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栽赃嫁祸

听到罗雄君在电话里喊易科长,李婷婷神色大变。

易科长,自然就是易天行了,云水县职业学院保卫科的科长易天行。

易天行作为保卫科的科长,在职业学院也算是个实权人物,他是负责全校师生的安全保卫工作,手下管着几十个保安。

罗雄君是职业学院的训导主任,权势比易天行更大,易天行和罗雄君,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易天行是以罗雄君马首是瞻的。

李婷婷知道这些情况,所以她满脸都带着担心。

这易天行带着一群专业的保安来了,小轩哥还能够对付吗?

“小轩哥,我们走吧,快走啊,易科长是我们学校的保卫科长啊,他要是来了,你就走不掉了……”

李婷婷神色紧张地对陈轩说道。

陈轩当然不为所动,他才不可能一走了之呢。

要是就这么走了,李婷婷日后在学校,岂不是要被受欺负?

陈轩是不希望李婷婷被欺负的,他要好好地保护李婷婷啊。

陈轩掏出一支烟,慢条斯理地点燃,抽了起来,再看着李婷婷,说道:“婷婷,别担心,这事儿,我必须要解决好,让你以后在学校能够安安生生地念书,我可不能让你受到一丁点儿委屈啊!”

“小轩哥,你……”

李婷婷无比着急,跺了跺脚。

她知道陈轩是对她好,但陈轩的这种姿态,李婷婷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呀。

对李婷婷来说,陈轩帮不帮她,都不重要,李婷婷更希望陈轩能够安全,只要陈轩心里有她就好了。

至于她以后在学校能不能顺利读书,这个就看天意了。

陈轩慢慢地抽着烟,吞云吐雾。

很快,保卫科长易天行,就带着十几个手握橡胶棍的保安冲来了。

看到了易天行和保安,罗雄君和罗勇,都面色一喜。

罗勇瞪着陈轩,说道:“小杂种,你他吗的,你死定了,易科长来了,要弄死你!”

“滚……”

陈轩一脚,直接踹在罗勇的胸膛上。

可怜的罗勇,早先被陈轩给打得鼻青脸肿。

现在呢,又被陈轩一脚踹飞,他矮胖的身体,就如同一颗炮弹一般,径直飞了出去,落在了老远之外的地方。

“啊啊啊啊啊……”

罗勇崩溃,哇哇大叫。

被陈轩这么一整,罗勇是被搞得难受极了,不但是身体上的疼痛,面子上也过不去呀。

“小杂种,你……你……你又打我儿子?”

罗雄君,指着陈轩,愤怒得不行。

“啪!”

陈轩甩手一耳光,扇在罗雄君的脸上。

打罗勇和罗雄君父子,陈轩是丝毫不客气的。

“啊啊啊啊啊……”

罗雄君,也要崩溃了。

特么的,为什么要打他,要打他呀。

这个时候,易天行,已经带着十几个保安冲来了。

罗勇也被保安扶了起来。

易天行马上挥手,说道:“围住,别让他跑了!”

哪怕没有任何交流,看到陈轩踹飞罗勇,掌搓罗雄君,易天行也知道这就是罗雄君说的打人者。

十几个手持橡胶棍的保安,马上就把陈轩和李婷婷给围住了。

易天行看着罗雄君,做出一副谄媚舔狗的样子,说道:“罗主任,是这小子打人吧,让我教训他,给罗主任出口气,这家伙连罗主任都打,简直是找死!”

“快,揍他,再把他送到执法局,让他把牢底坐穿!”

罗雄君挥手,愤怒地指着陈轩,对易天行说道。

“是……”

易天行点了点头,马上挥手下令,说道:“快,揍他丫的!”

“是,易科长……”

这群保安,就要冲向陈轩,围殴陈轩。

“住手!”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道吼声响起。

十几个保安,听到了这声吼,都被震住了,个个都被吓得不敢动。

罗雄君、易天行,都面色一变。

“院长,你……你怎么来了?”

易天行心头紧张死了,看着一群人走来,讪讪招呼道。

“哼!”

