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彪悍刁民

“我相信欧阳经理的判断,毕竟大正畜牧那么大的企业,技术员肯定技术过硬的,黄羿,现在就落实吧,千万别让全镇的家禽都感染球虫,鸡瘟还没过去多久啊。”林启书道。

黄羿心很冷!他在想解决之法。

他虽然能听到欧阳敏和大正畜牧领导的通话,但并不能录下来,根本没法做证据。

现在加上林启书这些人插手,更难解决了。

哪怕他现在就请其他专业部门来检测,他没有关系,请来的人可不可靠还另说,就算请来的人可靠,权威性不足也无济于事。

大正畜牧那么大的企业,公关部门那么强大,估计都能买通所有权威机构吧,比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一旦这个机构发声说球虫感染不超过三天,他完全就是做无用功。

而且,大正畜牧这种靠养殖业发家的企业,肯定和政府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毕竟养殖业也关系民生,一旦大正畜牧倒了,税收减了一大块不说,对百越省养殖业的冲击是前所未有的,对家禽的市场价格冲击肯定也很大。

那些官员,能帮他一个小农民吗?

虽然有这样的考虑,但黄羿还得努力过了再说。

“欧阳经理,我是读养殖学毕业的,对球虫病感染的过程也知道得很清楚,这些鸡苗,分明已经感染超过七天了,你竟然说不超过三天?你以为我是什么都不懂的农民?还是以为我的信任很廉价?”黄羿冷笑道。

欧阳敏脸色一变,其他技术员脸色大变。

“黄先生,我们的设备,在行业内都是最先进的,有时候,你凭经验判断并不准确,而且,这些家禽感染的球虫是变异体,能力更强大,如果感染七天,你的鸡苗早就死了,我们那么大的企业,任何产品出厂,都有合格证,我们怎么可能因为二十多万鸡苗去放弃整个市场呢?大正畜牧是老品牌了,绝对不会砸自己的饭碗,我们更懂得食品安全的重要性。”欧阳敏道。

“既然如此,我只能请南山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人来检测了。”黄羿道。

“请便,我相信我们技术员的判断力。”欧阳敏道。

黄羿内心一沉。

这时,高铭接了个电话,让他想办法把这些感染球虫的家禽全都销毁,其他事情电话那头的人解决。

那个人,应该就是邰正杰。

黄羿打电话给黎雪。

“黄羿,我们也刚接到举报,想不到竟然是你那里,以你的能力,怎么会让鸡苗感染球虫?”黎雪道,“不过,这次局里并没有派我下去,而且我最近在忙着学习,明年争取去你们那当镇委书记。”

“黄羿,你什么回事?发生疫情了,不想着解决疫情,而是去找关系,难道你找到关系了就能保住这些病鸡?你不是有药水吗?怎么不治这些病鸡?”林启书道。

“林镇长,我首先得弄清楚,是我鸡棚的问题导致感染,还是鸡苗有问题,按照我的知识和经验,绝对是鸡苗问题,我得维权不是?我可不是傻子,白白被人诈骗了四百多万,这件事没那么容易完,大正畜牧是大,有强大的危机公关部门可以把事情撇清,但我不相信这个世界没有正义公理,我不相信大正畜牧能堵住天下悠悠之口。”黄羿冷笑道。

“堵个屁,你现在就把病鸡全部治好,如果治不好,那就赶紧销毁,万一扩散出去怎么办?你能负得起责任吗?”林启书怒道。

“就是,我们全镇养殖四百多万只鸡,如果全部传染球虫病,你能赔钱吗?”高铭道。

“黄羿啊,我看还是按照林镇长的指示做吧。”秦汉道,“赶紧第一时间把病原体销毁。”

“我现在就马上通知县卫生部门和消防部门,让他们马上派人来处理。”林启书道。

这时,村民们都来了。

“羿仔,什么回事?咦?各位领导都来了。”黄云盛道,他也是听黄云弄说黄羿养殖场的情况。

“黄云盛村长,事情是这样的,黄羿的养殖场感染了球虫疫情,对家禽养殖威胁很大,我们来协助他处理的,我跟你说,一旦疫情扩散,会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估计比上次禽流感还要严重。”林启书道。

“什么?”村民们惊呼,他们对上次的禽流感记忆犹新,都怕了。

现在刚刚加入合作社,得到大批鸡苗,如果发生问题,岂不是亏大发了?

“羿仔,你不是有药水吗?干嘛不拿来治?”黄云盛道。

“盛叔,我花了四百多万,大正畜牧却卖给我感染球虫的鸡苗,你说,如果我用珍贵的药水来治好了它们,谁来给我买单?妈的,以为我是文盲呢,明明感染了七天,他们大正畜牧硬说只感染三天,你说气不气人?这是要欺负我们农民啊,看来他们是不会承认了。”黄羿道。

“什么?竟然这样欺负人?妈的,哪些是大正畜牧的?我砍了他。”黄云锐拿出一把砍柴刀走出来,跑向欧阳敏,把刀架在她脖子上。

欧阳敏面如土色!

她完全想不到这些农民那么彪悍,谁跟我说农民很憨厚朴实好说话的?这完全是刁民好吗?

“云锐你干什么?把刀放下来。”黄云盛怒道。

“村长你滚蛋,你都去舔外村人的屁股了,没资格命令我。”黄云锐道,“老女人,你敢耍羿仔,信不信我现在就砍了你喂狗。”

“我…你不能这样,杀人是犯法的。”欧阳敏惊恐道。

“杀人确实偿命,云锐,你退下,让我来,我今年六十岁了,老光棍一个,无牵无挂的,被枪毙也无所谓。”黄云弄拿着刀走出来,架在欧阳敏脖子上。

而跟在黄云弄身后的,还有一些精悍的老家伙,他们的刀纷纷架在大正畜牧的人脖子上。

有些人,脖子已经流血。

“黄云盛,你们村什么回事?小小村庄,却出了那么多老不正经的,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像小孩一样?赶紧让他们把刀拿走,他们这样也要坐牢的。”林启书道。

“镇长就牛逼吗?信不信我一刀砍了你?妈的,你竟敢扣留我们村该得的扶贫补助,竟然还跟我们谈条件,你这种狗官就该千刀万剐。”黄云锐道。

“反了!反了你了!张振,黄家村村民集体闹事,你们马上派人来。”林启书打电话怒道。

这时,几股尿骚味传来,只见那些大正畜牧的技术员已经流下马尿。

他们惊恐无比,尼玛的,你们这帮刁民,竟敢连镇长都威胁?我们这些小技术员算个屁,我们领这点工资,为什么要帮那些领导掩盖错误从而付出生命的代价?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