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帮雪姐治病

“黄羿,才三天,你就让我去买鸡了?你养的鸡长那么快?”紫玫瑰无语道。

“玫瑰姐,又有一万多只鸡了,我去收购其他村的病鸡,用那种药改造成药鸡的。”黄羿道。

“都是七彩山鸡吗?口味没什么变化吧?品质不会降低吧?”紫玫瑰道。

“不都是七彩山鸡,有一半是普通的土鸡,比七彩山鸡重一点,肉多一点,口味可能有稍稍不同,但是相差不多,而且药力有增无减,绝对是优质药鸡,玫瑰姐,现在七彩风华绝品不是限购嘛,你可以推出新的菜系,这种暂时不限购,因为我们云山镇还有很多病鸡,我得把它们都收购回来。”黄羿道。

“如果这样的话,我马上安排多一点车下去,刚好,最近是结婚旺季,大型酒宴越来越多,有很多些中小型酒宴我都推掉了,而且都不敢天天接订单,有你这些鸡的话,我就能大赚一笔了,黄羿,你真是我的福星。”紫玫瑰道。

“玫瑰姐,你也是我的福星,对了,你把这次要付的钱全部购买玉石原始,品质越高越好,我的研究到了关键阶段,还有,我让你帮买的人参种子买了吗?”黄羿道。

“全部购买玉石原石?你真疯狂,人参种子我已经买了,是和农科院的。”紫玫瑰道。

“好,我等你。”

为了治好黄灵儿,他要做好两手准备。

先去大医院治疗,看看医生怎么说,手术有多大风险,如果风险太大,他只能采用保守治疗,先稀释灵水给黄灵儿喝,然后用医院的设备来检查灵水的效果,最后等他种出人参,炼神诀进入第二层精神力外放能透视之后再根治。

高家村的人得到钱后一边笑一边流泪离开了。

那些用肩膀担着鸡来的老人,黄羿还多给他们一些钱,那些踩着单车运鸡来的小学生,黄羿也给他们多一点钱,还有那些背着孩子的赤脚妇女,他也多给一些钱。

柳小霞和黎雪已经吃完早饭来鸡棚了。

她们也帮忙把鸡放到鸡棚里。

柳小霞时不时的回头看黄羿,眼里多了一丝言不明的情愫,她觉得这个工作认真的男人很帅气,不仅帅气,还很善良,他故意数错了钱,多给那些农民,还装作不让人知道。

他有时候虽然很讨厌,总是针对我,跟我明说有心上人了,这不就是责任心吗?

这个和我阴差阳错有婚约的混蛋,不知道我和他有没有缘分,柳小霞思绪万千。

黎雪也偷偷的看着黄羿,她还没见过那么有格局那么有胸怀的男人,他本可以做个奸商,赚多点钱,最后却还倒贴给那些贫苦的农民。

云山镇有这样的人,是它的幸运啊,到时候鸡瘟疫情过去了,我的任期到了,回不回去呢?南山市,除了我的父母,已经没有人可以让我留恋了,在这里工作也好,深入民众,才能深切体会自己是个当官的。

“黎副镇长,你真是一位好官,太亲民了,这些鸡那么脏,你还亲自把它们弄到鸡棚里。”黄羿由衷道。

“没什么,实际上我觉得这是一次很好的体验,看到农民们拿到钱后的喜悦,我心里也很高兴,这比我以前查食品安全问题更有成就感,我觉得我做的事情很有意义。”黎雪道。

“要是黎副镇长一直在我们云山镇就好了,我们缺的就是这样的官。”黄羿道。

“黄羿,难道我不好吗?”柳小霞不高兴道,我也那么辛苦帮你好吗?怎么不见你夸我?

“不好。”黄羿道,“你一个民警,不去抓贼,不去打击犯罪,来我这里抬鸡笼,这是不务正业啊,你到底在这里图什么?”

“图什么也不图你。”柳小霞摔下鸡笼生气跑开。

“唉你别摔坏我的鸡。”黄羿叫道。

“黄羿,你过分了啊,干嘛老是欺负小霞?”黎雪道。

“黎副镇长,我哪是欺负她?我这是为她好,我都跟她说了,我有心上人。”黄羿道。

“哼,一个美女倒贴给你你还不高兴?”黎雪道。

“当然高兴了,关键是柳小霞我可不敢要,她太像她妈了,未来肯定是母老虎,我还是喜欢温柔的,像黎副镇长这样的。”黄羿道。

“像你嫂子那样的吧,她确实很温柔很贤淑。”黎雪道。

“是的,在我最困难的时候,都是她鼓励我。”黄羿道。

“哎算了,你们的事我管不了,我连我自己的事都管不好。”黎雪道。

“黎副镇长,你结婚了吧?”黄羿道。

“离了几年了。”

“性格不合还是因为工作?”

“性格不合,也是因为工作,他是食品行业的商人,我是政府人员,在一起只有两种结果,要么官商勾结,要么分道扬镳。”黎雪淡淡道,“这年头,无奸不商啊。”

“我就不奸!”

“所以你不是一个合格的商人,你本可以给农民们更少的价格的。”黎雪道。

“那我还是做一个小农民吧,我的目标就是好好搞养殖,改变家乡的落后面貌。”黄羿道。

“所以,这是你的人格魅力所在,也是吸引人的地方,以我女人的直觉,小霞肯定真心喜欢你了。”黎雪道。

“不会吧?难道要我做奸商才行吗?”黄羿道,他见黎雪的眼神有点迷离,道:“黎副镇长,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黎雪脸色一红,“黄羿,以后私底下你还是别喊我黎副镇长了,叫我雪姐吧,你不是说我是你朋友吗?”

“好,那我以后就叫你雪姐了。”

“嗯,黄羿,问你个事情,你的药水能治那方面的病吗?”黎雪有点脸红道。

“哪方面?”

“就是女人那方面啊。”黎雪道。

“不孕不育?月经不调?还是啥东东?”

“就是有点痛经,每次来例假的时候,总是疼得厉害,这个毛病已经有一年了。”黎雪道。

“那很严重了啊,去看过医生吗?”黄羿道。

“看过,也吃过药,但一直没好,医生让我保持好心情,还有赶紧找个男朋友,好心情我倒是调整出来,但我暂时不想找男朋友,所以问问你能不能治。”黎雪脸红道。

跟一个男人说这些私密的事确实很害羞。

黄羿诧异的看着黎雪,难道离婚后很久没有行房也会月经不调?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