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越来越不正经

秦俊鸟说:“雪霏,明天让食堂准备一桌酒菜,我跟那个客商在酒桌上边吃边谈。”

陆雪霏点头说:“我回去就让镯子嫂子准备。”

秦俊鸟说:“明天让镯子嫂子多做几个好菜,别太寒酸了,人家毕竟是从外地远道而来的,咱们一定要好好招待,可不能怠慢了人家。”

陆雪霏说:“我会把你的意思告诉镯子嫂子的。”

秦俊鸟说:“雪霏,最近这几天我没去厂里,厂里的生产情况咋样?”

陆雪霏说:“厂里一切正常,有我在厂里,保证不会出问题的。”

秦俊鸟说:“范学成那小子还老实吧?他没干啥过分的事情吧?”

陆雪霏笑了笑,说:“俊鸟,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我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可不是好惹的,再说范学成没你想的那么坏,他一直都是规规矩矩的。”

秦俊鸟这时伸手在陆雪霏雪白的脸上抚摸了几下,说:“雪霏,要不你今天晚上回家来吧,我想你了,咱们今天晚上好好说说话。”

陆雪霏把秦俊鸟的手从她的脸上拿下来,说:“俊鸟,今天晚上我回不去,我手头上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晚上我得加班。”

秦俊鸟说:“这个酒厂我说了算,今晚你不用加班了,有啥事情明天再处理好了。”

陆雪霏说:“这个酒厂虽然是你的,可你现在说了不算,厂里的事情我说了才算。”

秦俊鸟说:“那好吧,你说了算就你说了算,你愿意加班那就加吧,不过你现在得让我亲一口,这几天我一直都没见你的面,我想你想的这心里直痒痒。”

秦俊鸟说完把嘴凑到陆雪霏的嘴边,想要去亲她。

陆雪霏这时轻轻地推了秦俊鸟一下,脸上带着几分羞涩的表情,小声说:“冯婶还在食杂店呢,小心让她看见。”

秦俊鸟满不在乎地说:“冯婶又不是外人,让她看见也没啥大不了的,咱们又没干啥见不得人的事情。”

陆雪霏态度坚决地说:“那也不成,让冯婶看见了多难为情啊,我可不想让冯婶把我看成一个随便的人。”

秦俊鸟有些扫兴地说:“好吧,都听你的,你说咋样就咋样。”

陆雪霏说:“俊鸟,你别心急吗,我明天晚上回家去,到时候让你亲个够,你想咋亲就咋亲。”

秦俊鸟高兴地说:“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你可得让我亲个够。”

陆雪霏伸手在秦俊鸟的胳膊上打了一下,说:“看你这点儿出息,一天到晚就想那些事儿,你还说人家范学成不是好人,你可比他坏多了。”

秦俊鸟“嘿”“嘿”笑了几声,说:“你没听人说吗,这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坏男人才招女人的喜欢呢。”

陆雪霏说:“这些话你都是跟谁学的啊,都是一些歪理邪说,你看你现在是越来越不正经了。”

秦俊鸟说:“这些话我不用跟别人学也知道。”

陆雪霏这时站起身来,说:“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得回厂里去了。”

陆雪霏推门出了屋子,来到了前边的食杂店。

冯寡妇看到陆雪霏走了出来,说:“雪霏,俊鸟的气消了没有,我刚才看到他和那个蒋新龙不知道因为啥事情翻了脸,两个人差点儿没动手打起来。”

陆雪霏说:“冯婶,你放心吧,俊鸟已经消气了。”

冯寡妇说:“俊鸟消气就好。”

陆雪霏说:“冯婶,我得回厂里去了,以后有时间我再来看你。”

陆雪霏快步向食杂店的门口走去,冯寡妇在身后叫住她,说:“雪霏,你不是要买牙膏、牙刷和香皂吗?你咋空着手就走了。”

陆雪霏停下脚步,转回身,一拍脑门说:“冯婶,你看我这记性,要不是你提醒,我早就把买东西的事情忘到脑后了。”

冯寡妇从柜台里拿出陆雪霏要买的东西,然后走到陆雪霏的面前,把三样东西交给陆雪霏,陆雪霏把刚才收起来的五十块钱又掏出来递给了冯寡妇,冯寡妇给陆雪霏找了钱,陆雪霏拿着东西出了食杂店。

冯寡妇走进来后边的屋子里,她笑着说:“看来还是雪霏了解你,我刚才咋劝你都不行,她进去跟你说了几句话,你就消气了。”

秦俊鸟说:“冯婶,那个蒋新龙跑到你这里干啥来了?”

冯寡妇说:“蒋新龙刚才给我扔了二百块钱,他说晚上让我准备一桌酒菜,他要在我这里请人吃饭。”

秦俊鸟说:“蒋新龙要请谁吃饭啊?”

冯寡妇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他在我这里请人吃饭,肯定是请咱们村里的人。”

秦俊鸟说:“这个蒋新龙自己是开大酒店的,他咋还请人在你这里吃饭啊,他到底在搞啥名堂。”

冯寡妇说:“谁知道他在搞啥名堂,他给我扔下二百块钱就走了。”

秦俊鸟说:“冯婶,等晚上蒋新龙和那个人吃饭的时候你留意一下,听听他和那个人都说了些啥。”

冯寡妇说:“你放心吧,我会留心的。”

秦俊鸟说:“那好,我去村里转一转,我得去看看那个蒋新龙到底干啥去了。”

秦俊鸟出了冯寡妇的食杂店向村里走去。

在经过孟玉双家的门口时,孟玉双正好拎着一个水桶从院子里走出来。

孟玉双放下水桶,笑着说:“俊鸟,你这是要干啥去啊?”

秦俊鸟说:“我去村里边转转。”

孟玉双说:“俊鸟,到屋里去坐一坐吧。”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你忙吧,我就不坐了。”

孟玉双这时向左右看了看,见四处没有人,一把将秦俊鸟拉进了院子里。

秦俊鸟向院门外看了一眼,说:“玉双嫂子,你这是干啥?”

孟玉双把大门关上,走到秦俊鸟的身边,拉起他的手,说:“俊鸟,你少跟我装糊涂,咱们都多长时间没见面了,我看你就是在故意躲着我。”

秦俊鸟慌忙想屋子里看了一眼,压低声音说:“玉双,你说别那么大声,要是让你男人和孩子听到了咋办啊?”

孟玉双说:“你不用害怕,我男人和孩子都不在家里,这家里就我一个人。”

喜欢山村如此多娇请大家收藏:()山村如此多娇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