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打得你满地吐血

陈轩家的三颗松柏树,曾经被潘富平砍掉,弄到镇上的木柴厂卖了上千块钱。

对小山村的人来说,一千多块钱,也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

松柏树这些木柴,就是山里人的资源。

潘富平就是仗着自己是村长的弟弟来强占别人家的资源。

陈轩家的三颗松柏树被潘富平砍来卖钱了,当时陈轩还在市里念书,陈福生去找潘富平理论,非但没有拿到一分钱,反倒是被潘富平劈头盖脸骂了一顿,还被潘富平推攘倒在了地上。

这事儿,陈轩一直记在心里的,在找机会复仇。

现在,可就算是找到机会了。

潘富平欺负陆亦双,陈轩看不下去了。

于公于私,陈轩都要修理这潘富平。

眼看着潘富平强行摁住陆亦双,陈轩马上朝着这个草垛子的方向飞快奔去。

“潘富平,你这个混账东西,放开她……”

陈轩对着潘富平一声怒吼。

陈轩的吼声很大,可把这个潘富平给吓到了。

潘富平身体一缩,他马上松开了手,站起来,回过身来,看到是陈轩,他愤怒地瞪着陈轩,咬牙切齿说道:“陈轩,你个小兔崽子,你妈拉个巴子的,你敢管老子的闲事,你是不是讨打?”

“呵呵,潘富平,你这个无赖,做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小爷既然碰上了,还真要管一管!”

陈轩朝着潘富平勾了勾手指,冷笑道。

“陈轩,我干你二大爷的,老子今天先弄死你这个多管闲事的小兔崽子!”

潘富平气得朝着陈轩冲来,他提起拳头就凶猛地对着陈轩砸来。

以潘富平的身体素质和年龄,就算是陈轩不修炼神农传承,潘富平也不是陈轩的对手,何况现在陈轩修炼了神农传承,陈轩现在一根手指头,都可以摁死这个潘富平。

潘富平是习惯思维,觉得陈轩一家子都好欺负,他仗着自己是村长的弟弟,就可以为所欲为,一直欺负陈轩一家子。

以前欺负了陈轩家,还砍了陈轩家的三颗松柏树,不也一点事儿都没有吗?

潘富平这种习惯思维,让她注定吃亏,吃大亏。

眼看着潘富平的拳头冲来,陆亦双从草垛子站了起来,她一边整理凌乱的衣衫,一边着急地对陈轩喊道:“陈轩,小心啊……”

陈轩眼疾手快,眼看着潘富平冲来,他突然抬腿,一脚对着潘富平的胸口死死地踹了过去。

“嗖……”

潘富平的身体,就飞快地倒飞了出去,一瞬间就撞击到了田埂的尽头一颗大树上。

如果不是这颗大树挡着,潘富平已经飞下了田埂,落下去摔个半身不遂也是可能的。

饶是被大树挡着,潘富平这一下子,也是摔得老疼了。

“cao,陈轩,你这小兔崽子,你敢打老子,老子不会放过你的,老子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潘富平人还没有爬起来,他就指着陈轩骂骂咧咧。

被陈轩一脚踹飞,潘富贵是身体和精神上遭受到双重的折磨。

首先这一脚,就要了潘富平的半条命,潘富平现在很难受,胸口剧痛。

同时,陈轩这一脚,也让潘富贵震惊、崩溃、失望。

潘富平本以为陈轩这种小杂毛,只会任由他潘富贵欺负揉捏,哪知道陈轩竟然敢反抗呢?

陈轩反抗不说,还下这么狠的手,这特么的是要反天吗?

“呵呵……”

陈轩冷笑,他马上对着潘富贵走了过去。

“小兔崽子,你……你要干什么?”

潘富贵被吓坏了。

他意识到陈轩跟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的陈轩,显得特别的温顺。

而现在的陈轩,双眼饱含杀气,完全就是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揍你丫的!”

