黄羿身边,惊奇的看了他一眼。

黄羿直接捧住柳小霞的头,狠狠的亲了一口。

柳小霞一脸懵逼,羞怒道,“你干嘛?”

“当然是想你了。”黄羿笑道,心道,这妞刚才那样看着我,肯定是怀疑这件事和我有关,可别整出什么幺蛾子。

“混蛋!这里还有那么多人呢。”柳小霞脸红道,内心甜滋滋的。

“人多又怎么样?我吻自己的未婚妻不行吗?”黄羿笑道。

涂德生皱着眉头看了看黄羿,其他警察也是如此,他们不知道在想什么。

“黄先生,小霞是你未婚妻?”涂德生道。

“是的。”

“真是郎才女貌。”涂德生道,“小霞,你们去侦查一下,看看能发现什么痕迹。”

众人去查看。

但是,山谷太大了,很难发现什么有价值的证据,牧草的疯狂生长,完全掩盖了痕迹,就像没发生事情一样,而那些铺满牧草的鸡毛,完全是一个谜。

两个钟头之后,完全没有眉目。

“涂局,牧草之下,倒是发现很多山鸡的脚印和一些光滑的痕迹,应该蛇类爬过的,除此之外,并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我想,我们首先要做的,应该是询问孙成功那些人,弄清楚它们昨晚到底见到了什么,为什么一被问起就惊恐得晕过去?”刑警队长温大拿道。

这温大拿就是之前差点被孙晓光杀的那个中年警察。

“暂时只能这样了。”涂德生道,“黄先生,你是南山市市局的特勤顾问,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涂局,昨天,这里确实如他们说的模样,但现在这样子,完全超乎我的理解范畴,我暂时不想发言。”黄羿皱眉道,“我觉得,温队的想法是对的,先弄清楚他们昨晚见到了什么,看看和我以前见到的一不一样。”

“好。”涂德生皱眉道,“黄先生,我知道你懂心理学,你能让他们说实话吗?”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