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 老祖宗,请杀敌

“黄家,一群土鸡瓦狗,尔等,今日都要死在这里,老子要杀死你们,明年的今日,就是你们的忌日!”

陈轩眼神阴冷,目光坚毅,语气生冷。

他下了杀心,就必须杀死黄家的所有人,片甲不留。

这都是黄家自找的。

黄家这种家族,家风不好,这是黄家走向衰败,甚至走向灭亡的必然。

从黄子诚开始招惹陈轩,对陈轩下死手,再请来黄家修武者想杀了陈轩的那天晚上开始,黄家的祸根,就已经埋下了。

黄家如此就此罢休,倒也能够躲过一劫。

但,黄家继续作死,请来了四个狙击杀手去暗杀陈轩,这就把黄家推向了灭亡的深渊。

黄家的这种家风,注定了这个结局。

哪怕是没有黄子诚去招惹陈轩,黄家暂时安然无恙,那也只是暂时的。

长久来说,黄家覆灭,是必然。

因为,黄家一代不如一代。

黄家子弟,到了黄子诚的这一代,不但守不住祖先打拼下来的基业,更是要坏事做尽,招来横祸。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陈轩现场诵读了一首诗。

唐朝农民起义领袖黄巢的《不第后赋菊》。

这首诗,杀气很重。

陈轩现在读出这首诗,也正好代表了他现在的心境,他就是动了杀心,对黄家动了杀心。

陈轩是打断大开杀戒了。

天空中的雪花,朵朵漂亮。

空气中弥漫着萧杀的气氛。

黄剑武,还有其他黄家子弟,都感觉到更冷了,一种悲惨凄凉的情绪,萦绕在众人的心头呢。

“小子,别嚣张,让我来会会你……”

柏鹰,瞬间从黄剑武的身边冲出来。

“轰……”

柏鹰全身,气势暴涨。

杀气,从柏鹰的身上涌出。

柏鹰身上弥漫而出的杀气,压住了空气之中的萧杀气息。

柏鹰是修武者,是强大的修武者,是黄家功夫最高的修武者。

柏鹰比被陈轩才杀死的那个修武者厉害了许多。

平日,柏鹰就是在黄剑武的身边,贴身保护黄剑武。

柏鹰很少动手。

黄家这种庞然大物,也难以遇到真正的对手。

今日,黄家遭遇危险,柏鹰不得不出手。

“你?”

陈轩冷笑,朝着柏鹰勾了勾手指,对柏鹰是不屑一顾。

在陈轩看来,柏鹰,真的太菜了。

柏鹰哪怕气势暴涨,杀气弥漫,看起来很牛X。

但,落在陈轩的眼里,柏鹰还是一个垃圾而已。

陈轩只说了一个字。

就是。

你。

这个字,铿锵有力。

落在柏鹰的耳朵里,那就是无尽的羞辱。

柏鹰明白,陈轩这是瞧不起他。

“杀……”

柏鹰嘴里,含混地喊出了这个字。

然后,就见柏鹰,如同雄鹰搏兔一般,飞快地冲向了陈轩,然后一拳对着陈轩杀去。

“勾杀拳……”

柏鹰施展的,是勾杀拳。

这一拳,有力量,有速度,也有技巧性。

勾杀拳,是柏鹰自创的绝技。

勾拳和直杀拳合并衍化,就成了勾杀拳。

柏鹰用勾杀拳,杀死了不少对手。

现在,对战陈轩,柏鹰就施展出勾杀拳。

柏鹰是打算一击必杀,杀死陈轩。

眼看着柏鹰的拳头杀来,陈轩的身影,突然一闪,一下子就躲开了柏鹰的这一道勾杀拳。

“就这点能耐?”

陈轩神色古井无波,淡淡说道。

柏鹰的这实力,在陈轩看来,确实是差之太远了。

柏鹰气急败坏,再次对着陈轩的方向冲杀而去。

“嗤……”

这一次,柏鹰的右手大拇指和食指,形成一个钩子,对着陈轩掐了过去。

陈轩这次没有躲闪。

等到柏鹰的这一招杀来,陈轩都懒得再废话,他屈指一弹。

一道劲气,就从陈轩的指尖迸溅而出,对着柏鹰冲去。

下一刹那,柏鹰就倒在了地上。

看到柏鹰突兀倒地,黄剑武,还有黄家其他子弟,以及黄家剩下的修武者、护卫们,都身体僵硬,一个个神色诧异,目瞪口呆。

柏鹰怎么突然就倒在地上了?

柏鹰的额头上,还有个洞。

一个血淋淋的洞。

他们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陈轩刚才随意的屈指一弹,迸溅出的杀气,杀死了柏鹰,在柏鹰的额头上洞穿了一个巨大的伤口,这是导致柏鹰倒地身亡的直接原因。

但,大家都没看清楚陈轩的动作。

也是陈轩的速度太快了,让他们根本就来不及看清楚。

这就是强者的姿态。

陈轩这样的强者,碾压柏鹰,出手太快,让人眼花缭乱,都看不清楚真相。

反正,柏鹰是死了。

死得不能再死了。

看到柏鹰倒地身亡,黄剑武等人,心如死灰。

柏鹰可是黄家,最厉害的修武者啊。

现在,连柏鹰都被陈轩给杀死了,黄家还有何依仗?

