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补偿只有那么多

“黎副镇长,我们还是跟着你吧。”

“不用,小霞和黄羿跟我去就行了。”黎雪道。

“黎副镇长,我还是给你开车吧。”林庚道。

“不用,车留下,你跟方队长的警车回镇上,找镇长了解情况,赶紧给我一个答复。”黎雪道。

林庚无奈。

“黎副镇长,我能跟着吗?当地民情也是我投资的一个考证,如果都像刚才的高家村一样,我可能就得考虑了。”岳镇道。

“也好,我们必须给投资者一个真实的环境。”

“好,那我搭黄羿先生的摩托车吧。”岳镇道。

众人去下一个村,正是和高家村毗邻的林家村。

林家村,是云山镇的大村,村很长,沿着各个山谷分布,人口有几千人。

刚到村口,又见大红横幅,上书:欢迎领导莅临林家村指导。

很多民众在等着了,不过,很多村民对黎雪怀有敌意。

“呵呵,看来这大红横幅是每个村的标配啊,是不是以前的领导下乡都喜欢看到这么喜庆的横幅?”黄羿讽刺道。

“哈哈,黄先生,这应该是国情吧。”岳镇道。

两人一路上聊得甚欢。

这岳镇确实很有才华,懂得各种养殖知识,无论养鸡养猪都精通,帮黄羿解答各种疑惑。

“确实是国情,不过,我们没人通知他们要来考察吧,怎么就事先知道了呢。”黄羿道。

“肯定有人通风报信了。”

黎雪和柳小霞下车。

村民中为首一位看起来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走上前,热情无比道,“欢迎黎副镇长到我们林家村考察,我是村长林正义。”

“林村长你好,你应该从高家村知道我来的吧,现在就带我去鸡棚看吧。”黎雪道。

“好!”

这个林正义倒是很认真,不苟言笑,仔细的把林家村的养殖情况和农民的诉求讲清楚。

林家村人多,养殖的总量也很多,全村总共8万只鸡,到现在只剩下一万多只,可谓损失惨重。

“黎副镇长,关于政府补助的问题,我反应过很多次了,但都没有得到答复,政府办事人员互相推诿,让我们直接找镇长,但镇长虽然姓林,跟我们村没什么关系。”林正义道。

“林村长,我刚来云山镇几天,政府补助的事情我已经让农业办的同志去问了,等下就会有答复。”黎雪道。

“这就好啊,要不然我们可活不下去了。”林正义道,“当初镇政府的五年规划,就是利用云山镇山区优势,养殖优质牲畜,把云山镇打造成明吾县甚至是南山市的养殖航母,我们都很支持,而镇政府也承诺,给我们提供政策和技术支持,也有风险补偿,我们才放心养殖的,几乎投入所有积蓄啊。”

“这件事,我深有同感啊,我也正是看到政府支持鼓励,才拿出我父母所有积蓄养鸡,就是为了让父母过上好日子,我也能娶上媳妇。”黄羿道。

“哦?年轻仔是哪个村的?”林正义道。

“正义叔不认识我了?我是黄家村黄羿,之前在黄大军沙场工作过。”

林家村靠近村委,之前黄大军的沙场就在三峰大桥下面,黄羿才认识林正义。

林正义不仅是林家村的村长,也是三峰村委的村委副主任。

这人是村委最老资格的干部了,但混了那么久,还是个副主任,除了他性格中有安分守己的成分之外,还有点耿直。

但黄羿最喜欢跟这种人共事。

“你是羿仔?不对啊,一年前你很瘦弱,扛不起五十斤的重物,何时变得那么紧实了?变化很大啊。”林正义道。

“哈哈,最近一年吃得比较多,长肌肉了。”黄羿道,“正义叔,高家村的人来找你们买病鸡了吧?”

他直接开门见山。

林正义脸色一变,道:“确实如此。”

“正义叔,千万不要答应,现在国家对食品安全管控很严格的,一旦出事,都要查源头,到时候你们都得被罚钱,严重的还要坐牢。”黄羿道。

“谁都知道这个理。”林正义道,“但有时候吧,讲道理没用。”

到了鸡棚,各种恶臭,有些鸡棚有很多死鸡堆成一堆。

走了两个钟头,终于把林家村的鸡棚走完,也统计了还活着的病鸡以及尸体还在的死鸡数量。

“黎副镇长,现在也统计清楚了,能给我们一个答复了吗?政府具体的补助金是多少?”林正义道。

各家各户村民都等着答案。

“好我问一下。”黎雪拨通电话,“林庚,你问过镇长了吧,怎么说?你还没问?你回去两个小时就给我这个答复?那我亲自打给他。”

黎雪脸色很不好看。

拨打另一个电话,直接免提,让村民们都听到。

“林镇长,我问一下我们镇养殖户抗瘟补助资金的事情,为什么我听说只有五元一只?而且还是活着的才补?为什么不尽早给农民答复?是不是想把所有病鸡都拖死了就不用给农民钱了?”黎雪冷声道。

所有村民听到这话都握住拳头,看着黎雪的眼神没有了刚开始的敌意。

看来这副镇长真的是为我们着想啊,竟敢这样跟镇长说话。

“黎副镇长,本来我没必要跟你解释的,但你刚来云山镇没几天,并不了解情况,上面确实拨款下来了,有一百多万,但我们云山镇今年各村养的鸡加起来最起码有百万只以上,如果每一只都补,折合下来一只能补一块钱,平均分配也是可以的,但是,会存在瞒报假报的情况,因为死的鸡是没法统计的,有些农户才养一千只鸡,硬说自己养了一万只,到时候钱根本不够分嘛,而且这样也不利于抗瘟工作,会降低他们的积极性,所以我才按照5元一只来补助,让农户积极抗瘟,尽量让更多的鸡度过这次鸡瘟,减少损失嘛。”林镇长道。

众人一听,还真觉得有点道理。

不是镇长不想补偿,实在没钱啊。

关键还是在拨款资金上。

“林镇长,怎么可能才有一百万?市政府的政策,不是说重灾区每只25元吗?”黎雪不相信道。

“这我就不懂了,黎副镇长,你是南山市下来的,要不你帮我去问问上面的领导?我们云山镇苦啊,我把情况反应了很多次了,都没有得到答案,好了,我还有一个会要开,黎副镇长啊,安抚群众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林镇长挂了电话。

村民们都无奈,因为他们知道,就算怪也怪不到这个副镇长身上,因为连镇长好似都没办法。

“林村长,你都听到了,补助的事情我还得向上面反映,但病鸡之事不能不处理,南山市其他县镇已经出现很多人感染禽流感的病例了,今天就把病鸡销毁了吧,今天我统计的,一定会给你们争取道补偿。”黎雪道。

“谁信啊,当官的都没有一个好东西,你们肯定是窜通好的吧?下来统计,让我们把鸡全销毁,这样又能让你们完成任务,又可以不用给我们补偿,哼,你这本笔记本,随便找个理由,说被偷了,我们都没处说理去。”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