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翻盘

“我说,我说了。”皮猴大恐道,“是岳挺让我们这样做的,上周云南省腾冲的交易,就是岳挺和众多南山市的珠宝行合谋坑安可,让她损失三个亿,而前天,岳挺又找到我们,让我们今天只要见到安可,就给她推荐这些毛料,尽量让她损失,他还说安可空有理论眼光不行,肯定很好骗,果然不出所料,刚才我们收到其他老板的信息,说安可买了很多这种毛料。”

怎么?竟然是岳挺搞的鬼!

众人无比震惊。

“岳挺为什么要坑安可!”黄羿道。

“我们也不知道很清楚,不过也听说一些传言,五年前,安可和岳挺是恋人,三年前登记结婚,但是,登记之后,还没来及办酒,安可就离开岳挺了,据说和赵紫薇的死有关,岳挺是个变态,想母女双收,还用家族黑道势力威胁赵紫薇,赵紫薇宁死不屈,选择自杀,安可知道了真相才离开,而岳挺却不答应离婚,一直缠着安可……”皮猴低头道。

没人看到,皮猴的双眼是无意识的。

轰!皮猴的话引起轩然大波!

珠宝雕刻界第一美女赵紫薇,竟然是因为这个自杀的。

“妈的人渣啊!我的梦中情人竟然是这样死的!”一位珠宝商怒道。

“太变态了,竟然想母女双收,安可就是大美人了,竟然还不放过岳母,这是有多变态多扭曲啊?”

“岳家,尼玛的,不愧是混黑道的,想法就是不一样,现在竟然还对安可赶尽杀绝,是想让安可回去后对她极尽侮辱吗?”

岳小龙脸色大变,怒道,“皮猴,你找死吗?竟敢抹黑岳家,是想家破人亡吗?”

“哼,我现在两头不是人,能怎么办?我们原本老老实实做生意,还不是岳挺逼我们走这条路的?你们岳家都是变态,你岳小龙更是变态,竟然连你爸的女人都不放过,你二哥刚死,昨晚你就去和你那些二嫂幽会了吧,我想,你二哥真正想杀的应该是你。”皮猴冷笑道。

轰!皮猴爆的料无比劲爆!

“你…你竟敢诬陷我…”岳小龙见到所有人看他的眼神,无比羞愤,无比耻辱,明明没有这回事,硬是被这皮猴说成真的一样。

“少爷,市场方出手了,还是快走吧。”一个保镖道。

“皮猴,你死定了,还有你黄羿,无论你是什么人,我让你家破人亡。”岳小龙道。

“我死,我先让你死!”皮猴怒吼一声,拿起一把磨刀,向岳小龙冲去,一刀插进岳小龙的肚子里。

那个保镖大惊,一拳轰在皮猴的太阳穴上,他力气极大,应该是一位练武高手,皮猴被一拳轰倒在地。

黄羿松了一口气,心中感谢这位保镖,感觉无比疲累,大脑好像不听使唤了一样,哪怕有灵水修复,竟然修复不过来,但他还是强忍着没倒下。

实际上,皮猴承认是岳挺谋害安可,是皮猴潜意识里的信息,黄羿控制他说出来而已,而后面的话,都是黄羿用催眠术给皮猴发了不同的指令,让皮猴说的。

他刚才差点控制不住,如果再有一点时间,皮猴可能会醒来,只能让他去杀岳小龙。

这时,一群身穿迷彩服的保安从四面八方来,每两个人进入一个档口,那些档口商贩很快就承认了事实,自愿交出那些伪装的毛料。

一位中年人带着几个毛料商人过来。

“安可小说,我是市场经理梁铁,很抱歉发生这样的事,我把那些诈骗你钱财的不法商人带过来了,老谭,是想坐牢还是乖乖的还钱赔礼,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梁总,我们还钱,安可小姐,对不起,我们还你钱,你还可以去我们店里免费选两块毛料。”

“两块哪里够?五块!”梁铁道。

“是是,五块!”

“各位非常抱歉,今天市场要进行一次重点整顿,我们要重新考量这些商家的资质,明天重新开放,劳烦各位今天先回去,给各位带来不便,请原谅。”梁铁道。

“梁经理,就应该整顿,别弄得像个菜市场一样,失去了公平,如果真的因为经验问题赌跌了,我们都没话说,如果用这种极为不道德的方式来坑人,那就是你们市场方的责任了,你看看,这次差点造成严重后果,差点让我们玉女派美女蒙冤。”黄羿义正言辞道。

“先生说的极是,确实我们的错,我们会配合警方和工商处理这次事件,涉及到的商家,该罚的就罚,该抓的就抓。”梁铁道。

不一会儿,警察和工商都来了。

因为这次涉案金额之高,已经构成严重刑事责任,属于诈骗、销售假冒伪劣商品罪。

“安可姐,玫瑰姐,我们回去吧。”黄羿道,他走得很快,因为他感觉自己坚持不了多久,而且还看见拿冷冰冰的韩冰向他走来,双眼冒火。

见到韩冰的眼神,黄羿很心虚,想起上次在警车里帮这石女解决生理需求的场景,心中悸动。

这哪里是石女?闷骚得很啊,如果真的上床,估计和安可一样疯狂。

他竟然拿起手比划了一下。

韩冰见到黄羿淫荡的动作,顿时愤怒跑过来。

黄羿急忙跑上车。

紫玫瑰冷着脸跟着黄羿,安可的眼神却无比痴迷的望着前面的背影,以至于紫玫瑰看她都没发现。

“混蛋,你给我站住!”韩冰大叫道,向黄羿追去。

然而黄羿已经发动车子,摇下车窗道,“韩警官,你先了解完这边的情况再打电话给我,我肯定会密切配合你,无论你有什么需求,我都会配合哦。”

黄羿扬长而去。

“混蛋!”韩冰羞怒无比,无论你有什么需求都配合?我能有什么需求?想起上次在这个男人的手里达到高潮,她就羞愤无比,时常在梦里做那种春梦,导致她最近有点生理失调。

回到安可的别墅,黄羿拍了拍胸脯,心道,不知道这暴力警花接下来怎样对我,看了看安可和紫玫瑰,见她们沉默不语,心中疑惑。

“安可姐,玫瑰姐,事情都解决了,你们怎么还不高兴?”黄羿道。

两女还是不说话,见紫玫瑰脸色很差,心道,不会是玫瑰姐知道我和安可的关系了吧?

进了屋,黄羿殷勤的去倒三杯饮料放到桌子上。

“哟,对这挺熟悉的嘛,好像男主人一样。”紫玫瑰略带讽刺的语气道,然后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把三杯刚倒好的饮料都打翻,冷声道,“说吧,你们到哪一步了?”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