“杀……”

这下,陈轩冲出去了。

只见陈轩手握着一把锋利的短剑,他冲入了人群,见人就是疯狂的砍杀。

短剑落下,就有鲜血飞溅而出,接着就有人倒地身亡。

“啊啊啊……”

黄家众人,被吓得惊叫,四处逃窜。

他们都被吓得肝胆俱裂了。

他们也飞快逃跑,只想保住自己的性命。

让他们感到无奈的是,他们再怎么逃,都是无济于事的,他们无法逃出黄家大院。

整个黄家大院,就像是被一层无形的屏障给包裹了起来,让他们无法冲出去。

很快,剩下的这群黄家修武者和护卫,都被陈轩给杀死了。

陈轩挥剑,起落之间,就是鲜血飞溅,就有修武者和护卫倒地气绝身亡。

“哎……”

看着自家的护卫倒地身亡,黄剑武的心,是拔凉拔凉的。

二十三秒,陈轩就杀光了黄家剩下的修武者和护卫。

陈轩的短剑上,滴落一滴猩红的鲜血。

剑尖之上,还有热温。

“啊,啊……”

黄家子弟,个个被吓得心惊胆战。

他们早就尝试过,想要逃出黄家大院,离开得远远的,只想跟黄家撇清关系都行。

只要能够保住小命,一切都好说。

奈何,他们无法扭转乾坤。

一团无形的屏障,把黄家大院锁定着,让人出不去,也让人进不来。

黄家大院外面的人,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是陈轩早就设下的屏障。

陈轩用一个阵法来设置的屏障。

陈轩要在黄家大开杀戒,他还是要注意一下影响,总不能把事情搞得太大,让黄家被满门屠杀的事情被龙潜市的市民围观。

陈轩不怕,但这么做,就不好,影响市民的情绪,让市民担心自己的安全,这是不好的。

“你……你杀我父亲,我跟你拼了……”

一个青年人,提着一块砖头,就冲向了陈轩。

这个青年人的父亲,是黄家的一个护卫,才被陈轩给杀死了。

当这个青年人冲向陈轩的刹那,陈轩就挥动了手中的短剑。

“噗……”

短剑挥落下去,这个青年人被剑气从头到脚,给切成了两个半截。

鲜血四溅。

“啊……”

黄家子弟,吓得崩溃,有胆小者,惊叫,甚至大哭而出。

再也没有人,胆敢上前。

他们都怕死。

尤其是像这个被砍成两半,死的状态也太凄惨了。

人,都是趋利避害的。

哪怕是在死亡的前夕,都还是会做出对自己最为有利的选择。

他们哪怕是死,也还是想选择一个相对更体面的方式。

就算是死,还是留个全尸比较好吧,这是他们最后的诉求了。

“杀……”

陈轩提着短剑,继续冲向了人群,对着这群黄家子弟冲杀而去。

“噗噗噗!”

当陈轩手起剑落之间,就有黄家子弟被陈轩砍断手脚,或者是被割破咽喉,反正不是被杀死,就是被断手断脚。

一个字,惨。

眨眼之间,陈轩就杀死了十多个黄家子弟。

“不……”

黄剑武,崩溃,跪地。

他马上对陈轩磕头。

“咚咚咚……”

“别,别杀了,别再杀我黄家子弟了,你杀了我吧,我愿意一个人背负黄家的过错,你杀了我吧,放过我的子孙……”

黄剑武,跪地,磕头,哀求。

现在,黄剑武是后悔万分。

早晓得事情会演变到这个局面,黄剑武肯定一早就对陈轩下跪哀求了。

后悔已然来不及了,黄剑武唯有保住自己的子孙。

他已经是个垂垂老者,离死亡也不远了,哪怕是死了,也是一点儿都不可惜的。

但,他的子孙,都被陈轩全部给杀死的话,那么黄家就彻底完蛋了。

保护黄家的血脉,是黄剑武现在唯一的希望了。

只有保住黄家的子孙,黄家才能够延续下去。

“呵呵……”

陈轩冷笑,说道:“老狗,现在,你说什么都没用了,小爷就是要屠杀你黄家满门,你这条老狗,现在做一切的挣扎都是没用的,你黄家,从一开始,就错了,错了,就要承受这个代价,虽然这个代价有点大,但这都是你黄家的选择,是你这条老狗的选择,这可怨不得我!”

“你……你真的要对我黄家赶尽杀绝?”

黄剑武问道。

“自然!”

陈轩说道。

手腕一抖。

剑气弥漫。

杀气萧瑟。

“你……你可别逼我啊……”

黄剑武怒道。

“逼你?”

陈轩冷笑。

小爷怎么逼你了?

这一切,不都是你自己的选择么?

“老狗,你还有什么压箱底的本事?都使出来吧?”

陈轩问道。

“小子,都是你逼我的……”

“老祖宗,现身吧,救你黄家后人……”

黄剑武一口咬破舌尖。

瞬间,黄剑武就口吐一口舌尖精血。

接着,从黄剑武的身后,一下子就冲出来了一道虚影。

下一刹那,这道虚影,就化为了一个人的实体。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老祖宗?”

还活着的黄家子弟,看到了这个须发老者,个个都面色诧异。

老祖宗,不是死了多年么?

怎么会突然现身?

这不符合现实啊。

“黄家遭遇灭门危机,不肖子孙黄剑武,请求老祖宗,杀了这小子……”

黄剑武跪在地上,对着这个须发老者磕头,苦苦哀求。

喜欢山村小神医请大家收藏:()山村小神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