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 剑杀黑龙门弟子

陈轩看着这黑龙门的地盘,都有些怦然心动,也是黑龙门还是远了点,不然就直接把这个黑龙门给霸占了,用来作为自己修炼的地方。

最终,陈轩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黑龙门虽然好,那也只是环境好而已。

黑龙门也没有特殊的地方,灵气也不算是多么的充裕,加上位置太远了,对陈轩来说,吸引力也就减弱了很多了。

黑龙门的山门,显得比较大气,朱红色的大门,在门前的两边,摆放着两尊神兽石头雕塑,大门的上方有一个长长的横梁,上面雕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长龙。

“什么人?”

大门口,走出来一个守门弟子,他看到了陈轩和慕容秋雨,便态度凶狠地问道。

黑龙门的弟子,态度很是嚣张。

哪怕黑龙门不是隐世门派,连个最末流的半隐门都算不上,但是黑龙门的弟子就是有一种蜜汁骄傲,觉得自己是黑龙门的弟子,就不是普通人了,就是很牛X的存在了。

就像这个守门弟子,只是黑龙门最外围最底层的人物,他也觉得自己是牛X轰轰的,所以对陈轩和慕容秋雨的态度就非常的恶劣。

陈轩和慕容秋雨,都懒得搭理这个守门弟子,就直接朝着黑龙门的大门方向走去。

“闲杂人等,不得踏入黑龙门半步……”

守门弟子倒是很尽责,他马上就拦住了陈轩和慕容秋雨,同时还取下了一根铁棍,直指陈轩和慕容秋雨。

“滚……”

陈轩直接一脚,就把这个黑龙门的守门弟子给踹得飞了出去。

“啊……”

这个黑龙门的守门弟子,倒在了地上,发出了一道凄惨的叫声,

陈轩刻意留了力量,没有直接杀死这个黑龙门弟子,而是留下了这个黑龙门弟子的一条命,陈轩需要这个黑龙门弟子去通风报信。

黑龙门弟子,马上就吼了起来:“来人啊,有人擅闯山门!”

“唰唰唰……”

马上,就有一群人,冲了出来。

这群人,都手握长棍、长刀、红缨枪等武器,这些都是黑龙门的人。

“何人?如此大胆,擅闯我黑龙门,找死……”

其中,一个拿着流星锤的胖子,瞪着大眼睛,怒视着陈轩。

这人长得奇丑无比,塌鼻梁,朝天鼻,两根眉毛如同尖刀直插天空。

“吴执事……”

其他黑龙门的人,纷纷都看着这个长得奇丑无比,提着流星锤的男子。

他叫吴庸,是黑龙门的一个执事。

执事,是黑龙门的一个管理层,当然是最低的管理层。

在执事之上,有舵主、堂主、护法、长老、宗师、掌门、太上掌门等更高级别的管理层。

吴庸,怒视着陈轩和慕容秋雨,说道:“擅闯我黑龙门山门,你们这是在找死,我黑龙门的权威,不容侵犯!”

“呵呵……”

陈轩冷笑,耸了耸肩。

黑龙门?权威?

这些话语,落在陈轩的耳朵里,就感觉是特别的讽刺。

陈轩只觉得,这个吴执事,特别的无知,鼠目寸光。

“杀了他……”

吴庸,也懒得废话了,他直接挥手。

瞬间,就有几个黑龙门的弟子,飞快地朝着陈轩和慕容秋雨冲了过去,他们挥动着手中的武器,就对着陈轩和慕容秋雨给杀了过去,他们这是抱着对陈轩和慕容秋雨的必杀之心呢。

“唰唰唰……”

陈轩都还没动,慕容秋雨,先提着长剑,就冲了出去。

只见慕容秋雨挥剑,在剑光缭绕之间,这几个黑龙门的弟子,就脖子被剑气割裂,倒在了地上,成了剑下亡魂,死得不能再死了。

就这么几个黑龙门的小虾米,都还不需要陈轩动手,慕容秋雨就完全可以搞定了。

慕容秋雨好歹也是天剑门的女弟子啊,而黑龙门连半隐门都不算,黑龙门的弟子功夫就自然是不如慕容秋雨的。

“上,一起上……”

吴执事继续挥手。

看到自己这边几个弟子被杀死了,吴执事的内心是崩溃的。

接着,一大群黑龙门的弟子,都挥动着武器,朝着慕容秋雨给冲杀了过去。

“喝……”

慕容秋雨一声咋呼,就继续挥剑,朝着黑龙门的弟子杀去。

噗噗噗……

当一剑又一剑落下去,这些黑龙门弟子,也就一个个都被杀得倒地身亡。

越来越多的黑龙门弟子,朝着慕容秋雨涌去,就如同虫潮一般,但慕容秋雨是丝毫没有畏惧,她四平八稳地挥剑、击杀,一剑落下,就能够挑断一人的喉咙,直接把这个黑龙门弟子给杀死。

眼睁睁地看着黑龙门的弟子被杀死一大片,吴庸是气急败坏,内心崩溃呢。

很快,这一群黑龙门的弟子,都被慕容秋雨给如数杀死了。

杀死这群黑龙门弟子,慕容秋雨是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吴庸,面如死灰。

“上,一起上……”

吴庸继续挥手。

但是,吴庸身后剩下的黑龙门弟子,都萎缩不前,不敢去跟慕容秋雨正面对抗了。

“你们……”

吴庸气得崩溃。

但,他自己也不敢贸然上前,如果打输了,甚至被打伤了,也很没面子。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来黑龙门挑事?”

