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心声

方含梅踌躇了一会儿,还是不敢出去,太羞人了。

“小叔,能帮我拿一套衣服吗?”方含梅道。

咦?黄羿一听,心都要跳出来,洗澡竟然不带衣服?大门也没关?这是在暗示我吗?

“嫂子,你的衣服放在哪里?拿怎样的?我给你买的浴袍呢?”黄羿道。

“在卧室衣柜里,你拿一条长裤和衬衫给我就行了。”方含梅羞道。

卧室衣柜?黄羿心中更喜,竟然让他进卧室了。

只是他不明白,方含梅怎么要穿长裤呢,不是买了两件浴袍吗?

他进卧室拿了衣服到洗澡间门口。

“嫂子,衣服拿来了。”黄羿道。

门打开一条缝,伸出一只白嫩的手。

“给我吧。”方含梅声音有点抖。

黄羿把衣服递上去,刚好碰到方含梅的手,好似一阵电流通过,方含梅急忙把手抽回去。

衣服却掉落。

黄羿急忙抓住衣服,与此同时,手刚好撞到门上,他的力气太大了,竟然撞开了门。

咕咚!他咽了咽口水,直勾勾的盯着洗澡间里面的方含梅。

太性感了!

紫玫瑰竟然买的是这种浴袍?

太有品味了。

方含梅本来就性感,现在这种性感更是扩大了很多倍,更加撩人了。

嫂子果然在诱惑我,要不然怎么可能穿了浴袍还让我拿衣服?还故意接不住呢?黄羿心道。

“嫂子…你的衣服。”黄羿沙哑着声音道。

方含梅终于反应过来,拿了衣服急忙关上门。

“嫂子,那件浴袍是我帮你买的吗?穿着舒服吗?”黄羿道。

“不舒服,膈应得慌,以后不穿了。”方含梅道。

“这样啊,那我拿去退了吧。”黄羿道,心道不应该啊,滑丝面料的,应该很光滑很舒服才对。

“你都送给我了还想拿回去?穿不了就拿来收藏也不错。”方含梅找个理由道,她从洗澡间出来,脸色还是羞红,不敢看黄羿赤裸裸的眼神。

“还有收藏浴袍的?嫂子的爱好果然奇特,那以后我帮你多买点。”黄羿道,“嫂子,快喝鸡汤吧。”

“好!”方含梅一直低着头,“小叔,今天谢谢你。”

“嫂子,以后别说谢谢。”黄羿道。

“嗯,小叔,以后你别叫我嫂子了,我大你几个月,叫我梅姐吧。”方含梅道。

“梅姐不好听,还是叫嫂子吧,反正都叫习惯了。”黄羿道。

“哼!你出去!”方含梅脸色一冷道。

黄羿大吃一惊,不知道方含梅怎么突然变脸了,也没说错什么话吧?难道方含梅大姨妈来了?

“嫂子,那我先回去了,这几天你多喝鸡汤,我会单独给你熬,放点姜和红糖。”黄羿道。

来大姨妈的女人脾气很古怪的,他前女友就喜怒无常。

而且来大姨妈后,也不可能发生那种事了。

方含梅看着黄羿干脆离去的背影,心中一疼,眼泪滴滴答答落在鸡汤内。

“你有了紫姑娘,就只把我当嫂子了吗?就忘了之前说稀罕我的话了吗?那你今天干嘛不让我跟着高铭走?”方含梅低语道,“哎,我确实比不上紫姑娘。”

黄羿去鸡棚,为了明天之行,他要努力修炼炼神诀,并且花一个晚上的时间来看书。

看书累了就修炼炼神诀,效率极高,一个晚上不睡觉,竟然把一整套书看了一遍。

紫玫瑰给他买的书很全面,一目十行,这些书的知识全都进入他脑海,形成一个知识框架,然后像电脑智能一样分析重组,他完全理解了这些知识。

期待明天能使用到。

第二天,他回到家跟父母说要去南山市,让他们去带几个村民去守着鸡棚。

然后带几只鸡回去给方含梅。

“嫂子,我去南山市几天,这几天得你自己杀鸡给灵儿熬汤了。”黄羿道。

“哦!”方含梅默默的把鸡关进鸡笼。

“嫂子,你有什么心事吗?”黄羿道。

他觉得,方含梅肯定是来大姨妈了,要不然情绪怎么那么不稳定呢?

