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抢夺资金管理权

黄羿走进屋,见到五个西装革履的人,都是满面油光,大腹便便。

其中一个他认识,正是云山镇民政办办公室主任陈国光。

“黄羿,你终于回来了,你电话都打不通。”赵薇薇道。

“昨天在大山里没有信号。”黄羿道,“微微,怎么了?咦?这不是陈主任吗?这几位是?”

“黄羿,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县民政局社救科科长罗源罗科长,这几位都是社救科的干事,此次前来,是做好青葱孤儿院的安抚工作的,希望你密切配合。”陈国光道。

“您好罗科长,刚才我听你们说什么资金管理,到底什么回事?”黄羿道。

“黄先生,南山市恒华地产捐赠五百万用于青葱孤儿院重建工作,并且,委托我们明吾县民政局成立专项资金,为更多的孤儿提供稳定居所,提供生活教育所需一切资源,所以,我们这次来,除了要在云山镇建一所孤儿院之外,还要得到恒华地产捐赠的那笔资金,用于成立慈善基金。”罗源道。

黄羿皱了皱眉,他听出来了,这罗源,是来找他要那五百万的。

关键是,这五百万哪是什么慈善资金?是恒华地产为了得到那块地的公关费好吗?

“罗科长,建孤儿院我会积极配合的,这是南山市民政局某街道办事处给出的证明材料,你看看,这些孤儿可怜啊,好不容易有了青葱孤儿院这个居所,现在又被赶走了,好在政府开明,同意我把他们接回云山镇,并且让县民政局协助建立孤儿院,我听那个帮我办理这些材料的程主任说,南山市财政已经拨款下来了,真好啊,现在,那个买到青葱孤儿院那块地的恒华地产,竟然还给伍佰万元补偿?真是有良心的企业啊,罗科长啊,这些钱,什么时候能落实到这些可怜的孩子身上?他们都嗷嗷待哺呢,放心吧,他们在我这里住多少天都可以,我保证让他们每天都吃的饱饱的,生活得快快乐乐的。”黄羿笑道。

罗源皱了皱眉,道,“黄先生,恒华地产捐赠的钱,不是在你那吗?”

“什么?恒华地产捐钱给我干嘛?我只是一个小农民,因为我的女朋友是孤儿院长大的,我才协助政府安置这些孤儿,我又不认识恒华地产的老总,怎么可能把那么多钱给我?难道那个老总傻了?罗科长啊,你可不能让好人没好报啊,我眼巴巴的就等着政府安置这些孤儿呢,我还打算发动我们村的村民捐财捐物呢,怎么你们民政局的人反倒来找我要钱了?不会是恒华地产把钱捐给你们之后,你们赖到我身上吧?”黄羿怒吼道。

罗源等人被黄羿吓了一跳。

“什么?政府部门来敲诈农民?不会是羡慕羿仔养出一手好鸡被惦记上了吧?妈的,乡亲们快来啊,有人来欺负羿仔了。”黄云锐大吼一声,很多村民纷纷拿着农具来黄羿家,把门堵了里三层外三层。

罗源等人面无血色。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村的村民那么横,简直就是一帮刁民。

“乡亲们,有话好好说,这位是县民政局社救科罗科长……”陈国光急道。

众人还真被吓了一跳,这可是位大官啊,他们还真有点害怕。

不过有些光棍儿就不害怕了,甚至还有点仇官,比如黄云锐,他是猎户,世世代代靠打猎为生,现在虽然也接受政府管束,并没有去打猎,但心底里还是有点不服气的,毕竟政府禁猎,却准许某些人打猎。

“我们管你是什么科长,哪怕县长又怎样?敢到我们村欺负人,我们就是不答应,羿仔是好人,他带领我们村致富,有好处了和大家伙分享,现在更是想自己出钱建孤儿院,帮助政府安置这些无家可归的孤儿,你们当官的不支持不拨款就算了,竟然还来找羿仔要钱?这是什么道理?难道你们政府就是为了压榨我们这些老百姓的吗?”黄云锐怒道。

他是真怒了,一方面是自己内心的气,另一方面,是黄羿今天给了他两万块钱,让他觉得黄羿很够意思,无论是对是错,他都必须帮黄羿。

“对,我们绝不答应。”村民大喊道。

陈国光等人面色难看极了。

这事情太严重了,一旦捅出去,说他们来引起众怒,欺压百姓,那还了得?马上停职反省是轻的。

“乡亲们…有话好…好好说,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陈国光声音颤抖道,心中怒气勃发,妈的,以前这个村最好对付了,什么福利都少,也没人敢说一句话,怎么现在那么横的?看来都是这个黄羿的作用。

“乡亲们,稍安勿躁,我相信这其中有什么误会,政府怎么可能找我这个农民要钱?我觉得,这位罗科长肯定是听到什么传言了,大家坐下仔细说说情况,应该能解除这个误会,罗科长,陈主任,你们坐,喝茶。”黄羿道。

罗源等人坐下,面色难看,以前到哪里,哪个村不对他们毕恭毕敬的?何时受过这种鸟气?妈的,以后各种福利都不给这个村。

“罗科长啊,谁告诉你恒华地产给我五百万的?”黄羿道。

“我们局长说的,说是上级民政部门传达的,我只是奉命行事。”罗源道。

“原来如此,那我先问一下帮我办理材料的那位程主任。”黄羿道。

黄羿出去打电话后,皱了皱眉头。

程新跟他说,这事已经转移给明吾县民政局,不归他管,之后明吾县民政局如何办理安置青葱孤儿院,都是明吾县的事情。

不过程新倒是透露了一个消息,说恒华地产在明吾县有很多产业,并且恒华地产的律师已经出具捐赠声明,向媒体公布,恒华地产买到青葱孤儿院那块地,不会让孤儿院无处安置,恒华地产老总以个人名义从个人账户中转账捐赠五百万到青葱孤儿院代理人黄羿的账户,并且会让明吾县民政局监督这笔善款的使用。

程新因为黄羿和赵春的关系,倒是给出一点警告和建议,如果黄羿把这五百万给民政局操作,可能用在青葱孤儿院那十五个孤儿身上的钱少之又少,最多每年给最低补助,甚至,恒华地产有的是办法把五百万拿回去,如果黄羿想掌管这笔资金,并且落实到青葱孤儿院每个孤儿身上,可以以青葱孤儿院这个项目为背景,用这笔资金申请建立专项慈善基金,专门用在孤儿院建设和运转上,政府和个人共同监管,可以杜绝政府底层某些官员私吞善款,也可以利用政府的影响力,进行募捐,帮助更多儿童。

当然,这需要一个管理资金的团队,更需要黄羿有很多关系。

黄羿才发觉自己的知识还是不够丰富,骨子里还有小农民思想,而那些大企业,都有自己的团队,正所谓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恒华地产,怎么可能白白损失五百万呢?

好在他并不想把这五百万据为己有,他的出发点,也是为了青葱孤儿院。

但是,民政局想把这笔钱拿回去,是绝对不可能的。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