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陪酒陪睡

四个人推杯换盏地喝了起来,饭桌上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作陪,包间里马上变得热闹了起来。

有句话叫秀色可餐,看着眼前这两个娇俏动人的姑娘,秦俊鸟哪里还有心思吃饭,他这次可算是大饱眼福了。

说起来秦俊鸟也见过不少漂亮的女人,可是这两个姑娘跟他以前见过的那些女人都不太一样,跟他以前见过的那些女人相比,完全可以用‘鹤立鸡群’来形容这两个姑娘。

秦俊鸟记得以前看电视的时候看过关于时装模特的节目,电视里那些穿着各种漂亮衣服在展示台上走来走去的高个子女模特让人非常羡慕,他觉得这两个任国富找来的姑娘跟电视里那些女模特比起来一点儿也不差。最让秦俊鸟心动的就是这两个姑娘那高挑纤细的个子,两个人的个子比秦俊鸟的个子还要高,在她们的面前秦俊鸟的心里有种很深的自卑感。

这两个姑娘非常热情,你一杯我一杯,轮流地向秦俊鸟敬酒,显然她们是想把秦俊鸟灌醉了。秦俊鸟虽然知道她们两个人的用意,她们这么做肯定是任国富指使的,不过他并没有说破,他很想知道这两个姑娘和任国富到底想搞什么名堂。

很快四个人就把两瓶葡萄酒全都喝光了,任国富又让服务员拿来了两瓶葡萄酒。

任国富把酒瓶打开,给秦俊鸟倒了一杯酒,然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酒,他端起酒杯,说:“秦老板,咱们再喝一杯。”

秦俊鸟看了一眼酒杯里的葡萄酒,摆了摆手,说:“任老板,我不能再喝了,要是再喝的话,我可就喝醉了。”

任国富说:“秦老板,我看得出来,你的酒量可不一般,你喝这点儿酒是不会喝醉的,来,咱们把这杯酒干了。”

秦俊鸟说:“任老板,我真的不能再喝了,要是再喝下去的话,我可就连家都回不去了。”

任国富笑着说:“秦老板,你不用担心,我都已经安排好了,我在楼上给你开了一个房间,你要是真回不了家了,就到楼上的房间里睡一个晚上。”

秦俊鸟说:“任老板,你想的可真周到啊,连房间都给我准备好了,看来这杯酒我必须得喝了。”

任国富说:“秦老板,这杯酒你必须得喝,你要是不喝的话,那就是没拿我当你的朋友。”

秦俊鸟这时端起酒杯,笑了一下,说:“好,任老板,这杯酒我喝了,我要是不喝的话,那也对不住你的一片心意了。”

秦俊鸟跟任国富轻轻地碰了一下酒杯,两个人都把酒杯里的酒喝掉了。

任国富喝完酒后冲着菲菲和琪琪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会意地端起酒杯,又开始频频地向秦俊鸟敬酒。

秦俊鸟跟菲菲和琪琪又喝了几杯酒,他知道要是再喝下去,非得让她们灌醉不可,秦俊鸟当然不能让她们得逞了。

好在任国富不知道他的酒量大小,他可以装醉,这样就能瞒天过海了。

四个人把服务员拿来的两瓶葡萄酒又喝光了,秦俊鸟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假装含混不清地说:“任老板,今天能认识你这个朋友我高兴,咱们一定喝他个一醉方休。”

任国富看到秦俊鸟有些喝多了,说:“秦老板,你已经喝了不少了,你还能喝吗?”

秦俊鸟知道任国富是在故意试探他,他打了一个酒嗝,说:“任老板,我还能喝,再喝个十瓶八瓶的没问题。”

往往喝醉的人都会说自己还能喝,秦俊鸟装的很像,任国富还真以为他喝醉了。

任国富这时站起身来,说:“秦老板,让菲菲和琪琪先陪你喝着,我去趟洗手间,一会儿我就回来。”

秦俊鸟说:“任老板,你快去快回,等你回来了,咱们接着喝。”

任国富出了包间之后,菲菲把酒杯端起来,说:“秦老板,任老板去卫生间了,咱们继续喝。”

秦俊鸟也把酒杯端起来,咧嘴一笑,说:“来,菲菲姑娘,咱们干了这杯。”

秦俊鸟刚说完话,手忽然一松,手里的酒杯掉在了桌子上,酒杯里的酒全都洒了出来。

秦俊鸟这时闭眼眼睛,嘴里喃喃自语地说:“我有些困了……”

秦俊鸟的话还没说完,就一头趴在桌边睡着了。

菲菲和琪琪看到秦俊鸟睡着了,就叫了他几声,不过秦俊鸟一点儿都没有。两个人这时把秦俊鸟扶了起来,把他扶到了包间楼上的客房里。

进到房间里之后,菲菲和琪琪把秦俊鸟扶到了床上,两个人没有说话,她们先把自己的衣服脱掉了,然后动手给秦俊鸟脱衣服。

秦俊鸟这时忽然坐起身来,说:“你们想干啥?”

菲菲和琪琪都吓了一跳,她们都以为秦俊鸟喝醉了,没想到他根本就没醉。

菲菲神色有几分慌张地说:“秦老板,我们以为你喝醉了,所以想帮你把衣服脱了。”

秦俊鸟在两个人的身上扫了一眼,只见两个人的身上只穿着胸罩和裤衩,露在外边的白花花的皮肤让人炫目,他急忙把目光从两个人的身上移开,说:“你们咋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脱了?”

菲菲说:“秦老板,我们是啥样的女人,你应该知道吧?”

秦俊鸟装糊涂说:“你们是啥样的女人,我咋知道呢,我今天才刚认识你们。”

菲菲苦笑着说:“我们是那种为了钱啥事情都会跟男人做的女人,任老板把我们找来,不仅让我们陪你喝酒,还让我们陪你睡觉,任老板说了,你想跟我和琪琪干啥事情都行。”

秦俊鸟说:“这个任老板,他把我当成啥人了。”

菲菲说:“秦老板,你在心里肯定非常瞧不起我和琪琪这种女人吧。”

秦俊鸟说:“我咋会瞧不起你们呢,只是你们年纪轻轻的,长得又这么好看,干啥事情不好,为啥非得干这种事情呢。”

菲菲说:“我们也不想干这种事情,可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是被逼的。”

秦俊鸟好奇地问:“你说你们是被逼的,是被谁逼的?是那个任老板吗?”

喜欢山村如此多娇请大家收藏:()山村如此多娇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