“没什么!你去吧,不用管我,谢谢你送来的鸡,我会付钱给你的。”方含梅道。

“嫂子,你怎么跟我那么客气?怎么还说到给钱了?”黄羿道。

“当然得给钱,亲兄弟明算账,何况你和大军还不是亲兄弟,我也不是你亲嫂子。”方含梅道。

不是亲兄弟、也不是你亲嫂子这两句话方含梅加重了口音。

黄羿听到这话很不舒服。

难道黄大军死一年了,方含梅还没忘了他?怪不得以前我跟她隐晦的表白,她都不答应。

“嫂子,人死不能复生,都一年了,该忘的也得忘了,你得打开你的心窗,迎接新的生活,你还年轻,我先走了。”黄羿骑上摩托车离开。

“你就那么急着去找紫姑娘吗?”方含梅气道,但黄羿已经一溜烟跑了,估计没听到,跺了跺脚,“谁活在过去了?我跟黄大军有夫妻之情,是因为有了灵儿,多了一份责任,但我跟他并没有多深的感情,唯有今年,你对我的照顾和发自内心的关心,我才知道爱情是什么滋味,小叔你真是个木头,难道还要人家脱光衣服给你看了你才知道我的心思吗?”

她抱着黄灵儿走进卧室,从柜子里拿出那套黑色的丁字裤内衣,羞嗒嗒的穿起来,在镜子前欣赏,好像想到了什么,脸色更加羞红,感觉浑身发软,双手不自觉的放在腹部之下。

“妈妈,你那里很痒吗?我帮你挠吧。”黄灵儿天真道。

“呀!”黄灵儿的话惊醒在幻想中的方含梅,急忙穿起衣服,道:“灵儿,妈妈给你熬鸡汤去。”

方含梅急忙走出卧室,走路有点不稳。

黄羿到南山市,已经是中午了,给紫玫瑰打电话。

“玫瑰姐今天是国庆节了,有约了吗?能用你的车带我去了解南山市的畜牧行业吗?”黄羿道。

去谈业务,如果有紫玫瑰陪同,估计好谈一点。

他对南山市的畜牧公司不熟悉,他也不想再去之前购买鸡苗的那家公司。

因为这次鸡瘟事件,可能跟鸡苗品种不够好也有关系,显然,他被那家公司坑了。

“黄羿,我们是服务行业,假期更忙,所以对不起了,要不我把车借给你。”

“算了吧,我可不敢开你的车,我得到驾照后还没正式开车上路呢,万一刮到一点我可赔不起,我去找我同学吧。”

只好打电话给同学陈大龙。

陈大龙是他大学同学,也是大学时期的班长,家里养殖业做得很不错,虽然他和陈大龙关系一般,但去找他应该没错。

刚接通,陈大龙反倒先说话了。

“哎哟我们的黄大学委,难得啊,你竟然打电话给我,之前我还在犹豫要不要给你打电话呢,正好你打来了,今天国庆小长假的第一天,很多同学都有空,想组个局,你来不来?不过我可跟你说了,这是赵磊和华芳芳过几天准备领证才组的局,你不来我们也理解。”陈大龙道。

黄羿脸色一沉。

赵磊和华芳芳都是他大学同学,但关系很恶劣,因为他和赵磊同时喜欢华芳芳,大学的恋爱很纯,华芳芳拒绝了家里很有钱的赵磊,反而接受了学习很好却是穷鬼的黄羿。

毕业后,华芳芳和黄羿同居了两年,最终败给了现实,分手后他才从养鸡场辞职回村。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两人搞到一起。

几年的恋爱,说他对华芳芳没有感情是假的,但既然过去了,他也不想挽回啥的,洒然一笑道:“陈班长,我当然要去,我刚好有事找你。”

“那好,今晚八点,紫云轩大酒店二楼大厅,先在酒店门口聚集,你自己来还是找人接你?”陈大龙道。

“我自己去吧。”

喜欢桃运小村医请大家收藏:()桃运小村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