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农村妇联工作

到了秦家村。

刚下车,就见一群人围住操场,里面还传来叮叮当当的响声。

“秦香你这臭婆娘,你敢给我带绿帽子,今天就算是死,我也要砍了你和你的奸夫。”一位大汉道。

“秦岭,你这个弯男人,能怪我吗?你那玩意不中用,都三个月不和我上床了,我在外面找其他男人怎么了?我让你离婚你又不离。”一个女人道,这女人看起来还算漂亮,应该是长期练武的缘故,身材非常好,不过就是有点桃花眼,那眼神有点骚气。

“哈哈哈……”那些看热闹的笑弯了腰。

“你找野男人还有礼了?水性杨花千人斩万人骑的女人,我打死你。”秦岭怒道,村民们的耻笑,让他内心充满羞辱,他妈的,这水性杨花的女人竟然还大庭广众之下说他不举。

“谁怕谁啊,就你这修为够我打吗?”秦香很剽悍,拿着砍刀和秦岭对砍。

“住手!”秦汉大怒道,“你们这样子成何体统?让外人看了笑话,现在妇联主席方妮同志来帮你们解决矛盾,你们赶紧停下来。”

黄羿坐在一棵大树上,看得津津有味。

这夫妻也太奇葩了点。

这个男子,明显是那方面不行了,黄羿能看得出来,应该是那地方受过伤,经脉受损,导致不举;而这女人嘛,一看就是对那方面需求很强烈的女人,不出轨才怪咧。

他倒是想看看妇联怎么解决这种问题。

“方主席,你终于来了,你帮我教育一下这婆娘,她竟然背着我和别的男人上床,简直很背德,你们妇联是管这方面的,你说,她这样的行为是不是很恶心?”秦岭怒道。

“哼!秦岭,你说这话羞不羞?自己不行,就怪我出轨?我是正常女人,我也有那方面的需求,我跟你说离婚,你却不答应,现在怪我给你戴绿帽子?”秦香讽刺道。

“我…我不是正在治疗吗?而且,我也帮你买了一些东西,难道还不够你用的吗?”秦岭怒道。

“混蛋,你不说这个还好,一说到这个我就来气,你说你给我买的是啥玩意?手感一点也不好,让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你就不能多花点钱吗?”秦香道。

众人愕然,一些听得懂的人纷纷大笑起来。

“秦香,我这有一根手感很好的,送给你要不要?”一位男子猥琐笑道。

“就你那小蚯蚓,切了得了。”秦香不屑道,“方主席啊,方站长啊,姐是过来人,在这里给你一个忠告,以后嫁人啊,不要只看钱啊,也不要只看有没有感情,而是要看对方有没有一根强大的武器才行,要不然婚后可不好受啊。”

强大的武器?

方妮等人脸色一红,她们虽然也听得懂,但是黄花大闺女一个,哪里能像秦香这个女人这么露骨不害臊?

“秦香,文明点,现在是我来帮你解决问题,如果你不想解决,而是想和他从早打到晚,那我们就走了。”方妮严肃道。

“好好好,我忘了方主席还是黄花大闺女,我有点口无遮拦了,不过方主席,刚才我说的话虽然粗俗,但也是正理,嫁的人,财不大可以,但一定要器粗。”秦香道,见方妮脸色冰冷,顿时道,“好了好了我不说了,我还真想解决这件事,要不然这混蛋从早到晚缠着我,让我不胜其烦。”

“秦女士,从刚才你们说的话来看,你是嫌弃你先生那方面有难言之隐才想离婚的吧?”方妮道。

“这只是一方面的原因,本来,他对我也很好的,我也很稀罕他,但自从他那里受伤之后,他就变得很变态,经常跟我发脾气,动不动就怀疑我出轨,我都怪疯了,过不下去了,既然他怀疑我出轨,那我就出轨给他看。”秦香道。

“秦先生,婚姻,要两个人过得下去才能持续,既然现在你们问题那么严重了,你为什么还要挽留呢?这样对你们两人来说都不好。”方妮道。

“方主席,我…我本来也有离婚的想法了,但还没等我开口,我就发现他和别的男人上床了,现在,我一定不会离婚,我让她受万人骂。”秦岭怒道,“而且,我这个地方受伤,也是为了她,今年我们出去打工,有人看上她,我就出手,双拳难敌四手,这个地方被打伤了,从那以后,她对我的态度就变了,哼,这个女人就是水性杨花,比妓女还不如。”

“我态度变了?我不是带你去大医院看了吗?也买药了,但你都做了什么?医生说不能喝酒吧,你却整天喝酒,医生说不能抽烟吧,但你整天抽烟,你那玩意好得了吗?我就是看你不上进,控制不住自己,我才跟你提出离婚的,你这混蛋,能有点出息吗?”秦香怒道。

“我…我那不是害怕你嫌弃我才心情烦躁吗?心烦了当然要喝酒抽烟,我害怕你离开我。”秦岭道。

“混蛋,如果我因为这件事就离开你,我当初会嫁给你?当初追老娘的男人不知道排到哪去了,要不是看在我们青梅竹马的份上,我会嫁给你?”秦香怒道。

“小香…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发誓,从今天起,我好好治疗,我们不离婚,好好生活好不好?我也不追究你和那男人的事了,只要你回来。”秦岭哀求道。

“发誓有个屁用,你都发了多少回了?你的德性,我早就清楚了,我没和别的男人上床时,你整天就疑神疑鬼,现在这样了,你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秦香冷笑道。

村民们摇摇头,非常感叹。

“小岭和小香,当年可是我们村的金童玉女,得到全村的祝福,现在却…可惜咯。”

“是啊,双方都有错,也怪不得谁,现在唯一的好办法就是离婚,放彼此一条生路。”

方妮等人的脸色闪过为难的神色,但还是道,“你们两个有孩子吗?”

“本来想今年回来后就要的,可惜他那样子了,要不了。”秦香道。

“既然没有孩子,那就容易解决了,你们两个都彼此不信任了,离婚是最好的选择,秦先生努力治病,也许还能遇到更好的女人,秦女士也得自由,去追求自己想要的,要不然这样耗着,对你们两都不好。”方妮道。

“你懂个屁!”秦岭和秦香却异口同声道,“你一个连男女之事都没尝过的黄花大闺女,懂什么叫婚姻吗?懂什么叫生活吗?你以为婚姻就只有信任吗?劝和不劝分难道不懂吗?”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