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何玉霞的委屈

刘寒博,面色凄惨,神情崩溃。

陈轩下手太狠辣了,直接把艾威的手筋脚筋都给挑断了,这个场面,让刘寒博看到了感觉得肝胆俱裂啊。

“你……你……”

看着陈轩,刘寒博说话都打哆嗦。

刘寒博最大的依仗是铁砂掌修炼者梁彬。

现在梁彬被陈轩打败了,梁彬都已经跑了,他刘寒博现在是无依无靠了啊。

陈轩看着刘寒博,再指着地上的柳叶刀,说道:“把刀,给捡起来!”

“我……我……”

刘寒博还是战战兢兢的,不太明白陈轩为什么非要让他把柳叶刀给捡起来。

“你他吗耳朵聋了吗?老子让你把刀捡起来呀!”

陈轩怒吼了出来。

“是……是……”

刘寒博马上把柳叶刀给捡了起来。

“用刀,捅你的大腿……”

陈轩接着说道。

“不……不……”

刘寒博狂吼了出来,他瞪着陈轩,说道:“小子,你别太过分了,我是刘寒博,我是大老板刘寒博,江都市的很多娱乐场所,都是我刘寒博的产业,你这么逼我,跟我刘寒博作对,你是在找死啊……”

“啪……”

陈轩飞快地甩了刘寒博一道响亮的耳光,打得啪的一声响。

同时,刘寒博的脸颊之上,也就腾起了五道清晰的手指印。

“刘老板啊?你好大的威风啊……”

陈轩甩了甩手,瞪着刘寒博。

被陈轩这么狠狠地打了一耳光,刘寒博现在是屁话都不敢说一句,这个姿态也是够狼狈的,但他没办法,这一切都是他刘寒博咎由自取啊。

酒吧里面的所有人,看着刘寒博的这个姿态,也都噤若寒蝉,他们现在再也不担心陈轩的安危了,因为陈轩就是顶级高手啊。

陈轩这样的顶级高手,是无所畏惧的,哪怕刘寒博是大老板又如何呢?他刘寒博,还不是一样,要被陈轩给拿捏得死死的呢。

刘寒博说道:“小子,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还是别太过分了,别玩火啊!”

“哦,你威胁我啊?”

陈轩看着刘寒博,冷冷一笑,问道。

“……”

刘寒博什么都没说。

他也不敢直接承认威胁陈轩吧。

陈轩这种强者,他刘寒博敢威胁吗?

对刘寒博来说,现在,保住自己的面子确实很重要,但,保住自己的性命和身体的周全,更为重要啊。

只是,在保全面子,和保全性命和身体的选择之中,刘寒博很纠结,他陷入了一种两难的境地。

保全面子吧,遇到陈轩这种杀伐果断的狠人,他也难搞。

保全性命和身体的周全呢,他的面子又往什么地方搁呢?

他好歹也是大老板啊,江都市娱乐行业的大佬啊。

就这么丢了面子,他刘寒博日后还能怎么混呢?

反正,刘寒博是横竖都难啊。

“捅啊,使劲,捅你大腿,你不捅,是要老子代替你捅吗?”

陈轩瞪着刘寒博,眼神一冷,声音冷漠,语气更是带着一股子不容置否不容抗拒的味道。

刘寒博被陈轩的这个态度吓得身体一颤,他还是没办法,只有紧紧地抓住柳叶刀,就在自己的大腿上插了一刀。

“啊……”

当柳叶刀插入了大腿里面之后,刘寒博就忍不住惨叫了起来。

强烈的痛楚,让他刘寒博有些难以承受啊。

“用力呀,力气这么小,你这是没吃饭吗?还是需要我代劳?”

陈轩接着喝骂刘寒博。

刘寒博虽然内心深处特别的愤怒,但他也没有任何办法,还是只有依从陈轩的,抽出了柳叶刀之后,就继续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地插下去。

刘寒博这么做,是真的让他感觉到了无比的痛楚。

“啊……”

刘寒博继续惨叫着。

“这……”

银狐酒吧里面的所有人,都表情凝固,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陈轩这也太狠了啊。

哪怕你武力上能够碾压刘寒博,你这么对刘寒博,岂不是找死的行为吗?

不过,这些想法,都是他们在心头想一想而已,也不可能把这些想法拿到台面上来说的,毕竟他们也不敢招惹陈轩这样的杀星啊。

看到刘寒博提刀狠狠地捅自己,已经变得很顺从了,陈轩也就不再去管刘寒博了,陈轩便对何玉霞说道:“何玉霞,我们走吧!”

“嗯……”

何玉霞点了点头。

何玉霞是一刻都不想呆在这个地方了。

陈轩和何玉霞,走下了这个舞台。

陈轩带着何玉霞,去了周华贵、胡宝玉和王飞他们三人所在的卡座。

“老四,你太牛了……”

周华贵朝着陈轩竖起了大拇指。

陈轩淡然一笑,对周华贵他们说道:“老大,老二,老三,你们慢慢玩,今晚玩开心,我先送何玉霞离开这里!”

