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血脉剑杀

看到谭文元和云峰都被杀死了,苟海亮,还有苟艳艳,都吓得崩溃了。

谭文元和云峰都死了,他们也肯定只有死翘翘的命运了。

“该你们了……”

陈轩看着苟海亮和苟艳艳,语气冰冷,淡然说道。

苟海亮马上说道:“别……别杀我们……”

“呵呵……”

陈轩咧嘴,轻轻一笑,说道:“别杀你们?凭什么呢?你找狙击手来暗杀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别杀我呢?”

苟海亮说道:“我知道,我找人杀你,是我的不对,我已经知道错了,你饶了我吧……”

“知道错了?”

陈轩轻轻一笑,问道:“知道错了,就要饶了你?这是什么瘠薄逻辑呢?我杀了你,也给道歉,可不可以呢?”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我错了,我也知道这个错误无法用三言两语弥补回来,我的意思是,我可以给你赔偿,给你满意的赔偿,只要你放过我,我可以给你很多钱,还有我的女儿苟艳艳,你看,她长得还是很漂亮吧?她凶大腿长腰杆细,脸蛋儿长得也可以吧?你要是喜欢的话,我把她也送给你,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啊……”

苟海亮看着陈轩,用一种谄媚的语气说道。

为了自己求得保命,苟海亮就彻底失去了底线,连自己的女儿都不管不顾了,把自己的女儿都给推入火坑,甚至连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这种禽兽不如的话都说得出口呢。

不得不说,苟海亮很自私,是特别的自私。

“爸……”

苟艳艳看着苟海亮,急得都要哭了。

“你闭嘴,为了爸爸,你牺牲一下身体又怎么了,你的身体,不是早晚都要给男人的吗?给陈轩又如何?你把身子给陈轩,倒也可以救爸爸,就产生了价值啊……”

苟海亮对着苟艳艳怒骂道。

“……”

陈轩是特别无语了。

特么的,这苟海亮,禽兽,真的是禽兽不如啊。

苟艳艳急得哭,却也拿爸爸苟海亮没办法。

苟海亮看着陈轩,说道:“我说这个,如何?你睡我女儿,我再给你十个亿,放了我,如何?”

“呵呵……”

陈轩耸耸肩,咧嘴轻笑,说道:“我陈轩,岂会为了区区十个亿,就改变自己的想法?”

“那……你……你想怎么样?”

苟海亮问道。

“灭你满门……”

陈轩说道。

“不……不要啊……”

苟海亮现在是特别的着急了。

陈轩非要杀他满门的话,他苟海亮岂不是这辈子都完蛋了?

都被灭杀满门了的话,他苟海亮这辈子奋斗的一切岂不是都烟消云散了,连个血脉都没有。

“不对,我还有个儿子,苟天麒,他不在这里,他在一处豪华的私立医院养伤,他是我的血脉……”

苟海亮的内心,突然想到了这一点。

“你说不要就不要吗?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呢?”

陈轩冷笑,接着,陈轩就蹲下了身,伸手就在苟海亮的脑袋上抓了一根头发。

苟海亮很是不解。

陈轩抓他的头发干嘛呢?

难道?这陈轩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吗?

就见陈轩捏着苟海亮的这根头发,轻轻地捻动了起来。

“轰……”

头发丝,一下子就燃烧了起来。

苟海亮和苟艳艳还是大为不解。

就在这个时候,陈轩突然双手比划着一些奇怪的动作,他说道:“血脉秘术……”

苟海亮和苟艳艳,就感觉到全身一颤,有一种非常痛苦的感觉。

这种感觉,还不单单是身体上的,更多的是一种精神上的痛楚。

“轰……”

下一瞬间,一个虚拟的屏幕,就出现在了前方。

苟海亮和苟艳艳,都能够看清楚。

这是一家医院。

接着,医院的镜头拉近,出现在了一个高级的病房里面。

病房里面,出现了一个人的面庞,这是苟天麒。

苟海亮的儿子苟天麒。

“竟然是他……”

陈轩第一眼就认出了苟天麒。

哪怕陈轩不知道苟天麒的姓名,但他能够一眼这人就是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个壮硕青年。

当时,这个壮硕青年想要霸占他的位置,就和陈轩起了冲突,然后陈轩就打残了他。

“这……”

看到这一幕,苟海亮和苟艳艳都是大惊失色。

为什么,眼前会出现一个虚拟屏幕?

