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第71章 小山村的破事儿

“啊,你……你怎么样了?”

陈轩听到一个女子哭哭啼啼的,很是焦心的样子。

陈轩马上朝着这个声音的方向走了过去。

凑近一看,陈轩就看到了两个赤身露体的一男一女。

卧槽……

陈轩简直崩溃。

这两个男女,是桃花村的人。

男的叫张宏,女的叫李贤琴。

张宏和李贤琴,都是四十多岁的人。

张宏的老婆在深城的电子厂打工,李贤琴的老公在浙省的工地上做建筑。

张宏和李贤琴就留在农村种田。

张宏一个男的,体力好,种田倒是没问题,有事没事还去帮帮村里其他留守女人干点农活儿。

李贤琴就是这种典型的留守妇女,家里没个男人,干不了重体力活,就请张宏帮忙干一些重体力活,比如犁田、插秧、打谷子这些事情,张宏都去李贤琴家里帮忙。

这一来二去,敢情两人就勾搭在了一起,不单单是做点农活,还来搞这种事情。

只是,让陈轩感到很奇怪的是,为啥他们两个要在野外来搞这种事情,在家里的床上不舒服么?还是说在野外寻求刺激?

陈轩转念一想,马上就想通了,李贤琴的婆子妈还在家里呢,他们来到野外这样子,多半是为了避免被婆子妈发现吧。

毕竟,这种事儿还是见不得光,不能够太明目张胆了,在野外来这么整,没人看到,哪怕是遇到一些风言风语,大家没有抓到证据,也就说不得什么。

只是凑钱,今天陈轩修炼之后,伐毛洗髓,出来洗赶紧身体,随意踢一颗石头,就砸到了他们。

张宏,已经晕厥过去了。

而李贤琴,她正两眼惊恐地看着陈轩。

因为张宏晕过去了,把她给吓到了,导致她现在都来不及穿好衣服,白花花的身躯就呈现在陈轩的面前,还有身前的两大坨摇摆不定,带给陈轩一种眩晕感。

李贤琴虽然是四十多岁的村妇了,身材保养得还算是不错呢,因为常年劳作的缘故,导致她显得特别健康,身上没有一丝赘肉,皮肤也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看起来也就是个三十多岁的妩媚妇人。

客观说,在桃花村,李贤琴在四十多岁的女人当中,还算是姿色数一数二的那种。

“这个,贤琴婶儿,不好意思,我……我没想到你们在这里,我不是故意的,我什么都没看到!”

陈轩有些尴尬,他对李贤琴做了这番说辞,就要转身离去。

“小轩,别走……”

李贤琴急切地叫住了李贤琴。

“贤贤琴婶儿,怎么了?”

陈轩没有着急走,他看着李贤琴,问道。

李贤琴指着昏厥的张宏,说道:“他……他晕过去了,这可怎么办啊?”

“我看看!”

陈轩蹲下身,借着月光看了看张宏的面色,再试了试张宏的鼻息,他一下子就明白了,张宏是暂时性晕厥。

陈轩理了下思路就搞清楚了,张宏刚才正和李贤琴那啥的时候,背对着陈轩这边的方向,陈轩一脚踢出去的石子儿砸在了张宏的身上,把正在跟李贤琴那啥的张宏吓得晕厥过去了。

张宏在和李贤琴那啥的时候,感受着刺激,也保持着高度紧张,一颗石头杀来,吓得他精神溃散而晕厥过去。

“贤琴婶儿,没事的,张宏叔能够醒来……”

陈轩在张宏的太阳穴位置按了两下子,再给张宏输入了一点点真气进去。

张宏跟李贤琴那啥,虽然是给李贤琴的老公戴了绿帽子,但这事儿跟陈轩是没有任何关系的,陈轩不小心踢石头砸得张宏被吓晕,本身陈轩也有责任,所以陈轩也不介意浪费点真气救张宏。

不管怎么说,张宏跟李贤琴偷偷那啥,也罪不至死啊。

在陈轩的救治下,张宏很快恢复了生机,眼睛睁开了。

陈轩说道:“贤琴婶儿,张宏叔没事了,让他在休息片刻!”

“哦!”

李贤琴点了点头。

“我先走了!”

陈轩起身,就要扭头走。

“小轩,别走……”

李贤琴突然冲起来,从背后抱住了陈轩。

“啊,贤琴婶儿,你这是要干嘛啊?”