陈轩说道。

接着陈轩蹲了下去,左手死死地掐住潘富平的脖子,右手紧握着拳头,一拳对着潘富平的脸颊狠狠地砸了下去。

“嘭……”

陈轩这一拳下去,直接砸得潘富平鼻青脸肿,潘富平的鼻梁骨也被砸断了,鲜血如同不要钱似的飙飞出来。

陈轩早就想收拾潘富平了,今天可算是找到了机会。

“啊……”

潘富平惨叫出来,哇哇大叫,继续对陈轩破口大骂。

“嘭……”

陈轩又是一拳对着潘富平砸了下去。

这一拳,比第一拳力道更猛,直接打断了潘富平的两颗门牙。

“啪,啪,啪……”

陈轩接着扇潘富平的耳光,一道又一道的耳光落下,转瞬之间,陈轩就扇了潘富平十多个耳光,打得潘富平整张脸彻底肿胀,完全是一个猪头的模样。

“啊啊啊,别打了,别打了啊,陈轩,求求你别打了……”

被打得不成人样的潘富平,这个时候,开始唉呼求饶了。

他已经体会到了陈轩的雷霆手段,也意识到了陈轩的霸道凶残。

陈轩跟以前,完全是彻底变了个人一样。

以前的陈轩,哪有今日这般凶残这般胆子大呢?

“你服不服?”

陈轩捏着拳头,咯咯作响。

“服,我服了,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了,放过我吧……”

潘富平哭丧着脸,求饶道。

“砰!”

陈轩又是一拳,砸在了潘富平的胸膛上,打得潘富平差点晕厥过去,痛得他如同杀猪一般凄厉嚎叫了起来。

“陈轩,你……你为什么还要打我,我都服了你啊……”

潘富平精神彻底崩溃了,看着陈轩,问道。

“呵呵,谁说服了我就不打你了?我没有这么说过吧?”

陈轩冷冷一笑,说道。

“……”

潘富平还能说什么?

他无话可说啊。

陈轩倒也没继续揍潘富平了,这老东西,今天已经被陈轩给收拾得够惨了,陈轩今日给他的教训,是够深刻了。

陈轩先站起了身来,居高临下俯视着潘富平,说道:“老东西,今天给你小小惩戒,希望你能记住,如果今后再被我碰见你干龌龊事儿,我就把你那话儿给废了,你这种老东西,一点儿羞耻心都没有,为老不尊,真是该死!”

潘富平虽然心头愤怒,恨不得把陈轩碎尸万段,但此时此刻,他在陈轩的面前,一点儿都不敢嚣张了。

面对着陈轩的训斥,潘富平只是不停点头,如同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

陈轩接着说道:“老东西,你前年,砍我家三颗松柏树,这事儿,你还记得吧?”

潘富贵还是没说话。

这事儿,他当然记得。

当时,他砍掉了陈轩家的三颗松柏树,弄到镇上的木柴加工厂卖了一千多块钱,他拿着这一千多块钱进县城,吃了顿好肉好酒,再去发廊花二百块找了个四十多岁的女子爽了一发呢。

这档子事儿,潘富平不但没有忘记,反倒是记忆无比深刻呢。

“小爷问你话呢?装聋扮哑是不是?信不信小爷揍你丫的?打得你满地吐血?”

陈轩一下子提高了分贝,瞪着潘富平,呵斥道。

“记得,我记得……”

潘富平连忙点头,如同小鸡啄米。

“既然你记得,你应该明白,该怎么做了吧?”

陈轩冷冷问道。

“我……我……”

潘富平面带迟疑。

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准确地说,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事儿,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向陈轩说好话,再表示自己愿意赔偿陈轩家的损失,但他生怕自己说错了话而引起了陈轩的不满,然后再次引来陈轩的殴打。

他是真的被陈轩给打怕了。

陈轩说道:“你什么你?老东西,小爷告诉你,三天之内,你弄十颗松柏树,扛到我家,作为赔偿,记住了,每颗松柏树,不能小于我家之前那三颗松柏树,如果小了,小爷有你好看的,你也不能去砍伐其他相亲的松柏树,如果让小爷知道你砍伐别的相亲的松柏树,小爷一样打得你满地吐血,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了……”

潘富平马上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既然明白了,滚吧……”

陈轩大手一挥。

潘富平如蒙大赦,马上从地上爬起来,撒丫子就跑远了,哪怕他全身剧痛也顾不得什么,只想飞快逃离现场,免得被陈轩胖揍。

他是被陈轩打怕了。

陈轩下手,也太特么的狠了。

喜欢山村小神医请大家收藏:()山村小神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