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恶念作祟

“我什么时候跟他上床了?”柳小霞怒叫道。

“哼,要是没上,他怎么可能知道你还是处女?竟然还鄙视我,嘿嘿,这里没人,我们刚好可以来一次野战。”黄羿笑道,他已经扑上去,因为之前用那么多灵水修复身体,副作用很大,现在都懒得有什么前戏。

“混蛋,放开我,你这是强奸!”柳小霞怒道。

“你是我老婆,怎么可能是强奸?”黄羿道,终于找到渴望已久的地方,他今天必须告别处男之身。

不知为何,明知道这样做是错的,但竟然让他内心产生一种疯狂的快感。

他听不到柳小霞的尖叫,听不到柳小霞的哭泣,只剩下疯狂,识海内的精神力疯狂涌动,双眼视网膜充血,犹如魔鬼的双眼。

突然,他停住了!

因为他前进的路被堵住了,这种情形似曾相识。

他心里一激灵,急忙运转炼神诀,艰难的把乱涌的精神力收回去,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清醒过来,看着满脸泪花的柳小霞,以及被他一手按在座位上满脸恐惧的安安,心中暗骂自己一声禽兽。

同时,内心升起一股恐惧。

仔细回想自己的状态,从昨天开始,到现在,一直被某种念头驱使,把内心某些负面情绪变大。

他懂得催眠知识,知道这些念头,就是存在人潜意识内的恶念,平时这种恶念是被隐藏起来的,因为整个社会都存在法律和道德约束,能让人压制恶念。

如果用弗洛伊德的心理学说来解释,这些恶念就是本我,一个人完整的人格就是本我、自我和超我,本我与生俱来,包括着先天本能与原始欲望;自我由本我分出,处于本我与外部世界之间,对本我进行控制与调节;超我是“道德化了的自我”,包括良心与理想两部分,主要职能是指导自我去限制本我的冲动。三者通常处于平衡状态,平衡被破坏,则导致精神病。

而黄羿现在的情况,就是本我突破了自我的限制,成精神病了。

应该是昨天被唐俊刺激之后,他的恶念就被放出来了,昨晚突破后,他以为已经能压制住恶念,在刚才来到武馆一条街,见柳小霞牵着唐俊的手,一脸欲语还羞的模样,那股恶念又跑出来了,而且控制不住,让他一直处于一种偏激疯狂的状态。

这就是人被刺激之后,被恶念控制行为的后果,就像他的自主意识无法控制精神力一样,精神力才会乱涌,差点把眼睛给弄瞎了。

而想要恢复过来,唯有唤醒潜意识里的善念,这就需要一种引子。

而黄羿的引子,就是柳小霞的那层膜,因为他和安可有过一样的经历,存在他心里的责任感,正义感终于占了上风。

如果畅通无阻,他的潜意识就会把柳小霞当成之前他想的那样,有可能会让他入魔更深。

这就是修炼者获取力量之后的代价,力量强大的同时,心底的恶念和善念都会同时增强。

而黄羿这种没有经过长年累月修炼突然变强的人,心魔更强大。

好在黄羿心有善念,本性纯良和正义。

“你…你没和唐俊上床?”黄羿苦笑道。

“你才和他上床,混蛋,你把我当成什么人?”柳小霞怒道。

“那他怎么知道你还是处女?”

“我怎么知道?”

“你为什么突然就宣布和唐俊订婚?我打电话给你为什么不接?”黄羿沉声道。

“你个大混蛋,那天我说和你解除婚约后,在家等你几天,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你心里没有我,我气不过,就去武馆门口张贴告示,说你和我解除婚约了,刚好唐俊带他师父回来,还说是先天高手,我一听,我们家有那么强大的仇人,如果有这个先天高手帮忙,我爸妈就没那么大的压力了,而且…而且我想着,如果你能在婚礼当天带我走,我肯定跟你走的,如果你不来,我这一生就只能这样了,谁知道你来是来了,却那样羞辱我。”柳小霞道。

“这…原来你是这样想的,昨天我听到你突然订婚的消息,我内心很愤怒,就去你家问你爸妈,他们却说唐俊是你的良配,让我不要来找你了,昨天晚上他们竟然来拿了十几只鸡,说跟我断绝关系,我就更加愤怒了,所以才发生现在的事。”黄羿不好意思道,“最让我愤怒的是,那唐俊竟然鄙视我不举,我现在是不举的样子吗?呃……”

诡异的沉默下来。

事情有点尴尬了!现在是不上不下的,旁边还有一位双眼扑灵扑灵看着他的美少女。

“给我弄出来!要不然我告你强奸。”柳小霞羞怒道,内心却很渴望。

“羿哥哥,人家…人家可以的,人家也是处女呢。”安安羞嗒嗒道。

黄羿急忙拿出来,穿上裤子。

“安安,你才十六岁,还未成年呢,怎么能想这样的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对了,你现在不是应该上课的吗?怎么乱逃课?”黄羿教训道。

“羿哥哥,你不是不举,你比不举还严重,都这样了,你竟然还收回来?”安安鄙视道。

“就是,黄羿,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柳小霞讽刺道。

“靠!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现在就上了你。”黄羿恶狠狠道。

“不信!”柳小霞鄙视道。

“哼,我只是不想上了你爸妈的当而已,我仔细想想,肯定又是他们在设计我,让我把你强上之后让我愧疚,之后只能和你结婚。”黄羿拍一下大腿,仔细想想柳爱钱和杨思思的所作所为,肯定道,“肯定是你爸妈算计我,之前我帮你爸恢复功力,他就逼我们入洞房,现在我已经是先天境界,他们更加想让我和你结婚了,不过他们太混蛋了,怎么能拿你的幸福开玩笑呢?万一我真的不去呢?不过没有万一,我终究要去的,他们竟然把我的性格摸得那么清楚,我去之后只有两种情况,一是我抢婚,他逼我娶你,二就是现在这种情况,我和你发生关系,我欠你们全家的,我靠,估计是第二种情况更合他们意。”

“跟我爸没关系吧?他刚才明显是想打死你的。”柳小霞道。

“哼哼,你们看他好像出了全力而已,他根本就只出了一半的力量,要不然我已经被打趴下了。”黄羿道。

“还真是这样?他们太混蛋了。”柳小霞道,“黄羿,就算是这样,我们都发生关系了,你得负责。”

“啥?没突破最后一步好吗?”黄羿脸色难看道。

“那现在我们来突破吧,反正我赖定你了。”柳小霞笑道。

“羿哥哥,你也脱了人家的小裤裤,我也赖定了。”安安道。

“一边去。”黄羿差点吐血,后悔无比,早知道就猛地往下了,妈的,那一瞬间,我为什么怂了,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能不能果断点?难道我潜意识里害怕担责任?还是怕对不起我任何一个红颜知己?

他只好开车回家。

回到家,唐俊一家以及柳爱钱一家竟然在黄家村,而那位气息和柳爱钱差不多的中年人,更让他警惕。

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