这群人当中,一个走在右侧的中年男子,面色不悦地瞪着易天行,还有罗雄君,喝问道:“罗主任,易科长,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在校园里实施暴力,你们这是要反了天吗?胡局长带队,来学校检查安全工作,你们这么做,是想故意给学校添堵?”

“院长,我……我不敢,这……这都是罗主任喊我来的,罗主任和他儿子被人打了,我来帮罗主任……”

易天行马上就出卖了罗雄君。

中年男子是职业学院的一把手,张云奎院长。

在张云奎的身边,还有云水县执法局的局长胡子伟。

除了胡子伟,还有几个执法局的领导,以及实权干警。

这群人中,还有职业学院的几个副院长。

不管是谁,其权势都是碾压他易天行的,所以易天行马上出卖了罗雄君。

对比起来,罗雄君算个鸟毛啊,还是先保护自己才好啊,得罪了罗雄君也没办法。

罗雄君面色大变。

易天行这么快就出卖了他,这让罗雄君的脸色也特别不好看。

张云奎瞪着罗雄君,问道:“罗主任,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作为学校的训导主任,召集保安在学校实施暴力?你这个训导主任是怎么当的?监守自盗,作奸犯科?”

罗雄君面色一沉,忍住了气,再对张云奎说道:“张院长,你误会了,我作为训导主任,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学校的发展,为了学校好,为了全校师生的安宁,但是,这小子,他打了我儿子,还打了我,我不教训他,我以后还怎么当这个训导主任,我还怎么服众,怎么管人?”

“什么,打你儿子,你就找保安打人,你这不是以牙还牙吗?”

张云奎问道。

罗雄君道:“张院长,我这不是以牙还牙,更不是公报私仇,他打我儿子,还是在校园里打我儿子,我总不能坐视不管吧?虽然罗勇是我儿子,罗勇也是学院的学生啊,我既是父亲,也是训导主任啊,罗勇作为学生的身份被打了,我这个训导主任,难道还不能插手了?就因为罗勇是我儿子,这事儿就不管了吗?”

“嗯,你这么说,倒也有点道理,不过,在校园内实施暴力,肯定是不好的行为,你还是得反思反思,胡局长很关心我们学校的安全稳定工作,你这个训导主任,也要起到一个良好的带头作用啊!”

张云奎的语气,总算是松了一点点,他用一种语重心长的态度对罗雄君说道。

罗雄君马上借坡下驴,说道:“胡局长,张院长,各位领导,你们放心,我罗雄君作为学校的训导主任,管学生的思想工作和安全工作,我自然要做好我的本职工作,为学校的安全稳定建设,奉献我的一份力量!”

张云奎摆摆手,说道:“好了好了,这些场面话就不多说了,还是说点正经的,罗勇怎么跟人起冲突了?”

罗雄君马上指着陈轩,说道:“张院长啊,这小子,根本不是我们学院的学生啊,他跑到学校来,勾搭女学生,还受女学生的唆使,殴打我儿子,你说,这气不气人啊,我建议啊,把这个女学生开除学籍,以示惩戒,这打人的小子,就扭送到执法局,这里不是有执法局的领导吗,领导们要替我主持公道啊!”

罗雄君太擅长伪装了,他完全是把自己给伪装成了一个受害者的模样。

李婷婷马上大变,说道:“张院长,不是的,不是这样子的,罗主任冤枉我,是罗勇骚扰我,罗勇经常骚扰我,小轩哥只是正常保护我,罗主任借题发挥,我不想被开除啊,我爸妈都是农民,送我读书不容易啊,请张院长调查真相、网开一面啊!”

“你们,到底谁说的是真的?我们得进一步调查,同学,你放心吧,只要真相大白,学校也不会冤枉你,不会为难你!”

张云奎淡淡说道。

“谢谢张院长……”

李婷婷一喜。

张院长为人正直善良。

有了张院长的调查,她相信自己不会被开除学籍。

“还调查个几把毛啊,这么明显的事情,还需要调查?你特么的是猪脑袋吗?你怎么当院长的?”

陈轩气得不轻,指着张云奎,破口便骂。

喜欢山村小神医请大家收藏:()山村小神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