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只求无愧于心

黄羿也不反驳,因为他袭警是事实,但他并不后悔。

如果任由这个李牧叽叽歪歪,然后把他铐起来抓走,韩冰这妞估计得流血而亡。

他就想不明白了,这李牧好歹也是一个刑警里的技术骨干,算是高智商人士吧,应该对犯罪心理学以及对人性都有很高的研究吧?他怎么会做如此幼稚的事情,看似吃醋,但他们是出来抓人的,他怎么会在这种时候吃醋?难道连控制自己这点情绪都做不到?

黄羿绝不相信李牧会如此幼稚。

他内心开始对李牧警惕起来。

“陈队,我确实击碎了他的枪,要承担什么法律责任,我自己去市局自首,你们现在拿枪指着我,倒不如去抓岳隆。”黄羿面无表情道,“刘警官,你们带我回去吧。”

黄羿自己上了警车。

陈民皱了皱眉,他毕竟只是特勤处的一个小队长,级别并不算高,也说不上话,他内心里,是希望黄羿帮他们抓住岳隆的。

但现在看来,李牧这个刑警和黄羿好像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只能交给刑警队的人处理。

“黄羿,我会跟局长实话实说。”刘倩道。

“我也是。”谢青云道。

“嗯!”黄羿应了一声,“谢警官,你对李牧这个人了解吗?”

“还算了解吧,毕竟我们共事了三年。”谢青云道。

“他是怎样的一个人?”黄羿道。

“他是刑警大学毕业的,刑侦技术非常高超,本来他是被调入省公安厅的,但他主动加入市局,成为我们这个刑侦小队的二级警员。”谢青云道,犹豫了一下,道,“他应该是为了追求韩队,三年前,一起培训的时候,他就对韩队一见钟情,可惜韩队对他只有工作上的关系。”

“哦!以他的性格,会因为吃醋而有这样不符合一个刑警行为的表现吗?”黄羿道。

“有可能吧,毕竟他追了韩队三年,做了很多努力,每天准时给韩队送一朵玫瑰,甚至有点入魔了。”谢青云道。

“哦!还是一个情种。”黄羿道。

“黄羿,你怀疑李牧是内鬼?”刘倩道。

“说不准!”黄羿道。

“他今晚倒是有点不同寻常。”刘倩道,“今晚我们三个加班加点轮流审讯岳隆,但李牧突然说跟了两年的案子终于告破,值得庆祝,请我们吃饭,但韩队说一定要尽快从岳隆嘴里问出毒品交易另一方的情况,所以我们没答应,而李牧竟然主动给我们送水来喝,喝完之后,我们都感觉尿急,去厕所的功夫,岳隆就不见了。”

“但是,李牧和我一起去的厕所。”谢青云皱眉道。

“这就是我奇怪的地方了,他给我们喝的水里,会不会有利尿剂?当然,当时我审讯了一个小时,也有点尿急。”刘倩道。

“如果李牧真的是内鬼,他不可能留下任何证据,毕竟他自己就是刑侦高手,小倩,以后这件事就不要说了。”谢青云道。

回到市局。

黄羿的事情很明朗,没什么可说的,他只能等结果。

等了一个半个钟,已经是凌晨时分。

“黄羿,我们局长想见你。”刘倩道。

“呃刘警官,你们局长见我,不来这里见?他不怕我很危险吗?”黄羿开玩笑道。

“我跟他说你的事情后,他马上让我把你带过去。”刘倩道,“黄羿,等下你见到局长可要好好说话,我知道你会武功,但千万别乱用。”

到了某个房间。

里面有两个人,他们都是浓眉大眼,一脸正气,特别是一位身穿特警制服的大汉,浑身散发一股精悍的气势,另一位是中年人,气势很正,看你一眼,如果心虚的人,估计得露出马脚。

“周局,人带到了。”刘倩道,说完,大气都不敢出,见那位周局挥手,急忙下去。

两人眼神冷峻的盯着黄羿。

黄羿本来下意识的心虚,但想想,我有什么好心虚的呢?我做任何事,都是无愧于心吧。

“领导好!”黄羿行了一个礼,“这里可以坐吗?”

