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叙旧

众人看过来,见黄羿手里拿着那么多鸡,顿时无语。

不过当他们见到黄羿身边的林美琴时,顿时双目放光。

“你是谁?敢管我孙晓晨的事?”

“我为什么不敢管?我不知道你孙晓晨是哪路人物啊。”黄羿道。

“看来你不是我们学校的,连我都不懂,不过,既然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就少管闲事,要不然有你受的。”孙晓晨道。

“有我受的?你还敢打我不成?什么时候明吾中学有你这种学生了?真是败坏学校风气啊,好了好了,不跟你废话。”黄羿笑道,“这位学妹,请问你知道张兴华老师在教哪个班吗?”

“他是我们班主任,不过他今天没来,你找他有事吗?”美女道,她对黄羿很感激。

“这么巧啊,我是09届的,张老师也是我班主任,我今天路过来拜访他的。”黄羿道。

“原来是学长,反正还有十分钟才上课,我带你去吧。”

黄羿跟着美女去。

“站住!”孙晓晨冷声道,“原来是学长啊,不过学长难道不知道长江后浪催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的道理吗?现在的明吾中学,是我孙晓晨的时代,无论你以前多牛逼,现在回来,是龙都给我盘着。”

噗!黄羿刚喝口水,被这话刺激得喷了出去,刚好喷到孙晓晨脸上,道,“你不会是黑社会的后代吧?说话怎么那么黑?还说什么是龙就给我盘着,我是人,那我是盘着还是站着?”

“妈的,给我弄残他,敢得罪我孙晓晨,活腻歪了吧。”

孙晓晨旁边的学生纷纷向黄羿扑去。

黄羿施展缠丝劲,没几下,就把这些人全部甩到地上,叠起罗汉,而在最下面的是孙晓晨。

“没两下子也学人家打架,真没出息,在这里好好反省一下吧。”黄羿道,“走吧学妹。”

众人目瞪口呆,很多女生都被黄羿的动作帅住了。

那位校花美女也呆呆的看着黄羿。

“学妹,学妹醒醒。”黄羿道,难道被我帅住了?见校花站在阳光下,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竟然施展透视之眼。

哇!发育得不错啊,不大不小,很结实,正是这个年纪该有的模样啊,啧啧,哎哟我去,我是不是太邪恶了点?

“学长,你看什么呢?”校花脸色羞怒道,这学长怎么能那样盯着人家呢,还流鼻血了。

“这个…看美景,走吧。”黄羿道。

几分钟后,到教职工住宿。

门开了,是张兴华,他老了很多,不过身体还是有点精瘦,看起来蛮精神的。

“家琪,你回来干什么?不上课吗?”张兴华道。

“爸,他说是你09届的学生,我就带过来了。”

“张老师,不记得我了?”黄羿道,“原来她就是家琪啊,都那么大了。”

他觉得是缘分,太巧了。

“你是…黄羿?你小子,大学毕业也有几年了吧,怎么一点消息都不见的?你那些同学每年都聚一次,就你小子不来。”张兴华道,“家琪,先去上课吧,晚上回来吃饭。”

黄羿进屋,“老师,这些年我不是太方便来聚会,最近刚回来发展,今天才找到机会来看你,请原谅。”

“原谅什么,你又没有对不起我,哈哈,你们出去后,能回来看我这老头子我高兴,不回来也没什么,毕竟人的际遇都不同,坐吧,我给你们倒杯茶。”张兴华高兴道,“也不给我介绍一下这位。”

“我女朋友,林美琴,今天是来考试的。”黄羿道。

“有出息了啊,找到那么漂亮的女朋友,像仙女一样。”

“老师,师母呢?”

“前年因病走了。”张兴华道。

“啊,对不起啊老师,师母得的是什么病?”

“糖尿病晚期,不说这些事了,你现在做什么工作?”

“在家开养殖场,养了二十几万只山鸡,你看,这些就是我养的。”黄羿道。

“养那么多?投资很大吧,真有出息,不过听说养鸡风险很大,今年闹那个鸡瘟,我都不敢吃鸡了。”

“没事,我养的鸡不会得鸡瘟,我读的是养殖学,虽然只是二本院校,但还是学到不少东西的。”黄羿道。

“你小子真是可惜咯,当年分数一出来,我对你抱最大希望,你是京都大学的料,所以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你竟然说理综才得一半分,对我打击很大,不过看到你现在有这出息也释怀了。”张兴华道。

“哈哈,我也想不到我才考得这点分,也不知道当年填错答题卡还是试卷被人掉包了。”黄羿道。

“今晚在这里吃饭吧,顺便叫上吴秋,你们两也好久没见了吧。”张兴华意味深长的笑道。

“这个…老师,吴…吴秋也在学校?”黄羿结结巴巴道。

“当然在,她读师范,成绩很优秀的,而且很有组织能力,回来后才一年,就能带高一,而且学生成绩非常好,学校有意重点培养她。”张兴华道。

“她…结婚了吗?”黄羿小心翼翼道。

“哈哈,你小子还想干嘛?当年暗恋了三年都不敢表白,你们一个是班长,一个是学习委员,同学们都议论你们是一对儿,你却是闷葫芦一个,她有一次跟我说,你小子上大学后才跟她表白,给她气得…不过,她到现在还没有男朋友,追求者倒是络绎不绝。”张兴华道。

“不对啊,她那么优秀,不仅漂亮,还很有才华,很有领导能力,怎么就没男朋友呢?”

“太强势!”张兴华道。

“也是,确实很强势。”黄羿赞同道,“那就今晚来个小聚吧。”

“好,就吃你养的鸡,今天周末,我下午没课,我就来动手吧。”张兴华道,站起来,踉跄一下。

“老师你身上有伤?”

“常年伏案烙下的毛病了,腰疼,没多大事。”张兴华笑道。

“老师你坐,今晚不用你动手,我来做个全鸡大宴。”黄羿道,“嗯我会中医,我帮你看一下腰部。”

“你还会中医?学得倒是蛮杂的,不过我也看过老中医了,吃过一些药,总是反反复复的,后来干脆就不治了。”张兴华道。

黄羿帮张兴华检查,是腰间盘突出,这种病却是难治,总会反复,有时候只能用药来压制疼痛,哪怕动手术切除了还会重新长,很痛苦。

“老师,我帮你根治。”黄羿道。

“你就不用安慰我了,我知道这种病难治。”张兴华道。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