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绝望的安可

“继续磨!”黄羿道。

解石师傅小心翼翼,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老板并没有跟黄羿合作坑人。

终于见绿了,浓艳艳的绿,很饱满的冰种。

“这么好的冰种绿翡翠,可以卖350万,黄羿兄弟,卖给我了吧。”李乾坤道。

“呃,不能卖啊,翡翠送佳人,正好,安可姐,送你了,给我弄一件吊坠。”黄羿道。

玉养人,这种极品翡翠效果更好,拿回去给方含梅应该不错,还有林美琴干妹妹,还有柳小霞?不行吧,万一她以为我对她有意思怎么办?还是先拿回去吧,看她表现咯,如果还整天堵在嫂子门口,我就不给她了。

安可呆呆的把翡翠拿在手里,不可思议的看着黄羿,内心涌起一股难言的情愫。

这混蛋是要补偿我吗?哼,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原谅?

不过安可的内心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安全感,从眼前这青年身上,找到了依靠。

她今天一来就丢了五千万,实际上内心已经无比恐惧,但是此刻,她感觉黄羿能帮她解决问题。

这家伙真是神秘啊!有如同恶魔般的能力,现在还会赌石?

关键是,这家伙在床上索求无度的让人害怕。

紫玫瑰心中更怒了,有一种闺蜜抢了她男人的感觉,而且闺蜜还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但是,她能说什么呢,黄羿不是她男人,她和安可一样,都不是黄羿的女人,都是婚姻不自由的人。

众人看向安可,明白人都认为,肯定是安可用贞玉轩的翡翠原石去做伪装,然后和这些老板合作坑人,而黄羿,只是一个表演者。

现在翡翠解出来,又回到安可手里,她没有损失,反而得到收入,就是不知道她从这些老板这得到多少钱,应该很多吧,比赌石好多了吧?

众人讽刺的看着安可。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般由是可,最毒妇人心!”孙海龙看着安可讽刺道。

“哎,安可小姐,再困难,也要讲究底线,也要遵守规则,遵守商业道德,我知道最近贞玉轩很难,欠了三亿贷款,你可以帮人雕刻,提高自己的技艺,你还怕还不上吗?你太令人失望了,简直败坏了你母亲的名声,败坏了玉女派的名声。”陈星海道。

安可面色惨白!她想到了什么,颤抖道,“不是我,不是我设的局,我不懂。”

她望向黄羿,却见黄羿面无表情,在众人脸上看来看去。

“哎算了算了,我输就输了,无所谓,反正损失又不大,三位老板,回头我让人把毛料拿走跟你结账。”岳小龙马上道。

他想不到孙海龙竟然马上讽刺安可,不想再让事情发展下去了,万一暴露了怎么办?

“好嘞,岳少,什么时候来结账都可以。”三位老板道。

他们都不明白,剧情怎么就这样发展了呢?怎么就那么巧合呢?这青年的狗屎运怎么就那么强大呢?聚光电筒一照,马上拍板买下,就弄出个极品翡翠。

“不行,我作为珠宝协会成员,必须揪出不讲诚信公然违反规则的不良商家,虽说赌石没有规则可言,赌涨赌跌看自己运气,怪不得人,但是,珠宝协会为了让珠宝行业健康良性发展,遏制造假手段,杜绝造假横行,只要见到一个公然造假的商家,所有协会会员共同抵制。”孙海龙怒道。

黄羿觉得,这孙海龙是不是和安可有仇啊,还是和玉女派有仇?不就是一件小小的事吗?珠宝行业造假还少吗?用得着这样大声宣扬?

他自己也想不到事情会如此发展,自己好心把玉送给安可,竟然会造成这样的误会?让这些人以为是安可和他跟档口老板合作造假。

很多珠宝商都过来围观,知道事情的原委后,都鄙视的看着安可。

安可差点晕倒,还好紫玫瑰扶住她。

紫玫瑰向黄羿投去求助的目光,但见到黄羿还是面无表情,疑惑的同时非常愤怒。

“贞玉轩,我记得是珠宝雕刻界玉女派传人赵紫薇开的吧?”

“是的,五年前开的,当时轰动一时,得到无数珠宝商家的支持,因为当年赵紫薇凭借一件玉刻在国际玉刻拍卖会上卖得最高价,胜过了一直独占鳌头的海派雕刻,而且,赵紫薇用来雕刻的玉石,品质上还比海派雕刻的玉石差,可见玉女派的雕刻技艺有多高超,而且,赵紫薇虽然四十多岁了,却保养有道,看起来很年轻,被称为雕刻界第一美女,可惜三年前,赵紫薇不知为何得了抑郁症,在她女儿凭借一件玉刻在香港拍卖会上得到第二名之后,她就自杀了,那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扼腕叹息,失去一位美女玉刻大师。”

“赵紫薇死后,安可倒也经营得很好,因为她也得到玉女派的真传,只是不知道为何,她和岳家二少好像有很大的矛盾,结了婚却分居,一直不让岳二少碰,最近岳二少应该是没有耐心了,开始打压贞玉轩,连贞玉轩最重要的掌眼赌石大师陈星海都挖走了,估计是想贞玉轩破产之后,让安可回家吧。”

“想不到啊,玉女派传人,走投无路之后,竟然做这种没素质的事情,真是把之前积累的名声都毁了,以后还叫什么玉女?我看叫妓女得了。”

众人议论纷纷,对安可指指点点。

孙海龙露出一丝微笑。

“你们什么意思?安可有什么错?你们指责她干嘛?”紫玫瑰怒道,她完全不明白这局面怎么来的,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矛头就指向安可,而安可还很恐惧很害怕很愤怒很无辜的样子。

黄羿见到安可恐惧的神情,想起安可的悲惨,都源于岳家,想起安可的妈妈赵紫薇当年雕刻界第一美女的风采,却因为一个恶魔的淫念郁郁自杀,内心积蓄一股愤怒,如果不把岳家弄垮,他誓不为人。

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少夫人,你不是行业中人,可能不明白刚才的事情,可能也有很多人不明白,我给你解释一下吧,有的麻烦,该远离就远离,千万别惹祸上身,从一开始,黄羿在这边解出红翡,就是为了吸引我们过来,然后进入这家,随意选一块,岳少刚好提出赌局,他就利用岳少跟安可的矛盾,顺杆子往上爬,提出买那些毛料为赌注,而黄羿解石的时候,明显知道哪个地方有翡翠,肯定是事先把翡翠放进去的,而他每次解出翡翠后,都送给安可,说好了是风流,好东西送美人,但在我们看来,这两块翡翠,原本应该是安可的,也就是说,安可设下这个局,和这三个档口的老板坑人,我敢肯定,黄羿让岳少买的毛料,肯定是高度伪装的,假的,呵呵,安可还是太嫩了,骗骗岳少这种经验不足的人还行,想把我们这些前辈当猴耍就难咯,何况这里还有海派雕刻大师孙海龙?”李乾坤道。

李乾坤也是好心,不想紫玫瑰陷入这个麻烦事,毕竟安可设下的局曝光了。

紫玫瑰脸色惨变!

安可无比绝望。

“不是真的,不是我做的。”安可惊恐道。

“是不是你做的,验一下就懂了,把那些毛料都搬出来。”孙海龙道,他要彻底把玉女派压下去。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