吴庸忍着内心的愤怒,问道。

黑龙门的弟子,都被杀了几十个,却连陈轩和慕容秋雨的身份都不知道,吴庸也很绝望加无奈啊。

“我是天剑门弟子,慕容秋雨……”

慕容秋雨,倒也是很坦诚,丝毫不隐瞒自己的身份。

“小爷是世俗界修炼者,陈轩……”

陈轩也淡淡说道。

陈轩也很淡然。

世俗界修武者,也不丢人啊。

黑龙门,其实也是属于世俗界,只是偏离了正常的世俗界。

听到陈轩是世俗界的,吴庸就放下了戒备,他对陈轩,就没有太多危机感了。

世俗界的修炼者,也没有报出什么门派,那不就是散修么?

就算是有门派又如何?难道,在世俗界,还有比无极门更牛X的门派吗?

很显然,世俗界,找不到什么比无极门更牛X的门派了吧。

而慕容秋雨,是天剑门的弟子,这让吴庸有点儿担忧了。

毕竟,天剑门是隐世门派,哪怕只是半隐门里面相对弱小的隐世门派,那也是隐世门派啊,也是比黑龙门底蕴更强的存在啊。

“难怪这小丫头剑法如此了得,她竟然是天剑门的女弟子……”

吴庸的内心,有了个基本的判断。

对慕容秋雨,吴庸就带着一抹担忧。

“慕容姑娘,我黑龙门,跟你天剑门,没有深仇大恨吧?你们,为何要来闯我黑龙门山门,杀我黑龙门弟子?我黑龙门惹了你们了?”

吴庸看着慕容秋雨,带着一种敬畏的目光问道。

“哼,你们黑龙门,恶事做尽,丧尽天良,抓世俗界的童女做祭祀品,你们的良心被狗吃了吗?我们今日前来黑龙门,就是来给这些女孩讨个公道……”

慕容秋雨很是愤怒地说道。

她性格单纯,善良,但也有嫉恶如仇的一面。

对待黑龙门这种刽子手,慕容秋雨也是非常狠辣的,是不留任何情面的,这种人,就该死,一死了之,免得祸害世间。

“原来是为这事儿而来啊……”

吴庸心头,有了计较,知道了慕容秋雨和陈轩前来黑龙门搞事情的原因。

顿了顿,吴庸看着慕容秋雨,接着说道:“慕容姑娘,这事儿,是我黑龙门和无极门之间的事情,我黑龙门,都是替无极门办事,你是天剑门的弟子,你来插手,这不合理吧?”

吴庸畏惧慕容秋雨,因为慕容秋雨是天剑门的女弟子。

吴庸现在就搬出无极门来。

无极门,也是半隐门的隐世门派,是比天剑门底蕴更深,实力更强,人员更多的半隐门。

吴庸这就是在狐假虎威,想要借助无极门的威名,来震慑慕容秋雨,希望慕容秋雨能够知难而退。

慕容秋雨,又何尝不知道吴庸内心的真实想法呢?

“呵呵……”

慕容秋雨轻笑,然后说道:“你搬出什么无极门,都没用,这个事,不地道,违背天理,我要为这些贫苦女孩子讨个公道,我才不管你们是跟什么门派合作呢!”

“哈哈哈哈,慕容姑娘,你真的可笑至极呢!”

吴庸冷笑了起来,笑声特别的诡异。

“我怎么可笑了?”

慕容秋雨愣了愣,问道。

“你作为天剑门弟子,竟然为了这点小事,就来黑龙门搞事情,杀我黑龙门弟子,你这么做,得到了你门派长老的支持了吗?我黑龙门,也是为隐世门派无极门做事情,你这么做,你到底是站在隐世门派这一边,还是站在世俗界蝼蚁的这一边?为了这种事情,来我黑龙门杀人,你不是很可笑么?”

吴庸冷笑,怒视着慕容秋雨,问道。

吴庸是真的不能够理解慕容秋雨的脑回路。

慕容秋雨道:“呵呵,你们残害无辜百姓,我只是来替天行道而已,我没有做错!”

“好一个替天行道?”

吴庸暴怒,接着说道:“这世界,哪有什么替天行道?这世界,不就是弱肉强食吗?这些少女,被无极门弄去做祭祀品,这就是她们应有的天道,她们不能怪什么,要怪,就只能怪她们命不好,出身不好!”

“没错,弱者,就该被强者任意践踏,甚至被收割生命,这是弱者该有的命数,这才是天道轮回……”

站在吴庸身边的,一个黑龙门弟子咬牙切齿地说道。

“你们……你们简直是强词夺理,胡说八道……”

慕容秋雨气得崩溃。

她是不认可这个说法的。

凭什么弱者的性命就不是命呢?

慕容秋雨,是有一种最原始最朴素的生命观,她觉得,只要是人类的生命,都应该被尊重,都值得被尊重。

吴庸为代表的黑龙门弟子,任意践踏弱者的生命,在慕容秋雨看来,就是不对。

但,慕容秋雨却不知道该如何辩驳了,她本来也不是那种巧舌如簧的人。

喜欢山村小神医请大家收藏:()山村小神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