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怒踹潘癞子

陈轩马上走进瓜田,一看,是村里的小痞子刘军在瓜田里面。

刘军背对着陈轩,正在摘一个大西瓜。

“cao,原来是刘军,他偷我家西瓜!”

陈轩气得崩溃。

“刘军小贼,放下我家西瓜!”

陈轩对着刘军一声怒喝。

陈轩这冷不防的一声吼,吓得刘军一惊。

刘军回头,看到是陈轩,面色大变。

前几天被陈轩揍了一顿,记忆犹新呢。

刘军暗道真尼玛倒霉,路过陈轩家瓜田,他临时起意偷个大西瓜,哪晓得都碰到陈轩了。

刘军撒丫子就跑。

陈轩一脚踢出去,地上的一颗拳头大的石头直接被踢飞,如同流星一般的速度冲出去,。

“砰……”

石头击中刘军的屁股,痛得刘军一个趔趄倒在地上,摔了个狗啃泥。

刘军接着从地上爬起来,狼狈不堪地跑了。

陈轩马上运转真气,凝结灵雨,浇灌滋润瓜田。

“铃铃铃,铃铃铃……”

当陈轩浇灌完瓜田的时候,陈轩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拿起手机一看,是尤玉玲打来的电话。

“尤三姐给我打电话做什么?难道她看我长得帅,想要包-养我吗?”

陈轩嘻嘻一笑,心里想着。

他看过不少网络段子,什么阿姨我不想努力了,求包-养什么的。

如果是尤玉玲这种风韵十足,年轻貌美的富婆包-养的话,一般的男孩子都是难以拒绝的吧?

心里幻想着,陈轩按下了接听键。

“喂,尤老板,你好!”

陈轩,说道。

尤玉玲道:“小弟弟,在忙吗?”

小弟弟?

又是这个称呼?

陈轩纠正道:“尤老板,能换个称呼吗?”

“哈哈,我比你大几岁,叫你小陈吧,你也别叫我尤老板了,这么叫,多生分啊!”

尤玉玲嘻嘻一笑,说道。

“好啊,我叫你玉玲姐吧!”

陈轩说道。

“可以!”

尤玉玲接着问:“小陈啊,姐姐给你打电话,就是想跟你聊点事情。”

“啥事儿啊?”

陈轩好奇地问道。

“你的药材,品质非常不错,我现在需要大批量的药材,不知道你还有没有这种高品质的药材啊?特别是这种极品人参,这种药材你有多少,我就要多少!”

尤玉玲问道。

陈轩说道:“我家里,倒是还有一批药材,但是数量不多,如果玉玲姐你要的量有点儿多的话,我得上山去挖一些!”

“还要上山去挖呀?”

尤玉玲悠悠问道。

陈轩道:“是啊,这种极品药材,只有到山上去碰运气了,要是运气好,就能够碰到一些,如果碰不到极品药材,也可以弄一些普通药材!”

“那成,小陈,这样子,你这几天,就去山上挖药材,过几天,我就亲自来你家里收药材,可好?”

尤玉玲说道。

“没问题!”

陈轩点头。

既然尤玉玲想要购买药材,陈轩当然是乐意的。

陈轩现在是想尽各种法子赚钱呢。

连早瓜的主意都打,用药材赚钱肯定是来得更快一些。

第二天陈轩早早起床,爹去菜地里忙活去了,娘出门去割猪草去了。

爹现在腿脚不方便,就做不得重活儿,只能够在菜地里除除草这些。

陈轩自己煮了一大碗腊肉鸡蛋面,吃饱之后,背着大背篓,提着尼龙口袋,拿着柴刀就上山去。

“旺旺,旺旺……”

小黑子看小主人要上山,它兴奋地跑来,在陈轩的面前摇头晃脑。

陈轩摸了摸小黑子的狗头,说道:“小黑子,我要上山去挖药材,你留着看家,我打到好东西给你吃!”

“旺旺,旺旺!”

小黑子叫了两声,似乎是在回应陈轩。

陈轩朝着山上走去。

桃花村有一条小溪沟,叫桃花沟。

桃花沟把桃花村分成两半。

左边的山脉就是四方山和老鹰山,右边的山脉是鸡公山和凤翅山。

最大的山脉是四方山,最险的山脉是老鹰山,最高的山脉是凤翅山。

老鹰山如同一把利剑直冲天穹,老鹰山的顶端宛如一个老鹰的嘴,桃花村的人称之为‘老鹰嘴’。

陈轩今天,就是打算去老鹰嘴。

老鹰嘴最为险峻,山上丛林密布,是完全没有开发过的原始森林,里面虫蛇虎豹出没,很是危险。

桃花村的人,都是不敢去爬老鹰嘴的,以前有人爬过,掉下悬崖摔死了。

陈轩今天,要去挑战一下老鹰嘴。

老鹰嘴是原始密林,里面出极品药材的可能性才大啊。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要想挖到极品药材,陈轩也豁出去了。

再说,陈轩现在修炼了神农传承,他也不怕什么虫蛇虎豹,就算是遇到凶猛的野猪和熊瞎子,陈轩也敢斗上一斗。

当陈轩行走在山脚下,路过一片桑林的时候,他听到了‘啊’的一声,是女人的声音。

“什么情况?”

