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他就是我的相亲对象?

黄羿刚出村口,就见很多村民拿着扁担农具之类的从各处往村里跑。

“正义叔,你们干嘛去?”黄羿摇下车窗道。

“羿仔啊你在这里刚好,赶紧跟我去吧,林兴业又作恶了。”林正义道。

“怎么?”黄羿道,“灵儿,你在车里,不要开门哦。”

黄羿急忙下车,在这种村路,跑还快一点。

跟着村民们跑到林美琴家,他恍然大悟,怪不得林美琴下车的时候那么害怕,原来是林兴业作恶。

妈的,今晚不把他打断腿我就不姓黄。

果然,林兴业就要把林美琴抱进屋内,老汉和老妇倒在地上,额头都磕出血了,他们很绝望。

“住手!”林正义大喊,“林兴业,你刚出来没多久,就想进去是吧?”

“老不死的,你别多管闲事,我这是在和我媳妇恩爱呢,我都给礼金了的,整整给了五万,你说说,在这十里八乡,这礼金够不够多?”林兴业道。

“你给是一回事,人家答不答应是一回事,赶紧放开美琴,要不然我们就送你去派出所。”林正义道。

“你敢,哼,谁敢管我的事,我让我的兄弟杀他全家。”林兴业叫嚣道。

村民还真害怕起来了。

在这种地方,最让人害怕的,不是山里的野兽,而是村里的地痞流氓不法分子。

“哈哈怕了吧?你们赶紧滚,要不然我打电话给我那些兄弟了。”林兴业道笑,这种让人害怕的感觉让他很爽。

黄羿却猛地冲进去,抓住林兴业双手。

“你…黄羿,是你,你敢管我们村的事?你活腻了吧?”林兴业色厉内荏道,他对黄羿还真有点害怕,上次都被打了。

“看来上次伤得不够重。”黄羿冷声道。

用力捏住林兴业的双手往外掰,林美琴脱出身来,急忙过去扶起她父母。

“黄羿,信不信我杀你全家。”林兴业大叫道。

他浑身肌肉,力气很大的,但在这个小白脸面前,竟然没有还手之力?黄羿手上的力气很奇怪,就像一个手铐,无论他怎样挣脱,都会有一股大力给掰回来。

“杀我全家?现在我就废了你。”黄羿运转缠丝劲。

“啊!我的手断了,饶命,黄大爷饶了我,我再也不敢惹你了。”林兴业疼得大叫。

咔擦!林兴业的手腕被黄羿捏碎了。

“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很无助?这种感觉好受吗?你欺负人的时候,就没想过人家也有这种感觉?”黄羿冷声道。

啪!黄羿一巴掌把林兴业打倒在地。

“黄大爷,饶命啊,黄祖宗,饶了我啊,我再也不敢了。”林兴业哭爹喊娘。

双手废了,简直太他母亲的疼了。

黄羿敏锐的双眼,发现林兴业眼神深处的怨恨和愤怒,知道这人无可救药了。

想起方庆忠跟他说,这人是那个劫车歹徒的弟弟,肯定会报复,他一脚踩向林兴业的脚腕。

咔擦!脚腕断了。

林兴业这才真正绝望起来,没了双手,他还可以用脚,但没了双脚,行动不便,他什么也干不了了。

“正义叔,这种人就是害群之马,留他一条命苟延残喘吧,以后这种人呐,你们不要怕他,你们越怕他,他就越欺负你们,就像一条狗想咬你,你拿起砖头或木棍,狗也会怕你们,但是你们被狗追着跑,狗追上了,你们就被咬了。”黄羿道。

“这样也好,羿仔,这件事就这么过了,我们也不送派出所了,就让他在村里活着。”林正义道。

“这是给他的医疗费,不够了再说,去卫生院治治就算了,以后给他买一根拐杖,不过,你们可得防着他,这种人不会善罢甘休的,坏到骨子里了。”黄羿拿出一叠钱。

毕竟林兴业是林家村的,村民们仁厚,肯定不会让他疼死,肯定会救治他,估计要花不少钱。

“知道了,哎,作孽啊。”林正义感叹。

众人把林兴业抬走。

黄羿心情并不好,毕竟遇到这种事,他也不是变态。

“林老师,你没事吧?”黄羿道。

“我没事,黄先生,谢谢你,要不然…要不然这次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林美琴道,她脸上还有泪痕,不过现在却不哭了,一脸坚毅。

“你爸妈怎样了?”黄羿道。

“磕到头了,流了点血。”

“他们身体不好吗?”

“是的,我爸得了风湿性关节炎,行动不便,我妈妈眼睛看不见了,听说以前我有个哥哥,出意外去世了,我妈妈伤心过度,而且肝也不太好。”林美琴道。

“美琴,别说这些不好的事,招待一下客人。”林正仁道。

“好的,黄先生,我给你倒杯水吧。”林美琴道。

“不用了,灵儿还在车上,我先回去了,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给我打电话。”黄羿道。

“好的。”林美琴脸色一暗道。

黄羿开车回家。

打算等炼神诀第二层再帮林美琴父母治病,多好的姑娘啊,很坚强,也懂得报恩。

“美琴啊,这年轻仔是谁?不是我们村的吧?”林正仁道。

“黄家村的,他今天带侄女来上幼儿园的,爸,他很厉害的,今天我有个学生掉河里,就是被他救上来的,要没有他,我今天都不知道怎么办呢,而且,他还是好人,说给学校建一个篮球场,还帮买文体器材呢,还帮我买幼儿园教学用品呢。”林美琴道。

“黄家村的啊,真是人比人啊,都是年轻人,林兴业是个大混蛋,这年轻仔却那么好,他叫啥?”林正仁道。

“黄羿。”林美琴道。

“啥…啥?他就是黄羿?”林正仁道。

“爸,你认识他?他好像和正义叔很熟。”林美琴道。

“怎么不认识?之前叫媒婆给你做的媒,男方就是黄家村的黄羿。”林正仁道。

“怎么?他就是那个放我几次鸽子的人?”林美琴愤怒道,愤怒过后,是失落。

“哎,人家条件那么好,看不上你也正常,美琴,你还是到城市里工作吧,也许以后还能找到你亲生父母,不要被我们这两老不死的耽误了。”林正仁道。

“爸妈,你们说什么话?我肯定不会嫁远的。”林美琴道,她走出门,望着路的尽头一阵出神。

黄羿回到家刚好吃晚饭,吃饭后,就去鸡棚做叫花鸡,一部分给老白他们,一部分留着等紫玫瑰来。

晚上八点钟,紫玫瑰终于到了。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