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连输四局

秦俊鸟好奇地说:“银杏,你到底有啥办法啊,跟我说说咋样。”

廖银杏说:“现在我还没有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秦俊鸟说:“银杏,不管你用啥办法,你可千万不能把我们的事情说出去,咱们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了。”

廖银杏撇了撇嘴,说:“咋了,你该不会是害怕了吧?”

秦俊鸟说:“我不是害怕,你也知道这种事情是不能摆到台面上的,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廖银杏说:“我还没有那么傻,我不会把这种事情随便告诉别人的,我虽然跟你睡过了,可我也是个要脸的人,我不是那种没羞没臊的女人。”

秦俊鸟说:“这样就好,我就怕你一时冲动,把咱俩的事情张扬出去了,那样的话咱俩可就没办法收场了。”

廖银杏这时走到秦俊鸟的身边左边,把软绵绵的身子紧紧地贴在秦俊鸟的身上,笑着说:“俊鸟,正好我家里没有别人,就在咱们两个人,你就留在这里别走了,咱们两个人也能在一起好好地说说话。”

秦俊鸟说:“这可不成,一会儿我得回家去。”

廖银杏撅起嘴,有些不高兴地说:“你那个家有啥好的,你回去还不是一个人睡冷被窝吗,我这里有现成的热被窝等着你,你反倒装起正经人了,真是不识抬举。”

秦俊鸟苦笑了一下,说:“银杏,我还没吃饭呢,我得回家吃饭去,我现在就是上了炕也没有力气啊,你想要马儿跑,也得让马儿吃草啊。”

廖银杏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她站起身来,说:“正好我也没吃饭呢,我这就做饭去,一会儿咱们两个人好好地喝几杯。”

秦俊鸟说:“好啊,你多做几个菜,我的肚子早就已经饿的咕咕直叫了。”

廖银杏到厨房里忙活了一个多小时,端上来六个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炒菜。

秦俊鸟走到饭桌前坐下,低头闻了闻,说:“银杏,你这菜炒的可真香啊,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手艺。”

廖银杏说:“你要是觉得我做的菜香,那你就把这些菜全都吃了。”

秦俊鸟说:“你放心好了,有我在这里,这几个菜剩不下多少的。”

廖银杏这时拿上来一瓶酒,她把酒瓶打开,给秦俊鸟倒了一杯酒,然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酒。

廖银杏说:“俊鸟,咱们就这么喝酒也没啥意思,咱们两个人玩个花样咋样?”

秦俊鸟笑着说:“你想玩啥花样啊?说出来听听。”

廖银杏说:“咱们两个人划拳咋样,谁要是输了,不仅要罚喝一杯酒,还要脱一件衣服,你敢不敢跟我玩。”

秦俊鸟眯缝着眼睛看着廖银杏高耸的胸脯,说:“好啊,这个主意好,我跟你玩。”

廖银杏轻咬着嘴唇说:“你要是输了,可不能耍赖皮。”

秦俊鸟说:“不就是脱衣服喝酒吗,这又不是啥难事儿,我不会耍赖皮的。”

秦俊鸟和廖银杏开始吆五喝六地划起拳来,第一局廖银杏赢了,秦俊鸟按照定好的规矩,先喝了一杯酒,然后把外衣脱掉了。

到了第二局,秦俊鸟赢了廖银杏,廖银杏喝了一杯酒,把外衣脱了。

到了第三局,廖银杏又输了,她只好把毛衣也脱掉了,身上只穿着贴身的衬衣。

到了第四局,廖银杏又输了,不知道是秦俊鸟的运气太好了,还是廖银杏的运气太坏了,廖银杏居然连输了三把。廖银杏这次把贴身的衬衣也脱了,露出了里边的白色胸罩,这可是她身上的最后的一件衣服了。

秦俊鸟看着廖银杏那两个被胸罩紧紧包裹着的两个雪白的半球,得意地说:“银杏,你要是再输的话,可就要光着身子了。”

廖银杏满不在乎地说:“光着就光着,反正这屋子里就咱们两个人,我就是脱光了别人也看不到。”

秦俊鸟和廖银杏又开始划拳,结果这一局还是廖银杏输了。

廖银杏有些气恼地说:“我今天咋这么倒霉呢,一连输了四局,真是点背到家了。”

秦俊鸟有些过意不去地说:“银杏,我看你还是不要脱了,你快把脱掉的衣服都穿上吧,小心着凉了。”

廖银杏说:“咱们既然都定好了规矩,那我就要受规矩,愿赌觉得服输。”

廖银杏说完伸手把胸口的卡扣解开,然后把胸罩脱了下来,她那两个浑圆的肉峰就像两只淘气的小兔子一样跳了出来,白花花的在秦俊鸟的眼前晃荡着。

秦俊鸟看着那两个肉嘟嘟的东西,浑身上下的血流开始加速,脸上就如同被火烤一样难受。

廖银杏看到秦俊鸟有了反应,伸手在自己的两个肉峰上摸了几下,肉峰尖端的两个如红樱桃一般大小的突起顿时膨大坚硬起来,就连突起周围的小疙瘩都看得清清楚楚的,秦俊鸟的呼吸一下子就变得急促起来,身子微微地抖动了几下。

廖银杏吃吃地笑着说:“俊鸟,我都把衣服脱光了,你还能忍得住啊?”

秦俊鸟把目光从廖银杏的胸前移开,说:“我还没吃饱呢,等我把肚子吃饱了,再好好收拾你。”

廖银杏抿嘴说:“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吃饭,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啊?”

秦俊鸟说:“我是不是男人你还不知道吗?”

廖银杏这时一把将秦俊鸟的身子推倒在炕上,把身子压在秦俊鸟的身上,喘息着说:“你还是先把我吃了吧,我保证让你吃饱了。”

秦俊鸟这时伸手抱住廖银杏的身子,两个人的身子绞缠在了一起。

一番暴风骤雨过后,两个人都是气喘吁吁的。

秦俊鸟坐起身来,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说:“银杏,我该回去了。”

廖银杏说:“都这么晚了,你还回去干啥,就在我这里睡下好了。”

秦俊鸟说:“银杏,我不能在你这里睡,趁着天黑没人看见,我得走了。”

廖银杏说:“好吧,你要是走就走吧,我不强留你。”

秦俊鸟穿好了衣服,狼吞虎咽地把桌上的菜吃掉了一大半,然后摸着黑出了廖银杏家。

喜欢山村如此多娇请大家收藏:()山村如此多娇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