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赵德旺现身

秦俊鸟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如梦呓一般地说:“那好,我不看了。”

秦俊鸟嘴上虽然说不看了,可是眼睛还在直勾勾地盯着大甜梨的身体。

尽管大甜梨的身子比以前瘦了许多,可是她那熟透了的身子依然能让男人神魂颠倒,而且她的身子瘦下来后使她的皮肤更加紧绷而富有弹性,摸起来手感跟以前大不一样了。

大甜梨轻轻地呻吟了几声,说:“俊鸟,你快把衣服脱了吧。”

秦俊鸟这时向窗外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已经变得灰蒙蒙的,眼看着就要黑天了,他的脸上带着几分忧虑说:“梨子姐,现在天还没黑呢,万一有人到你家来咋办啊?”

大甜梨说:“这有啥好怕的吗,你去外边把大门锁上,这样外人就进不来了,咱两个人在屋里想咋样就咋样。”

秦俊鸟说:“那好,我这就去把大门锁上。”

秦俊鸟出了屋里,快步走到大门口,动作麻利地把大门关好,然后把大门锁上了。

回到屋里后,秦俊鸟上炕把身上的衣服全都脱光了,然后拉过被子盖在他和大甜梨的身上,两个人在被窝里折腾了起来。

秦俊鸟从大甜梨家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大甜梨想留他在家里过夜,不过他没有同意,家里只有廖大珠一个人在家,他不能把廖大珠一个女人扔在家里。

秦俊鸟本来是打算去孟庆森家的,在大甜梨家耽搁了这么长时间,现在天都黑了,他只好回家去了。

秦俊鸟在走到村口的时候看到一个人从村口的公路下来拐进了村里,这个人的手里还拿着手电筒,手电筒照射出来的光束都把秦俊鸟的眼睛给晃花了。

没等秦俊鸟说话,对方先开口问了一句:“谁?”

秦俊鸟马上就听出来说话的人是孟庆森。

“庆森,是我。”

孟庆森也听出了秦俊鸟的声音,他快步走到秦俊鸟的面前,笑着说:“俊鸟,是你啊。”

秦俊鸟看到孟庆森是从村外进来的,他不解地问:“庆森,天都这么晚了,你不回家睡觉,一个人跑到村外干啥去了?”

孟庆森说:“村里人跟我说天快黑的时候看到一个外村人进了咱们村子,村里的人都没见过这个人,我怕这个外村人是坏人,就在村里村外转转。”

秦俊鸟说:“你找到那个外村人了吗?”

孟庆森摇了摇头,说:“我村里村外都找遍了,没有找到这个人,”

秦俊鸟说:“村里人没看到那个人长得啥样吗?”

孟庆森说:“那个人戴着帽子,走路的时候低着头,村里人只看到了那个人的半边脸,没看清楚那个人到底长啥样。”

秦俊鸟说:“这个人会不会是来咱们村里走亲戚的啊,你没到村里问一问吗?”

孟庆森说:“村里的人我几乎都问过了,谁家都没来过亲戚,也没人认识这个人,我觉得这个人非常可疑,怕是混进咱们村里来的坏人,你晚上睡觉的时候可别睡得太死了,小心让坏人摸进你家里。”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坏人想摸进我家里可没那么容易,虽然我的身手没有你那么厉害,可我这两个拳头也不是吃素的。”

孟庆森说:“那我就不跟你多说了,我得回村去多找几个人,今晚我得带人把村里的各个路口都守住了,这个要真是坏人的话,我要让他有来无回,一定要把他抓住。”

秦俊鸟说:“庆森,那你快去吧。”

“那我回村了,你也尽早回家吧。”

孟庆森说完就大步流星地向村里走去。

秦俊鸟慢悠悠地向家里走去,眼看着还有十几米就到他家的大门口了,秦俊鸟忽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他刚想回头去看是谁在他的身后,就在这时一个冷冰冰的,像铁管一样的东西顶在了秦俊鸟的后脑勺上,一个阴冷的声音在秦俊鸟的身后响起:“别动,你要是敢动一下,我就一枪打死你。”

秦俊鸟听到这个人的声音后心头顿时一凉,他对这个人的声音太熟悉了,这个在他身后的人就是赵德旺,而顶在他后脑勺上的东西当然就是枪管了。

“赵德旺!”秦俊鸟没想到赵德旺这个冤家会出现在他家的大门口,公安局的人正在到处抓他,他却铤而走险,又回到了棋盘乡。

赵德旺冷笑了几声,说:“没错,正是老子,你你没想到我会回来找你吧。”

秦俊鸟说:“赵德旺,你不是躲到南方去了吗?”

赵德旺说:“我是躲到南方去了,不过我一想到你在家里舒舒服服地发大财,我得在外边东躲西藏的,像条丧家之犬一样,我就恨得牙痒痒,我这次回来就是专门来找你算账的。”

“赵德旺,你想咋样?”秦俊鸟知道自己落到赵德旺的手里肯定凶多吉少。

赵德旺恶狠狠地说:“你说我想咋样,我想一枪崩了你,你把老子害得有家不能回,我恨不得能把你大卸八块,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秦俊鸟说:“赵德旺,你可别乱来,你要是开枪把我打死了,你也别想活了。”

赵德旺“嘿“”嘿“发出一阵阴笑,说:“你放心吧,我不会这么痛快就把你打死的,我要慢慢地折磨你,你把害得这么惨,我要让你比我还惨。”

秦俊鸟说:“赵德旺,我劝你还是把我放了,你以前做了那么坏事儿,你今天落到这个地步,都是你罪有应得,怪不得别人。”

赵德旺说:“秦俊鸟,你别做梦了,想让我放了你,除非是我死了,要不然你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秦俊鸟说:“赵德旺,你可要想清楚了,你一个人跑到我家来,要是惊动了村里的人,你就是长翅膀都飞不出去了。”

赵德旺说:“秦俊鸟,你把嘴给我闭上,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你要是再敢多说一个字,我就打断你一条狗腿。”

秦俊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激怒赵德旺,不然的话他真敢打断秦俊鸟的腿,他说:“我听你的,我啥都不说了。”

赵德旺说:“这就对了,只要你乖乖地听我的话,也能少吃点儿苦头。”

喜欢山村如此多娇请大家收藏:()山村如此多娇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