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脸皮太厚了

黄羿把秦小敏抱入人群,让她见到躲在人群中的父亲以及躲在远处墙角的母亲。

“爸爸…妈妈,不要丢下我…小敏…会乖乖的,小敏…还会…帮…帮你们煮饭,帮…你们洗衣服,帮…你们砍竹子…”秦小敏大哭道。

真是闻者落泪!心酸无比。

然而让人最震惊的是,这小女孩,竟然说话了,虽然不流利,但再也不是那咿咿呀呀之声。

“呀…我会…说话了,爸爸,我会说话了,你不要嫌弃小敏…”秦小敏对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哭道。

那个青年不知所措,看向秦汉,见秦汉冷着脸,顿时道,“我不是你爸爸,我是你叔叔。”

秦小敏声音骤停,不可思议的看着青年。

“混蛋黄羿,我不知道你用什么办法让她说话了,但是,你让我养别人的孩子,休想。”青年怒道。

“我只问你一句,你说这话,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嗯?”黄羿冷声道。

青年听到黄羿的声音,内心涌起一股羞愧的情绪,但想到后果,还是努力坚持。

秦小敏向远处墙角的妇女跑去。

“妈妈…”她双眼充满期待。

黄羿拿出手机,大声道,“要证明她是你们的孩子,只需做个亲子鉴定即可,我现在查了刑法通则,刑法第二百六十一条,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你们有能力抚养却遗弃,已经构成遗弃罪。”

青年脸色大变,他们哪里知道什么刑法啊,现在听到黄羿的话,急忙叫道,“我是小敏的父亲,我不想遗弃她的,我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她,小冬,还不把小敏抱过来?”

秦小敏露出高兴的笑容。

“现在,秦小敏的聋哑病已经被我初步治好,但我给她喝的药水值三十万,我以后会关注秦小敏的情况,如果她在你们村过得不好,或者被谁打骂嫌弃,我会采取法律武器,记住,你们欠我三十万,别想赖账。”黄羿道。

能治好聋哑的药水?众人震惊无比。

更让人震惊的是黄羿的手段,不仅听得懂聋哑孩子的话,还能治好聋哑孩子,真是不可思议。

“秦厚,你什么回事?她是你女儿?你怎么瞒着我们说是捡回来的?”秦汉怒道。

“对不起村长,都是我的错,以后我们会好好待小敏的。”秦厚道。

“对不起啊黄羿,我们误会你了,中午我们会给你赔罪,自罚三杯。”秦汉道。

“赔罪就不必了,考察完你们村的孤儿,我就离开。”黄羿道。

这老家伙太虚伪了。

众人到下一家,只见一个痴呆的两岁小男孩坐在门口,嘴角留着口水。

黄羿又冷哼一声。

昨晚他也听到了,这小孩也是有爸妈的,而且隔壁那栋三层楼房就是他家的。

“黄羿,刚才那个只是小插曲,我被隐瞒了,这个小男孩才真惨啊,生下来母亲就死了,后来父亲也出车祸了,我们把他养那么大,真不容易啊,毕竟是痴傻的,不好养。”秦汉道。

“秦村长,你现在是一种怎样的感受?难道你说这些话,不觉得在拷问自己的良心吗?你良心过得去?我看你是为了秦家村的所谓名声不惜代价了,你以为,痴傻儿童我就不能沟通吗?”黄羿冷声道。

众人又是震惊!

秦汉等人很不自在。

陈国光脸上抽了抽。

方妮等人崇拜的看着黄羿。

连痴傻的人也能沟通?这是什么能力?

实际上,黄羿并不能和痴傻小孩沟通,因为痴傻孩子根本就无法发出精神波动,也就是说,他脑子里是一潭死水的,不像秦小敏那样脑子正常。

但是,透视之下,黄羿也能在小男孩的潜意识里找到有用的信息,比如一些影像。

当然了,如果是正常人,脑部结构健全,会在潜意识形成自我防护机制,黄羿是很难看到他们脑部的以及影像的,也听不到他们的精神波动,除非他们愿意让黄羿听到看到。

他双眼望去,顿时找到小男孩记忆影像中的两人。

“黄羿,刚才秦小敏之事是秦厚隐瞒我,但现在,你又想诬赖?现在就给我滚。”秦汉色厉内荏道,走过去,一拳轰向黄羿。

秦汉是后天巅峰高手,出拳就蕴含强大无比的崩劲。

黄羿早就防着,但还是被一拳打出去,不过,他并没有受伤,秦汉却汉面色血红,显然不好受。

上次擂台比武的时候,他已经弄明白秦家村崩劲的特点,能最大限度的找到崩劲的弱点,针对这个弱点,黄羿能把缠丝劲发挥出更大的作用,像波浪一样,把秦汉的崩劲吸收过来掌控住,就像一拳打在弹簧上,每一节弹簧的压缩,都能吸收一部分力量,然后反弹出去。

这种方法,估计只有能施展透视之眼的黄羿能施展了,因为他能看到劲力的运动轨迹。

“秦村长,恼羞成怒了?不过,就算你是前辈,还真伤不了我,哼哼,那种药水虽然珍贵,只要我治好这个孩子,一切谎言都无攻自破,你要想清楚,现在,这孩子的父母,请站出来,要不然我就告你们遗弃孩童,尼玛的,你们真是昧着良心了,有这么一栋大房子,还想把自己儿子丢弃?”黄羿冷笑道。

众人彻底震惊了。

不仅震惊于黄羿的战力,竟然能和秦汉对拳而不受伤,还懂得旁边这栋房子是男孩家的?难道也是从痴傻男孩那里知道的?

秦汉脸色冰冷,很多人眼里闪烁危险的光芒。

“天杀的,你这个不孝子,我就说让你们别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他虽然痴傻,终归是你们身上掉下的肉,你们怎么狠心?现在终于被揭穿了吧,我的乖孙儿。”一位老奶奶颤巍巍的拄着拐杖从屋内走出来,“还有你秦汉,为了所谓的名声,掩盖所有丑事,这就是你的行事方式,你作为村长,是得了名声又得了利益,但是,你何曾想过其他村民的感受?你竟然逼他们把自己的孩子丢弃?”

秦汉脸色彻底变了。

“六婶,你说什么话?我什么时候逼他们丢弃自己的孩子了?妈的,秦庆给我站出来,你们什么时候生了这个痴傻孩子?怎么不跟我说?还说是你死去的大哥大嫂的孩子?”秦汉怒道。

黄羿对秦汉的脸皮彻底服了。

“村长,都是我的错。”一对夫妇走出来道,“黄羿,你能治好我的儿子吗?”

“能!但是,你们良心太坏了,我想,我不会浪费那么珍贵的药水。”黄羿冷声道,“方站长,我们走吧,秦家村很富有,却还想昧着良心抢夺其他村孤儿的福利,太恶心了,看来这个示范村,是领国家福利惯了。”

“黄羿,求求你了,求求你治好我的孩子吧?就算倾家荡产我都愿意。”那女人道。

“真的倾家荡产都愿意?”黄羿冷声道。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