陈轩马上甩开了李贤琴,看着李贤琴,问道。

李贤琴神色迷离,眼神娇媚,朝着陈轩靠近,对陈轩勾了勾手,说道:“小轩,你来,婶儿愿意和你……”

“额,别……”

陈轩连忙摆了摆手。

李贤琴都是四十多岁的女人了,哪怕她算是保养得不错的,陈轩也不可能这般重口味,他才没有这种兴趣呢。

说白了,他陈轩还是个壮年小伙子,对比起来李贤琴都是老女人了,如果他真的是和李贤琴那个的话,李贤琴是赚大了,他陈轩亏大发了,他才不愿意呢。

李贤琴说道:“小轩,你难道不想体验一下?婶儿是自愿的呀……”

“贤琴婶儿,我先走了,你等张宏叔醒来!”

陈轩撒腿就跑,生怕李贤琴真的是缠着他不让走。

“小轩,今晚的事情……”

李贤琴看着陈轩跑开,有些着急地说道。

“贤琴婶儿,放心吧,你和张宏叔这点破事儿,我不会说的……”

陈轩说道。

这事儿,本来就跟他陈轩没关系。

小山村,这些破事儿不少,陈轩才不会去管这些事儿。

说白了,不管是张宏,还是李贤琴,都不是他陈轩的亲人,跟他陈轩八竿子打不着呢。

听到陈轩这么说,李贤琴和张宏,都彻底松了一口气。

只要陈轩不去乱说都好,他们现在就是很担心陈轩把这个事儿给宣扬出去。

刚才李贤琴主动提出和陈轩那啥,李贤琴一是觉得陈轩长得帅,又是个壮年小伙子,反正她不吃亏,真要是和陈轩那啥的话,她是赚大了。

同时,李贤琴也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把陈轩给笼络住,只要陈轩和她那啥了,陈轩就肯定不会把她和张宏的破事儿说出去。

陈轩不说出去,这就好,他们可以继续那啥。

无意中碰到张宏和李贤琴的破事儿,陈轩也完全没有当回事儿。

这种破事儿,在小山村是有的,他也不得理会,反正这种事情跟他的家人没关系就可以了。

陈轩回到了家,这个时候,天色微微亮,公鸡开始打鸣了。

陈轩路过家里的茅房,推开门开始小解。

“啊!”

就在陈轩准备洒水的时候,一道尖叫声响起。

“这……”

陈轩一惊。

发出惊叫的,自然就是叶浅蝶了。

“陈轩,你……你怎么这样啊?你太流氓了!”

叶浅蝶正在小解,她马上站起来,提好裤子。

“额,这个,误会,误会啊,我不知道你在这里面啊,你也没把门给栓上……”

陈轩很是尴尬,解释道。

陈轩也是真不知道叶浅蝶正在里面。

如果知道的话,他不可能这么急,他也不是那种没底线的人。

叶浅蝶撇撇嘴,嗔道:“哼,你就是个坏人!”

“这……”

陈轩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你还不出去?”

叶浅蝶瞪着陈轩。

“额,出去,我马上出去!”

陈轩马上走了出去。

叶浅蝶再次蹲了下去,开始小解。

等到叶浅蝶小解出来,陈轩才进去小解。

陈轩走出茅厕,叶浅蝶还脸红心跳的,她对陈轩说道:“真是憋死我了,一晚上我都没起来上厕所!”

陈轩问道:“你为啥不起来上厕所呢?把自己憋坏了可不好受啊!”

叶浅蝶脸色一红,说道:“我……我不敢,我怕!”

“怕啥?”陈轩很好奇。

“我……我怕黑,这黑黢黢的,一个人影都没有,怪吓人的!”

叶浅蝶说道。

“噗!”

陈轩笑了出来。

陈轩也明白了。

叶浅蝶就是在农村没呆习惯,所以有些怕,主要是农村的夜晚黑漆漆的一片,清风幽静的,有时候还传来几声鸟叫,确实是够吓人的了。

顿了顿,陈轩说道:“你这个问题,也好办,这样子吧,从今晚上开始,提个尿桶放你房间,晚上就在尿桶里解决!”

“啊……”

叶浅蝶脸红得更为厉害,很是为难地说道:“放尿桶啊?这……”

陈轩道:“就放尿桶,农村生活,就是这样,你别介意,真没啥的,反正也是你自己的尿!”

“好吧!”

叶浅蝶没办法。

她也只能够依从这个方式了。

不然,让她一晚上都憋着吗?那也不现实啊!

除非,晚上不吃东西不喝水,那也太委屈自己了吧。

陈轩家里的农家菜这么好吃,要真是不吃东西,她不得馋死啊?

喜欢山村小神医请大家收藏:()山村小神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