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村民逼迫

“血锋,我会让你和岳家都付出惨重的代价。”黄羿怒道。

“哈哈哈,你越愤怒,我就越高兴,表明我的价值越大。”血锋笑道,“免费告诉你一条信息,你还是赶紧回村吧,要不然你就见不到你村里的很多人了,因为金三角毒枭糯米,派人进入华夏,啧啧,你帮南山市市局几次行动,不仅毁了他在华夏的点,还杀了他几个人,让他多年经营起来的线路毁于一旦,他很恨你,让我们把你的所有资料都传给他,我很好心的传了,不用感谢我,哈哈哈,糯米肯定无法让很多人进入华夏,但能进来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你就等着死吧,如果你侥幸不死,你的父母也会死,哈哈哈…这就是不自量力的代价。”

血锋说完就挂了电话,这家伙,每次用来打电话的号码都不一样。

黄羿前往市局找到韩冰,让她追踪那个号码所在位置。

“黄羿,追踪不到了,这个号码最后一次向基站发送信息,是在…咦?这个位置叫云山镇,位于云山镇东边十公里左右的山林内,他打完电话后,应该是把手机电池拿出来,然后把卡丢掉了,你得罪了什么人?昨晚那个案子,死者被杀和你有关?”韩冰道。

黄羿也知道手机定位的原理,有三种方式,一种是基于专用GPS模块的定位,另一种是基于服务商的基站定位,第三种是两者结合的A-GPS定位。

所有手机都可以通过基站进行定位,其原理是利用基站对手机距离的测算来确定手机的位置。这种定位方式的精确度非常依赖于基站的分布以及覆盖范围的大小,周围基站越多,定位效果精度越高。

基于GPS模块的定位方式则是通过手机上的GPS模块将自己的位置信号发送到定位后台,这个后台一般是卫星,来实现手机定位。

随着导航和地图软件的广泛普及,内置GPS模块已经成为了所有智能手机的必备功能。

较古老的手机只能通过基站进行定位,用户想了解自己位置时可发送特殊编码到服务商来获得有偿服务,警方在追踪犯罪嫌疑人时也常常会通过这种手段。

现在韩冰追踪到的,就是通过基站来定位的,对方竟然在云山镇的明元山范围内。

“嗯,得罪太多人了。”黄羿道,“我先走了。”

黄羿马上开车回云山镇。

一个小时后,他来到明元山,却没发现附近山林内有人的气息,也许是血锋手段高明,也许是血锋已经离开了。

他只好回家。

而他的家,已经里三层外三层被围住。

“黄羿,你终于回来了,小兔崽子,骗老人不懂事是吧,孙老板承包给价两千五一亩,你却给多少?八百一亩?妈的,真是太黑了,读大学回来不学好,偏偏学骗自己人。”一位青年怒道。

这青年双眼凹陷,整个面目带着天然凶。

黄羿认识这个人,名叫黄丁丁,今年三十岁,这名字是奇怪,但在几年前,整个村委的小混混们,都喊一声丁哥,只不过后来因为犯事了入狱一年,出来后,就跟着大部队出去打工,这家伙倒是有本事,在外面混了两年,混出两台桩机,两台钩机,算是小老板,去年回来,还开了一辆十几万的越野车回来,算是村里比较有出息的。

“丁哥,现在哪怕是主干道边的山地,也才五百元一亩而已,这里一不靠路,二不靠水,四面环山,又不能砍伐原有植被种植速生桉树等经济林木,我出八百元还不高?”黄羿沉声道。

“哼,你骗得了这些老家伙,可骗不了我们,我们好歹也在外面混那么多年,如果那片山谷没有宝物,你会花那么多钱承包?外面的老板会花那么大的代价来承包?我们都听说了,你在那里养鸡后就发达了,看看这辆车,啧啧,有三百多万吧,还花百万承包两个大水库,还挖水井,还把公路扩大,现在还建了别墅,肯定是在那个山谷挖到宝物,堪比金子的宝物,你却只出八百块钱一亩?”黄丁丁道。

“黄丁丁,我不是跟你们说过了吗?羿仔发财,是因为人家有技术,养出能卖很贵的山鸡,有大老板愿意出大价钱买他的山鸡,而不是在那山谷挖到金子,哼,你们这群没良心的,出去混那么久,也没见你们给村里做什么贡献,羿仔才发达两个多月,就给村里做成那么多事,你们回来后不感激就算了,还联合外人一起欺负他?真是混账!”黄云盛怒道。

“村长,你帮他说话,是不是他给了你什么好处?哼,现在的村长都不是好东西。”黄丁丁冷声道。

“你…混账…”黄云盛气得说不出话来。

“爸,你别说了,我倒是觉得丁哥说的对,没有人无缘无故花大代价承包不能开发的山地,肯定是有宝物。”一位青年道。

黄羿皱眉看着这青年,心中苦笑,这世界上,果然是没有多少个黄大军的,都是当年穿同一条开裆裤的,黄大军的心没变,而这黄宏,出去几年,却……

他也不想说什么,毕竟这些人也没经历过黄家村的巨变,没经历过那场鸡瘟,没有和他一起斗流氓,斗贪官,而且回来后,又被人利用,被巨大的利益迷惑,甚至被毒品侵蚀了头脑。

他确实怪不了他们,要怪只能怪那罪魁祸首。

“逆子!给我滚,羿仔做的事情,有利于我们村千秋万代,这么多年,我们世世代代也没发现什么宝物,表明我们没有缘分,哪怕有宝物给他又何妨?”黄云盛怒道。

“爸,别说什么没有缘分这种话,我们不相信缘分,我们只相信承包给孙老板得到更多的钱。”

“盛叔,别说了,这些地就转让给孙老板了吧,孙老板,现在就可以马上签合同,不过毁约的代价可要履行了。”黄羿淡然道。

“黄先生啊,早这样,就没那么多事了。”孙南笑道。

“呵呵,孙老板,难道你不知道,洪爷死了,岳天敏死了,跟岳天敏来的那些人也死了,那么接下来,会是谁死呢?”黄羿冷笑道,眼睛里,是赤裸裸的杀气。

孙南面色惊恐,然后色厉内荏道,“你也活不了多久。”

“呵呵,我能活过今晚,但你能不能活过今晚就很难说了。”黄羿道,“来吧,签合同,以后,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