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黄毛痞子

两人沿着镇中学里面的小河沟边上转悠。

周边都是农田、土地,种植着稻谷、玉米、洋芋等各种农作物,还有一些蔬菜水果。

陈轩和叶浅蝶走到了小河沟的尽头之后,就是山根脚了。

陈轩说道:“这座上,叫做皇后山,山高,险峻,经济落后,不过皇后山算是最早开发旅游的地方,现在皇后山的旅游得到了部分开发,前山的旅游项目还算是做得不错了!”

“嗯……”

叶浅蝶点了点头,说道:“有机会的话,我们可以去皇后山转一转,参观一下皇后山的风景啊!”

“没问题啊,明天吧,明天我带你去皇后山玩,今天晚上,我们就住在林溪镇吧,还是主那天的旅舍!”

陈轩试探性地看着叶浅蝶说道。

“好啊!”

叶浅蝶倒是毫不含糊就点了点头。

见叶浅蝶答应了,陈轩马上给母亲黄凤霞打了个电话,告诉黄凤霞,他和叶浅蝶今晚上不回去了,就住在镇上,明天再去皇后山玩耍。

黄凤霞听到陈轩这话,当然是毫无意见,儿子要怎么玩,她都是百分之百支持的,何况儿子还是带着漂亮姑娘叶浅蝶一起玩,要是儿子能够和叶浅蝶发生点什么那就更好了。

黄凤霞可是做梦都想着要抱孙子呢。

要是能够早点抱到孙子,那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已经到了皇后山的山根脚,就没有必要继续上山了,明天要专门去皇后山游玩,今天得蓄点力气。

陈轩和叶浅蝶转身,往回走。

到了镇中学门口的刘大麻子豆花饭,正好也是晚饭的饭点时间。

陈轩和叶浅蝶,就去了刘大麻子豆花饭。

此刻的刘大麻子豆花饭,食客可不少。

刘大麻子豆花饭价廉物美,味道好,收费不高,当然吃的人多。

也是林溪镇的物价不高,房价尤其低,这才导致刘大麻子豆花饭的经营成本不算高。

要是刘大麻子豆花饭的经营成本太高了的话,也不可能收费这么低。

陈轩和叶浅蝶,找了个靠街边的位置坐下。

店小二走来,陈轩马上说道:“来两碗青菜豆花,青椒油碟和红椒油碟各来一份,再来一份高山碗碗羊肉,一份卤牛肉,一份酸辣粉肠汤,一份粉蒸排骨,一份凉拌折耳根。”

“好咧,稍等,客官!”

店小二马上去厨房,把陈轩点的菜端了出来。

青菜豆花,带着一点菜色,这是刘大麻子豆花饭的特色,用高山黄豆加上青菜叶子一起煮成的豆浆,再用卤水点成的豆花,煮熟之后口感非常好,蘸上油碟,那味道那是一级棒啊。

油碟又分为红椒油碟和青椒油碟两种。

红椒油碟更香一些,辣味却温和很多。

红椒油碟,是采用干辣椒切碎之后,混合着蒜泥、姜末、盐巴、味精、鸡精,加上滚烫的红油,就做成了香喷喷的红椒油碟。

而青椒油碟,是采用的青辣椒炒个半熟,再混合着蒜瓣、盐巴一起杵烂,这个辣味就更重一些。

不管是红椒油碟还是青椒油碟,混合着豆花都是特别好吃的。

陈轩更喜欢吃青椒油碟,他是个重口味,无辣不欢。

叶浅蝶想吃青椒油碟,但她怕辣,也怕长痘痘,就吃红椒油碟。

高山碗碗羊肉更是好吃得不得了,采用的是高山的山羊带骨肉,肥瘦相间,用高压锅先煮烂,再用红油麻辣汤底煮一次,加入香菜、葱花,就是一份色泽鲜艳、味道鲜美的羊肉,吃在嘴里软糯软糯的,羊肉的香味和油脂在嘴里炸裂开,那种味道简直是美极了。

卤牛肉做得刚刚好,把卤汁的香味都已经浸入了牛肉里面,这是很好的下酒菜。

酸辣粉肠汤的味道也不错,粉肠里面的那种粉粉的感觉,嚼在嘴里也是口感特别新奇。

粉蒸排骨算是常规菜了,做得中规中矩的。

凉拌折耳根就更不用说,这是林溪镇人民都爱吃的野菜。

叶浅蝶把每一道菜都尝了一遍,说道:“哇,这家店的菜,比转角老饭馆的菜更好吃呢!”

“是的!”

陈轩点了点头,说道:“现在小镇人流量上了,常住居民也越来越少,镇上小餐馆的生意是越来越难做,刘大麻子豆花饭的生意还一直保持得不错,这味道肯定是没得说的!”

“恩恩!”

叶浅蝶不迭点头,吃着豆花和其他菜,满嘴余香。

“美女,我能在这里拼个座位吗?”

就在陈轩和叶浅蝶吃得舒舒服服的时候,一道声音响起。

陈轩和叶浅蝶抬头一看,就看到了一个上半身穿着花T恤,下半身穿着破洞牛仔裤,留着长发染着黄毛,戴着耳钉,脖子上挂着一串如同狗链子一样的铁链子,叼着一支烟的青年人,歪歪斜斜地站着,还吐出了一口烟圈。

叶浅蝶眉头皱了皱。

对这种乡村非主流,叶浅蝶的内心是排斥的。

甚至说,她非常讨厌这种乡村非主流。

在叶浅蝶的眼里,这种乡村非主流就是典型的脑残二百五。

“美女,我能在这里拼个座位吗?”

这个乡村非主流又抽了一口烟,对叶浅蝶说道。

“滚!”

叶浅蝶还没有说话,陈轩直接开口了。

拼桌?呵呵,拼过几把毛!

刘大麻子豆花饭的生意是很不错,但并没有爆满到没有空位置的状态。

明明这周围还有空着的桌子,这个乡村非主流不去坐空桌子,非要来跟叶浅蝶拼座,他那点龌龊心思用脚趾头都能够想到,说白了就是看叶浅蝶漂亮,想占便宜。

“什么?”

乡村非主流一愣,旋即变得愤怒狰狞,指着陈轩,骂道:“小b崽子,你啥意思?”

“老子喊你滚,草泥马的,这么多位置你不坐,非要来坐这里,你他吗的是神经病吗,傻比一个……”

陈轩对着这个乡村非主流喝骂道。

“哎,熊永杰又开始作妖了!”

“吗的,这熊永杰还真是个无赖啊,太特么的混账了!”

“熊永杰太特么的坏了,明明有这么多空位置,他非要去人家姑娘那里挤,这不是有病吗?”

不少食客,小声嘀咕着。

他们对这个叫熊永杰的乡村非主流,都是本着一种鄙视的态度,不过碍于这熊永杰的无赖行为,他们也有些小心翼翼的,说话的声音也不敢太大了。

熊永杰面色大变,瞪着陈轩,喝骂道:“小b崽子,老子今天就非要坐这里,你他吗的能奈我何?”

“滚!”

陈轩懒得跟这个熊永杰客气,直接端起面前的豆花碗,把碗里剩余的豆花和汤水直接泼在了熊永杰的脸上。

“草泥马的,你敢打我,找死……”

熊永杰张牙舞爪地朝着陈轩扑了过来。

“小心啊……”

其他食客,看到了这一幕,都被吓得大惊失色,连番提醒陈轩。

喜欢山村小神医请大家收藏:()山村小神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