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苏秋月现身了

像周小满这样的姑娘可以说是百里挑一,孟庆森心明眼亮,知道这种好事儿是可遇不可求的,他虽然嘴上没说,可是心里已经有七八分愿意了。

秦俊鸟看得出来孟庆森对周小满这门婚事还是挺满意的,两个人也算是郎才女貌,将来要是结了婚,小两口的日子肯定能过得不错。

秦俊鸟的心里有了底,故意咳嗽两声,说:“庆森,你当着我和来运叔的面表个态吧,这门婚事儿你到底答应不答应啊?”

没等孟庆森说话,孟来运抢着说:“俊鸟,这门亲事我替庆森应下了,你回去给德忠家带个话,就说这门婚事是板上钉钉了,海枯石烂,永不反悔。”

秦俊鸟说:“来运叔,这可不成,我得听庆森亲口说出来,这是他和小满的婚事,只有他点头同意才行。”

孟庆森低头想了几分钟,最后抬起头来,挺起腰杆,声音洪亮地说:“那好吧,这门婚事我答应了。”

秦俊鸟高兴地说:“好啊,这门婚事就算是说成了。”

孟庆森这时说:“这门婚事我是同意了,可小满现在年纪还小,我不能现在就跟她结婚,我想过两年再结婚。”

秦俊鸟说:“我今天来只是帮忙带话的,至于你和周小满啥时候结婚,那是你们孟、周两家的事情,我一个外人就管不着了。”

孟来运这时插话说:“俊鸟,既然庆森和小满的婚事定下来了,咱家可不能缺了礼数,过几天我和庆森带着彩礼去周家上门提亲,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

秦俊鸟说:“来运叔,你放心,到时候我一定来。”

孟来运说:“俊鸟,咱们快进屋去吧,一会儿让你婶子炒几个菜,你就留下来吃饭吧。”

秦俊鸟在孟庆森家吃完饭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秦俊鸟走的时候孟来运一直把他送到了大门口。孟来运今天高兴,所以多喝了几杯,拉着秦俊鸟的手絮絮叨叨地说个没完,最后还是孟庆森硬把他拉进了屋子里。

秦俊鸟离了孟庆森家,快步向周德忠家走去,他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郭翠珍和周小满,也让她们高兴高兴。

秦俊鸟刚走到周德忠家的大门口,就扯着嗓子大声地喊了起来:“德忠婶子,你在家里吗?”

郭翠珍正在厨房里干活,她听到秦俊鸟在门口大声说话,急忙放下手里的活计走了出来。

郭翠珍当然知道秦俊鸟的来意,笑着说:“俊鸟大侄子,你来啦,快到屋里坐。”

秦俊鸟走进院子里,向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说:“德忠婶子,我给你道喜了,我刚从庆森家来,庆森同意了,小满和庆森的婚事说成了。”

郭翠珍听了之后差点儿没跳起来,她兴高采烈地说:“这下好了,小满和庆森的婚事说成了,也了却了我的一桩心事。”

秦俊鸟说:“德忠婶子,我没说空话吧,只要我出面,这婚事准成。”

郭翠珍说:“俊鸟,你先去屋里坐,我这就去找小满她爸,把这件大喜事儿告诉他,你放心,婶子不会忘了你的好处的。”

秦俊鸟说:“婶子,我就不坐了,天都黑了,我得回家去了。”

郭翠珍说:“也好,等明天婶子摆上一桌酒席,好好地犒劳你一下,到时候婶子去找你。”

秦俊鸟笑笑,说:“那咱们说定了,我等着吃婶子你的酒席。”

秦俊鸟出了小满家,摸黑向他家的方向走去。

秦俊鸟走进家门后,看到苏秋林正坐在客厅里跟廖大珠说话。

苏秋林看到秦俊鸟走进来,站起身来说:“俊鸟,你回来了。”

秦俊鸟说:“秋林哥,这么晚了,你咋来了?”

苏秋林看了廖大珠一眼,说:“俊鸟,咱们到你屋里去吧,我有话要跟你说。”

秦俊鸟看苏秋林的样子,好像是有啥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他点了一下头,说:“那好,咱们到我屋里去吧。”

苏秋林跟在秦俊鸟的身后进到了他的房间里。

秦俊鸟拉过一把椅子放到苏秋林的面前,说:“秋林哥,你坐。”

苏秋林看了一眼椅子,没有坐,他一脸严肃地说:“俊鸟,秋月回来了。”

“你说啥?”秦俊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直愣愣地看着苏秋林。

苏秋林说:“俊鸟,我爸今天中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说秋月昨天回家来了,还给我爸和我妈留了一万块钱。”

秦俊鸟说:“你说的都是真的?”

苏秋林说:“千真万确,这些都是我爸在电话里告诉我的,我听到这个消息后就连忙赶过来找你了。”

秦俊鸟说:“那咱爸问没问秋月住在啥地方?”

苏秋林说:“我爸问了,秋月没说,她说她现在过得挺好的,让咱们咱妈不用担心。”

秦俊鸟这时抓住苏秋林的胳膊,非常激动地问:“那秋月现在还在家里吗?”

苏秋林摇了摇头,说:“我爸说她昨天上午回来的,中午在家里吃了一顿饭,下午就走了。”

秦俊鸟一脸失落地说:“那咱爸没让秋月留下来吗?”

苏秋林说:“我爸留了,可是秋月说啥也不在家里住,她说她还有事情,等她把事情处理完了,过几天就回家里来住。”

秦俊鸟说:“那咱爸问没问秋月这段时间去啥地方了?”

苏秋林说:“我爸问过了,可是秋月没说,她只是她在外边找到了一份待遇不错的工作,吃得好住得好,老板对她也不错。”

秦俊鸟说:“那咱爸没跟在秋月的身后看看她现在到底住在啥地方吗?”

苏秋林说:“我爸想跟着她来着,可她是坐小轿车回来的,走的时候也是坐着小轿车走的,这人的两条腿哪能快过小轿车的四个车轮子啊。”

秦俊鸟说:“那秋月都跟咱爸咱妈说啥了?”

苏秋林说:“秋月也没跟我爸和我妈说啥,他就是问了问家里的情况,我爸说她还问到你了。”

秦俊鸟听到这里心里一下子变得暖融融的,看来苏秋月还不是那么绝情,至少她还是关心自己的,看来两个人没白做一回夫妻。

喜欢山村如此多娇请大家收藏:()山村如此多娇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