为什么苟天麒所在的医院,会出现在虚拟屏幕里面?

这是什么现代黑科技吗?

陈轩看到了苟天麒,什么都明白了。

难怪苟海亮要请狙击杀手来暗杀他呢。

原来,这是两件事情一起的。

而不是单纯因为在云水县珠宝玉石交流会的事情。

陈轩明白了这一点,便看着苟海亮,问道:“这是你儿子?”

“是,他是我儿子苟天麒,就是你,在火车上打伤了他……”

苟海亮说道。

提到陈轩打伤了儿子苟天麒的事情,苟海亮的内心深处,就是无比的气愤呢。

陈轩说道:“难怪,有其父必有其子,你的儿子,跟你一样,是个嚣张跋扈,不讲道理的人渣……”

“哼,这个世界的规则,是由强者制定的,什么嚣张跋扈不讲道理,都是假的,强者,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苟海亮说道。

“是吗?”

陈轩冷冷一笑,说道:“既然,你说这个世界,是由强者制定规则,强者可以为所欲为,那,我杀了你儿子,再杀了你和你的女儿,这也,没有任何问题吧?”

“不……不……”

苟海亮这下子慌了。

刚才,他还以为自己的儿子苟天麒是安全的。

哪怕是自己被杀死。

但是儿子苟天麒还活着,总算是给他苟海亮留了个血脉啊。

现在看来,这个想法也只是他一个人痴心妄想了。

陈轩竟然找得到他儿子苟天麒所在的医院。

“我就,先杀了你儿子吧……”

陈轩说道。

说完,陈轩屈指一弹。

“嗖……”

一道劲气,就从陈轩的手指间冲杀了出去。

“砰……”

别墅坚硬的钢化玻璃门,就被这道无形的劲气给冲击撞破了。

然后,画面定格在了眼前的虚拟屏幕上,就看到一道气息,如同剑气,直接就冲入了私立医院,最后直接冲到了苟天麒的身上,切割了苟天麒的脖子。

“噗……”

苟天麒的脖子,被剑气切断。

咚的一声,苟天麒的脑袋,就像是破烂西瓜一样,从身上掉落下来,最后落在了地上。

“啊……”

病房里面,一个漂亮的女护士,正好进来准备给苟天麒换药,当他看到了这一幕的时候,一下子就面色大变,吓得尖叫了起来。

她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好端端的人,脑袋突然掉到了地上了呢?

陈轩施展的,是血脉秘术,血脉剑杀。

他通过苟海亮的头发,找到了苟海亮儿子苟天麒,然后一道指尖剑气就冲杀了出去,把苟天麒的脖子切断,脑袋给切了下来。

这就是陈轩的强悍。

他会血脉剑杀这样的神通秘术。

这还只是陈轩暂时的境界。

等到陈轩的实力变得更为强悍的时候,陈轩会更高级的暗杀秘术,比如血脉咒杀。

血脉咒杀,是靠一种秘咒暗杀具有相同血脉的人,比如火焰秘咒。

暂时,陈轩掌握了血脉剑杀,也是很霸道了。

血脉剑杀和血脉咒杀相比,相对来说要差一点,这个差距其实不是杀伤力的问题。

最大的差距,还是距离的问题。

血脉剑杀,有个距离限制,在一座城市里,或者说是几十公里范围内,施展血脉剑杀都是没问题的。

但是,距离太远,比如说是一个人在另一个非常远的城市的话,施展血脉剑杀的难度就大了许多,相对来说血脉剑杀的可能性就小了,哪怕真的还能够施展血脉剑杀,其杀伤力就弱了很多。

而施展血脉咒杀,哪怕是距离更远,也问题不大,因为血脉剑杀是需要陈轩施展剑气,而血脉咒杀,是异地产生火焰、冰霜等秘术杀招。

喜欢山村小神医请大家收藏:()山村小神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