两个中年人眼神发生变化,有点诧异。

“年轻人,你可知道你犯了什么事?”周局道。

“知道,我打掉了警察的枪,应该算是妨碍警察执法,妨碍公务啥的吧。”黄羿道。

“看来你也很清楚,如果按照正常程序,可以判你做三年牢。”周局道。

“呵呵,这位周局,你可别吓唬我,我不是吓大的,明说了吧,岳隆能从你们市局逃走,我也能,而且更容易,哪怕你们所有警察堵在门口,我也能逃。”黄羿道,“但是,我为什么没逃呢?”

“你确定吗?”那位穿特警服的大汉沉声道。

“确定。”

那位大汉扑向黄羿,擒拿格斗术高超无比,拳拳都击打黄羿的要害,不过,黄羿并没有起身,坐在凳子上施展缠丝劲。

他的凳子,只退了一寸,但无论那个特警怎样击打,都无法打破他的防御圈。

颇有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的味道。

黄羿双手一震,就把那个特警震退十步,撞在办公桌上。

高手过招,立见高下!

那个周局却震惊站起来。

“我也确定,我们这里没人能挡住你!”特警道,“我叫任天叶,市局特勤处特警总队长。”

“我叫黄羿,乡下养鸡的小农民!”黄羿道。

“我叫周泽,市局局长。”周局笑道,“小任,你说得不错,真是高手在民间啊。”

“周局,我早就说过,我们工资很低的,所以招不到高手。”任天叶笑道。

“呵呵,就算招得到,那些江湖人我还不敢用呢,黄羿,市局经研究决定,特招你为特勤处特战队员,享受正科级待遇。”周泽道。

“这个…这个正科级是啥级别?待遇怎样?工资高吗?有分房吗?”黄羿道,怎么一下子就从一个小农民成正科级干部了呢?

“正常工资每个月三千,还有各种奖金,节假日补助,在生活区分一套房给你,黄羿啊,你还年轻,应该追求自己的志向,为人民服务,也不枉你学来这一身本事了。”周泽道。

“这个啊,周局,我从小的志向,就是当农民,带领乡亲们致富,现在也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当特警啥的,并不是我的志向。”黄羿道。

“黄羿,当特警除暴安良,难道不比你当个农民有意义?”周泽道。

“当然更有意义,不过那啥,我没有这么大的志向,就算了吧。”黄羿道,他才不傻,当了特警,他就没那么自由了,到时候和那么多女的不清不楚,还不得被天下人戳脊梁骨说他贪污说他作风不正?

就算他真的作风不正,也是他自己的事,关天下人屁事。

“可是你袭警的事…就不好办咯,如果你是特战队员,当时你救韩冰就不会有任何的嫌疑,李牧拿枪指着你,就是他的错,你打坏他的枪反倒有功。”周泽道,“黄羿,希望你能理解,这是国家法律!”

“没事,公事公办,我会请律师为我辩解,实际上没多大事,那个李牧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拔枪指着我,当时我也是为了给韩冰止血,才情急之下把李牧的枪弄坏了,要不然再拖下去韩冰就得流血而亡,嗯,既然法不容情,那就公事公办,我会赔偿那把枪的钱,要拘留多久我都认。”黄羿道。

意思就是说,他不是警察,而韩冰他们刚到西街仓库就被岳隆袭击,李牧怀疑他为嫌疑人并没有错,而他又不是医生,要去拔韩冰的刀,韩冰就可能流血而亡,当时李牧关心韩冰,拿枪指着他,就是正当的,黄羿当时就应该停止一切行动,而不是去打坏李牧的枪。

以黄羿的脑力,理解这件事并不难,但对他来说无所谓。

违法就是违法,证据确凿,他认!毕竟他现在的力量,并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他只求无愧于心!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周泽拿起来接听。

“什么?陈民特警小队十二人全部牺牲?什么?送韩冰去医院的急救车被渣土车撞翻了?”周泽浑身颤抖道。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