陈轩一惊。

女人的声音?

难道是谁家女人在这桑田里,跟野男人那啥?

现在小村子里,青壮年都外出打工去了,留守的女人不少,这是一大社会问题。

这块桑田,是陈二狗家的。

陈二狗的媳妇儿叫李翠花,长得水-嫩精致,腰细屁-股-翘,很是勾人呢。

难道这是李翠花再跟哪个野男人那啥?

陈轩是越想越好奇。

陈二狗,跟陈轩是同龄人,两人关系很好,算是穿连裆裤长大的。

现在陈二狗去城里的建筑工地上开挖掘机去了,每个月都按时给媳妇李翠花打钱回来。

如果李翠花真的是在偷人的话,陈轩肯定是要管上一管的,好歹陈二狗是他的陈家兄弟啊。

陈轩竖起耳朵听。

“啊……”

“不行……”

“救命,救命啊……”

陈轩接着,听到了女人的声音。

“李翠花?真的是她!”

陈轩一愣。

李翠花喊救命?

看来,李翠花并不是在偷野男人。

陈轩马上就冲进桑田。

“cao,贱女人,你敢抗拒,你他吗的,不想活了吧,在这山根脚下,你喊破喉咙也没用啊,老子今天必须把你骑了!”

陈轩听到了一个如同公鸭嗓一样的男子声音。

“卧槽,潘癞子……”

陈轩很是无语。

没想到是潘癞子在做这种图谋不轨的事情。

潘癞子,本命潘富贵,他是桃花村的村长。

因为他的额头上长着一块很大的癞疮疤,所以村民们背地里,都叫潘富贵为潘癞子。

潘富贵这人口碑不好,仗着自己是村长,胡作非为,横行乡里,是桃花村的一霸。

陈轩知道潘癞子贪念权势和钱财,也听过他的一些花边新闻,说他弄过村里的一些女人。

没想到这潘癞子还真的是这么无耻,竟然相对二狗的老婆李翠花这样。

陈轩也很讨厌潘癞子,算起来和潘癞子有仇,潘癞子的弟弟曾经砍了陈轩家里几颗价值上千松柏树拿去卖钱,这事儿就是潘癞子暗中指使的。

陈轩家里本该享受的一些政策优惠,也被潘癞子给强行取消了。

“潘癞子,放开翠花嫂子……”

陈轩冲过去,一声怒吼。

潘富贵听到陈轩的声音,他吓得猛地弹了起来。

李翠花得到了自由,她马上站起来。

李翠花的衬衣都被潘富贵给撕烂了,她现在看到陈轩也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李翠花心中更多的还是一种放松。

陈轩来了,潘富贵肯定是不敢乱来了,她得到了解脱。

“陈轩,是你这个小兔崽子!”

看到陈轩,潘富贵面色阴沉,气急败坏。

潘富贵完全没有想到这么早陈轩出现在这里。

“潘癞子,你这个无赖,竟然想对翠花嫂子图谋不轨,你他吗的还要点狗脸吗?”

陈轩毫不畏惧潘富贵,对潘富贵骂道。

潘富贵指着陈轩,喝骂道:“小兔崽子,你今天,破坏老子的好事儿,老子跟你没完!”

“怎么个没完?”

陈轩问道。

潘富怒道:“哼,老子是村长,老子想整你一家,多几把简单的事情……”

“潘癞子,你妈拉个巴子的,还想仗着你是村长欺负我家?你找死啊!”

陈轩气眼神一冷,紧握拳头。

这潘癞子,太特么的恶心了。

因为陈轩家里穷,加上陈轩父亲身体不好,潘癞子很不地道,以前就没少欺负陈轩家,连陈轩家的退耕还林补贴款都硬吃掉了,那个时候陈轩还在念高中。

“老子就要欺负你家,怎么了?你能咬我?哈哈哈……”

潘富贵越说越得意。

“曹尼玛的!”

陈轩朝着潘富贵给冲了过去,狠狠一脚踹在潘富贵的心窝子上。

喜欢山村小神医请大家收藏:()山村小神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