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前世今生(大结局)

    “火麒麟辰非呢”

    看着吴辰非的‘床’铺上干净整齐丝毫沒有睡过的痕迹皎羽心中突然一阵不安过去每天早上只要他起來都会第一时间过去找她而今天一直沒有看见他

    “星主他……”火麒麟迟疑片刻抬眼看了看皎羽语气变得稍稍有些沉重“他已经飞升归位了”

    “你说什么”皎羽闻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整个身体跌坐在吴辰非的‘床’上“不可能这不可能辰非不会突然离开就算走也不会不和我告别”

    火麒麟早就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叹着气摇了摇头“其实我们回上海之前他就已经收到了指令只不过他想把那边的事情处理好又担心你的修为太低所以一直拖到现在”

    皎羽眼中一热泪珠已滚滚落了下來“他为什么不说他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火麒麟虽然早知人类男‘女’间的情感太过复杂可一路走來看到吴辰非和皎羽两人的情路不易也深深被他们打动

    “鹤仙莫要难过星主临行前特别嘱咐我有些话一定要告诉你请听我说完”

    皎羽止住悲声却止不住大滴大滴的眼泪“好你说”

    火麒麟背转身他不愿看着皎羽那双泪汪汪的眼睛这鹤仙和星主的一段孽缘本身就是命中注定尽管她并不知情但今天自己还是要告诉她

    “鹤仙应该知道星主本是天上的魁星是位列仙班的上仙他虽然天纵英才、绝顶聪明却并无半点男‘女’之情的经验也根本不懂‘女’儿家的心思

    鹤仙你本是王母座下的一只祥鸟专‘门’负责在蟠桃盛宴上给众仙家分发仙桃那一年星主受邀参加蟠桃大会酒醉之后诗‘性’大发写下了一首旷世绝句当时参加盛宴的众仙无不拍手称绝而这其中便有鹤仙在内”

    皎羽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惊愕地看着火麒麟说不出话來火麒麟在房中踱了几步继续说道:“那次之后鹤仙对星主念念不忘又无人倾诉日久积疾竟大病一场王母知你病重亲自前來看望方才知道你的病根皆因相思而起

    王母宽厚念你多年忠心便将星主唤至殿下想要促成你二人姻缘孰料星主不懂男‘女’之情更无法接受仙禽相恋竟不顾王母的面子断然拒绝拂袖而去

    星主去后鹤仙便沉疴蔼蔼再无生念眼见便要断命王母情急之下禀明‘玉’皇二人密议之下决定给星主安排一段尘世历练令他明白儿‘女’之情的可贵”

    “你是说……我们这一段千年恋情竟是早已安排下的”皎羽震惊之下已经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只凭着本能问出一句

    火麒麟点了点头“鹤仙所言极是你们这几世轮回便是王母与‘玉’帝早已定下的”说到这里他回身看了一眼皎羽见她的悲伤早已被惊骇所代替眼中满是惊疑之‘色’

    “两人定下计谋后鹤仙也已油尽灯枯王母便就势将你送入人间并叫道人点化引你修行王母又命人设计困住星主将他变成两个分身送入凡间”

    “两个分身”皎羽更加不解她在凡间只遇上了一个吴辰非又何來两个分身

    火麒麟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身体“我现在用的这个皮囊模样便是星主的一个分身”

    “你说虬喙难道虬喙便是辰非的一个分身”皎羽此时已经‘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正是万事皆有因果虬喙的内丹归入星主体内并不是偶然而是物归原主也正因为内丹归体他才可以再度恢复星仙修为重返天庭王母将这个分身送到鹤仙身边也是为了让他能赎偿令你伤心而亡的罪孽”

    “可是……”皎羽抬起自己右手手腕上的墨‘玉’手镯一如既往发出温润的辉光温暖入心“我们是被这块墨‘玉’连在一起才经历几世磨难终不分开的”

    火麒麟笑了笑“鹤仙可知这块墨‘玉’的來历当年蟠桃盛会上星主酒醉写下绝句时便是鹤仙为他开砚磨墨王母将这方砚台掷入凡间于是手镯、指环还有昆仑山镇住龙脉的墨‘玉’池镇便都是取自这块砚台了”

    听到这里皎羽突然感到一阵头晕伸手撑住身体这才沒有倒下随后眼泪再次夺眶而出“既然王母有心成全为何此时要辰非离开”

    火麒麟叹了口气沉声说道:“星主此次凡间练情虽然重在一个情字可也有别的用意他虽然才高八斗、聪颖过人但难免自恃才高、心生傲气、不服统领此次入世‘玉’帝也想让他做些拯救万民苍生的事然后回去后才能委以重任

    鹤仙原本为禽体吾皇慈悲感念你的真情这才让你转世为人至于修为那就要勤加练习了现在让星主回去一方面是因为天宫现在人才匮乏急需星主大用另一方面王母也想再考验一下你们是不是真的永不相负”

    想起吴辰非迫不及待地给自己打通经脉、渡气提劫皎羽终于明白他是早就知道自己即将离开所以希望她早日飞升与他团聚

    “你是辰非的坐骑为何不与他一起走”

    “星主位列仙班不可违抗天命可我是坐骑不在天命管辖范围之内可以不随星主归位他不放心鹤仙执意叫我留下來保护你们非到鹤仙渡过紫气天劫不得离开”

    “那么乌虚道人也是王母安排的劫数”

    火麒麟笑了“这样的人王母不用安排人间还会少吗”

    皎羽沉默半晌沒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抬头再次问道:“魅儿呢魅儿为什么要死”

    火麒麟指了指隔壁“死即是生生即是死想想阿布央你就知道魅儿是怎么回事了”

    “她……魅儿转世……”

    火麒麟沒有回答只是笑着点了点头万物皆轮回似乎在这一刻所有的疑问都得到了解答

    知道了所有的一切皎羽似乎变得更加沉静“你说的这些辰非自己都知道”

    “是的星主都知道我们在昆仑山闭关修**法的时候我帮他打开灵台他就全部想起來了”

    皎羽轻轻点了点头吴辰非果然已不是懵懂少年早已不会被小的挫折打倒也学会了为自己心爱的人承担一切

    既然一切都有定数那么她能做的就只有拼命修炼尽早与吴辰非团聚皎羽沒有再说什么擦干脸上的泪水一步步地走出了木屋來到湖边

    微风拂來湖水‘荡’漾层层水‘波’间撩动多少少‘女’的情愁

    皎羽站在湖边长长地乌发被清风吹起在风中扯成缕缕相思白‘色’的衣裙在和煦中翩然舞动映衬着仙‘女’一般的人儿如画般明眸皓齿、眼‘波’流动北归的大雁在天上发出欣悦的鸣叫从头顶悠然飞过水中的鱼群被这一切‘迷’住仿佛被定身在水‘波’间忘记了游动

    皎羽看看碧蓝的天空噙着泪水绽开美丽的笑容吴辰非的笑脸仿佛在空中出现深情地注视着这被思念浸透的姑娘

    “辰非等着我我们一定会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