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遗憾

他闭上眼睛,在识海里出现一些画面,这是以赤命的视角传来的。

王乾坤等人聚集在一起,怒气冲冲的冲到丘山会所,要找岳天远理论。

“岳天远,你什么意思?你岳家是牛逼,但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如果我们这些家族合起伙来,能让你们岳家从山海市的势力版图中抹去,妈的,玉石没给我们,却喊我们家族要钱?”王乾坤怒道。

“王少啊,这件事,确实是你们的错,我们签订合同后,已经把钥匙和密码都转给你了,而且,我们的人也离开了,现在玉石不见了,那肯定是你们的责任,和我们丘山会所无关,我当然要喊你们要钱。”岳天远道。

“妈的,玉石肯定是你们监守自盗,我们出事后,我们的保镖全都离开,后脚刚离开,玉石就不见了,我都怀疑,我们生病也是你们做的,肯定是在那些妓女身上做了什么手脚,然后故意喊那么多小姐来我们房间。”王乾坤怒道。

“不错,这件事很可疑。”

“岳天远,如果我们得不到玉石,你休想得到一分钱。”王乾坤道。

岳天远面色阴冷,怒道,“玉石,真不是我们偷的,你们的病,也跟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现在,我只知道我失去了玉石却没得一分钱。”

“那我们也只知道,我们也没得到玉石,反倒失去了很多玉石。”王乾坤道,“还有,昨天晚上,我们没有再叫其他的小姐,到底是谁让那些女人来敲门的?”

“我怎么忘了这个?我马上去调查。”岳天远道。

他打电话给服务台,让大堂经理过来,大堂经理过来后,在岳天远耳边轻语。

“什么?是他们自己叫的?王少,你们真不厚道啊,自己叫了小姐却硬说不是自己叫的,现在还想用这个为借口?”岳天远冷声道,“你们滚吧,这件事,我不会善罢甘休,赤命,你跟我来。”

王乾坤等人也是愤怒无比。

进入一个房间内,岳天远冷冷的看着赤命。

“赤命,那些小姐是你叫的?”岳天远眼神闪烁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没有为什么,只是想让他们对我们丘山会所意见不要那么大而已,那天是我值班,觉得这样做对我们丘山会所有好处。”赤命淡然道。

“是吗?那你为何刚好出现在存放玉石的大厅门口?”岳天远怀疑道。

“那晚还有谁比我更合适去看管那玉石吗?如果叫别人,你放心吗?”赤命道,“而且,你不是看监控了吗?从我站在大门外,你见过有人进入大厅吗?”

“确实没有,但我有理由怀疑,这件事和你有关,因为只有你去过云山镇,和黄羿交过手。”岳天远道,“为什么那天拍卖会的时候,黄羿好像懂得我们在算计他和轩辕朗?之后他们为何不买玉石?为什么黄羿说王少他们命不久矣让他们去医院检查?为什么刚好是你把那些小姐叫到王少他们那里?为什么之后王少他们就出事了?为什么他们出事之后,你又刚好回到大厅门口?而这件事,又是谁获得最大的利益?”

“然后呢?你这是在怀疑我吗?”赤命淡然道,“怀疑就怀疑吧。”

“赤命,你这是什么态度?”岳天远怒道,“信不信我把这件事上报给帮主?”

“上报吧,玉石不见了,你又没得到一分钱,而你又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谁偷的,看你怎么把这件事圆过去,呵呵,岳天远,看帮主是相信我这个为山海市岳家立下汗马功劳的人,还是相信你这个让家族损失了二十亿的人。”赤命冷笑道,“况且,没有我,你以为血刺能帮你们?”

“你…真是你做的?”岳天远道。

“我有说是我做的吗?你有任何证据吗?”赤命道,“岳天远,这件事实际上很容易解决,一口咬定是那群大少偷了玉石,不想给钱,要不然,你就等着死吧。”

岳天远脸色难看无比。

虽然他怀疑,但现在没有任何证据,上层怎么可能相信他?他虽然是岳家的人,但也只是一个执事而已,如果他就这样上报,估计上层会怀疑这件事是他想独吞玉石呢。

妈的,监控里,到底是什么鬼偷了玉石?为什么那么神异?

“岳执事,不能让那些人出了丘山会所,要不然你的钱肯定是要不回来的,一口咬定,让那些家族拿钱赎人。”赤命冷声道。

他阴晴不定看着赤命,道,“除了血锋,让他们都来吧,这些人中有六个先天高手,连他们一起镇压,等钱到了再说。”

赤命点头领命而去。

此时,某黑暗的国道上,黄羿睁开眼,道,“啧啧,赤命,你倒是牛逼得很,看来这岳天远也不是岳家的核心人物啊,赤命,想办法让那个李明功逃出去,还有,那个血锋现在在哪?”

“没人知道血锋在哪,这家伙就像是黑暗里的一只毒虫,你还是小心点吧,他会从和你有关系的任何人入手。”赤命道。

和我有关系的人?黄羿凝重起来,急忙掉头回去,到了华芳芳的鸡棚,发现鸡棚大门已经被撞毁,进去后,见华彬和王翠玉躺在地上,已经没了生息,尸体已经冷了,没有发现华芳芳。

他给两人喝灵水,却已经无力回天,毕竟是普通人,体内没了生息,就算黄羿想救都救不回了。

内心无比愤怒的同时,也十分后悔。

想不到帮华芳芳却是帮了倒忙。

刚才离开时,以为自己没了遗憾,现在反而对华芳芳有了很深的愧疚。

如果他不帮华芳芳,最多欠一些钱,她父母不会死,但现在……

他为什么不直接给华芳芳打钱?为什么要亲自送她回来?

他发誓,一定要把罪魁祸首虐杀!

他仔细查看地上的车辙,是往和南山市相反的方向去的,肯定是附近的人做的,全力施展透视之眼和顺风耳,开车到附近的村落,看看能不能听到什么动静。

环绕整个王滩镇的道路走了一圈,终于在一个洗车工厂内听到一些不同的声音。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