“好啊……”

周华贵他们,都还是有点儿不好意思,主要是因为何玉霞在这里,让何玉霞看到了他们搂着妹子的这种场面,还是多多少少有点儿尴尬的。

陈轩带着何玉霞离开了银狐酒吧。

走出了银狐酒吧,陈轩本来是打算先送何玉霞回家的,就在陈轩准备打出租车的时候,何玉霞的肚子咕咕叫了一下。

陈轩看着何玉霞。

何玉霞脸蛋儿红红的,她有些不好意思。

陈轩问道:“你饿了?”

“嗯嗯……”

何玉霞红着脸蛋儿点了点头。

“走,我带你去吃东西!”

陈轩拉起何玉霞的手,就把何玉霞往附近的夜市美食摊的方向带去。

被陈轩这么牵着手,何玉霞的内心深处是有一丝丝羞涩的,但她还是没有挣扎反抗,也就任由陈轩这么牵着她的手往前走。

何玉霞的心头,在砰砰砰地跳动着。

陈轩也不知道何玉霞心头羞涩,只是感觉到何玉霞的手板心出着汗。

陈轩就带着何玉霞,很快就到了这附近的夜市美食摊,找了一家大排档店坐了下来。

陈轩点了火爆黄喉、尖椒兔子、红烧豆腐鱼、麻辣鳝断、炒丝瓜、青椒皮蛋、麻辣猪耳朵,再点了一盆蛋炒饭,让蛋炒饭先上上来,让何玉霞填填肚子。

很快,蛋炒饭被端上来了,陈轩马上给何玉霞盛了一碗蛋炒饭,让何玉霞先吃蛋炒饭填肚子。

“何玉霞,快吃吧……”

陈轩把蛋炒饭递给何玉霞,温柔地说道。

“谢谢你,陈轩……”

何玉霞特别的感动,端起蛋炒饭,就开始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看着何玉霞吃饭,陈轩都有些心疼呢。

何玉霞,还真的是个可怜的姑娘啊。

陈轩就安静地看着何玉霞吃东西。

等到何玉霞吃完了一碗蛋炒饭之后,何玉霞的面色都红润了很多,气色都变得更好了,何玉霞的精气神也就变得更为饱满了。

看到何玉霞的精气神变好了之后,陈轩的心情也就好了很多。

这个时候,陈轩点的其他菜也被店员端上来了。

陈轩拿起筷子,先给何玉霞夹了一块豆腐鱼,说道:“何玉霞,来,吃块鱼,趁热吃!”

“谢谢你,陈轩,我自己来……”

何玉霞显得很是不好意思,她还是把陈轩夹给她的鱼快速地吃了起来。

陈轩也开始吃了起来。

吃着,陈轩开始和何玉霞聊天。

陈轩问道:“何玉霞,你为什么要去银狐酒吧这种场所打工?你是非常缺钱吗?家里的困难,是不是完全没法解决了?”

“我……”

何玉霞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

何玉霞的眼角,挂着点点泪花。

看到何玉霞这要哭不哭的样子,陈轩的心头有些紧促,他温柔地说道:“何玉霞,有什么委屈,你就说出来吧,如果你觉得我还可靠,你还愿意把我当朋友的话,你就把你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告诉我吧!”

“呜呜呜呜……”

何玉霞先哭泣了起来。

陈轩拿出了一片湿纸巾,递给了何玉霞,说道:“擦擦!”

“谢谢……”

何玉霞接过了湿纸巾,先擦拭了自己眼角的泪水,然后再才慢慢开口,把她心中的委屈朝着陈轩倾诉了出来。

何玉霞说道:“陈轩,我……我的妈妈,生病了,病得特别严重……她常年卧病在床,没有了劳动能力,我要照顾我妈妈,我家里也没有什么收入来源,而我爸爸,他特别沉迷赌钱,整天都是在赌桌之上呆着,他不但不帮家里赚一分钱,反而是输光了家里的一切,连家里的旧电视都被他搬出去卖掉了,他也不照顾我妈妈,哎,我妈妈太可怜了,为了照顾我的妈妈,也为了给妈妈买药吃,我就不得不勤工俭学,只要是能够赚钱的事情,不违背我底线的事情,我都愿意去做,在学校,我愿意勤工俭学,我愿意去图书馆帮忙,在校外,只要是能打工,我也愿意付出劳动,就比如去银狐酒吧打工,可是,我一个女孩子……”

说到这里,何玉霞的情绪就显得特别的激动,有些情绪失控了,她就这么哭兮兮的,就是这么个样子。

陈轩看着何玉霞的这个样子,内心自然而然升腾起了一股子保护欲。

陈轩马上温柔地说道:“何玉霞,想哭,就先哭出来吧!”

“呜呜呜……”

何玉霞就哭得更厉害了,她直接趴在了陈轩的身上,眼泪都打湿了陈轩的衣服。

喜欢山村小神医请大家收藏:()山村小神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