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恶心的一家子

“你……你现在都有上千万资产了?这……这怎么可能?你这种穷B,怎么可能在短短时间内拥有这么多财富?”

黄粱做出了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看着陈轩。

黄粱的内心深处,确实是带着无尽的质疑。

他就是觉得,陈轩是个垃圾。

陈轩是个穷B。

陈轩这样的穷B,家里是偏远农村的,往上数十八代都是贫下中农,毫无人脉背景,毫无社会资源,穷得只有穿地摊货,连牛排都舍不得吃,连三十块钱一杯的星巴克都舍不得喝。

他这样的穷B,就是任人宰割的对象。

也正是因为陈轩这种毫无背景的穷B,才导致了黄粱和徐伟一年前使劲欺负陈轩,直接诬陷陈轩,导致陈轩失去了学籍,直接退学了。

如果陈轩是个稍有背景的人,黄粱和徐伟也不敢狠狠地欺负陈轩了。

“呵呵……”

陈轩轻笑,说道:“你就笃定,我这辈子都翻不了身发不了财?就一辈子当个穷B?还是,你觉得我在骗你?我特么马上要你的命,我至于骗你?如果我还是以前那个穷B,我能找来杀你?我会面对你家的钱财无动于衷?”

“……”

黄粱心头一颤,面色大变。

陈轩的这番话,是完全说到点子上去了。

如果他还是个穷B的话,他肯定是不会面对钱财而不受魅惑。

既然他能够面对钱财而不心动,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自己已经赚了不菲的财富。

至于他是靠什么赚的钱,这一点,其实黄粱都不需要去过多了解了。

黄粱现在,要做的,就是保住自己的小命。

黄粱说道:“陈轩,你……你饶了我吧,当年,是我做错了,但,我现在已经知道错了,那就宽宏大量,饶了我吧……”

“宽宏大量?饶了你?尼玛的,你的脸皮,是真的够厚的呀……”

陈轩冷笑着说道。

宽宏大量?

去你老母的宽宏大量啊。

对陈轩来说,什么瘠薄宽宏大量,都是虚的。

如果不杀黄粱,陈轩道心不稳,求不得内心的大自在,这对陈轩的修炼是有非常大的麻烦的,到时候陈轩很可能是要走火入魔,甚至筋脉寸断的。

宽宏大量是不可能宽宏大量的,这辈子都不会宽宏大量的,陈轩现在要做的,就是杀伐由心,该杀之人,是一定要杀掉的。

当然,陈轩也不是那种滥杀之人,他不可能无缘无故杀人。

只是,确实是招惹了他,还是行为很恶心,或者是祸害了他的家人,要么就是那种做了伤天害理的该杀之人,陈轩是肯定要杀掉的。

像眼前的黄粱,那就是必杀之人。

因为黄粱的行为太过分了。

黄粱就为了满足自己的恶趣味,满足自己有钱有势的那种优越感,就随意欺负同学,一年前陷害陈轩,导致陈轩退学,这么可恶的人,必须杀之而后快啊。

黄粱一直苦苦哀求陈轩,说道:“陈轩,别杀我,求求你了,真的别杀我啊,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啊,当年的事情,的确是我的不对,我已经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吧,你现在日子过得也不差啊,其实,你也算是因祸得福啊,你现在为什么要杀气这么重,放下对过去的执念,获得豁达开朗一点儿不好么?”

听到黄粱这么说,陈轩简直是要郁闷死。

特么的,你劝我豁达开朗?

你这种垃圾,有什么资格劝我豁达开朗?

“陈轩,我们是同学啊,你念及同学之情,放了我吧……”

黄粱继续哀求陈轩。

“同学之情?”

陈轩冷笑,嘴角一抽,接着冷笑道:“你特么的,有脸跟老子谈同学之情?你随意践踏别人的人生,你这种人配谈同学之情吗?”

黄粱是被陈轩给喷得体无完肤了。

黄有爱马上说道:“陈轩同学,你放了我儿子吧,你现在都过得这么好了,你应该感谢我儿子把你弄出学校啊,如果不是我儿子,你现在还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呢,你也赚不到上千万的财富了,你的日子也不会有现在这么好过了,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咄咄逼人呢?做人,还是不能太绝了吧?”

“就是啊,你这人,太过分了吧,你的心眼儿也太小了,我儿子只是陷害你,让你被开除了学籍,又没有要你命,也没有让你缺胳膊少腿的,你为什么非要我儿子的命,你这么做,对我儿子公平吗?”

罗桂琴也瞪着陈轩,直接骂了起来。

“……”

陈轩是特别无语了。

特么的,这真的是一家子啊。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陈轩瞪着黄有爱和罗桂琴,怒骂道:“你们真是一对狗男女狗夫妻啊,特么的,你们儿子做了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们不但不教育,反倒是觉得他没错,还要我原谅他,搞得是我错了一样?你们这种双标狗,做事还有准则和底线吗?就是你们这种恶心的父母,才能够教育出这么恶心的人吧?既然如此,小爷今天,把你们一家三口都宰了再说,反正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黄粱的恶心行为,你们也有责任,宰了你们也不过分……”

说完,陈轩走到了黄有爱的身前,蹲了下去,然后一刀就对着黄有爱的右臂给切了下去。

“噗嗤……”

一团血花绽放。

黄有爱的右臂,就被陈轩这一刀,给硬生生地切割了下来。

“啊……”

黄有爱发出了一道凄厉的惨叫之声。

黄有爱的右臂被陈轩给切割了下来之后,这种剧烈的疼痛,让黄有爱承受不住啊。

陈轩接着来到了罗桂琴的身边,在罗桂琴的面前蹲了下去。

陈轩提着短刀,就要对罗桂琴的右臂切下去。

“不……不要啊……”

罗桂琴早就被吓得大惊失色,大声哭泣了起来,接着罗桂琴对陈轩哀求道:“陈轩,别……别伤我啊,你别伤我,我……我可以把身体给你,来,你马上那个我,当着我丈夫和儿子的面羞辱我,只要你不杀我,你想怎么羞辱我都是可以的……”

“……”

陈轩眉头紧皱,特别的无语。

羞辱你?

我特么的,能不能别这么恶心人啊。

我陈轩,是那种饥不择食的人吗?

陈轩冷笑,说道:“你这种又老又丑的女人,我怎么可能对你有任何兴趣呢?你还是少来恶心我了吧,老子先一刀切掉你的手,让你尝试一下什么叫痛苦,也让你明白,你这种不合规的母亲,该当承受什么样的恶果!”

陈轩骂完,就一刀对着罗桂琴的右臂给切了下去。

噗嗤一声,罗桂琴的右臂,就被陈轩这一刀给连根切断了。

“啊……”

罗桂琴,发出了如同杀猪一般的惨叫声。

先斩断了黄有爱和罗桂琴的一只手,陈轩还要慢慢地折磨他们两夫妻。

喜欢山村小神医请大家收藏:()山村小神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