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借宿

秦俊鸟和苏秋林在村子里转了转,看到村子中央的一户人家的房门开着。

秦俊鸟和苏秋林把整个村子都走遍了,这家人的房子在村子里算是好的了,虽然老旧了一些,不过房子比较宽敞,有东西两个屋子,正是秦俊鸟和苏秋林心中理想的住处。

这家院子的院墙是用石头垒成的,可是因为年月久了,石头墙东倒西歪的,眼看着就要倒掉了。

院子没有大门,只有两根光秃秃的木头杆子立在两旁,勉强算作是门框了。

秦俊鸟和苏秋林走进了院子里,院子里停着一辆马车,马车上堆放着一些常用的农具。

两个人的脚步声惊动了一条趴在石头墙后的大黄狗,大黄狗“扑棱”一声站起身来,冲着秦俊鸟和苏秋林“汪”“汪”叫了几声,呲着冷森森的白牙,一副非常凶恶的样子。

秦俊鸟和苏秋林都大黄狗吓了一跳,两个人慌忙向后退了几步,以免被大黄狗给咬到。还好大黄狗被一跟麻绳给拴住了,要是没拴住的话,秦俊鸟和苏秋林可就要遭殃了。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听到狗叫声后,快步从屋子里走出来,他看到秦俊鸟和苏秋林站在院子里,用警惕的目光看着两个人,问:“你们找谁啊?”

秦俊鸟笑着说:“大叔,我们是从棋盘乡过来的,赶上天黑了,我们想在你家借住一晚,不过我们不白住,我们会给你钱的。”

男人打量了两个人几眼,见两个人不像是啥坏人,说:“我家的西屋没有人住,不过天冷了,一会儿我给你们把炕烧热了,你们就在西屋里睡一晚吧。”

秦俊鸟说:“谢谢你了,大叔。”

男人说:“你们还没有吃饭吧?”

秦俊鸟说:“我们赶了一天的路,中午的时候吃了些干粮,晚上还没吃呢。”

男人说:“正好我也没吃饭,一会儿我做饭的时候多做一些,咱们一起吃吧。”

秦俊鸟说:“那麻烦你了,大叔。”

男人也不跟两个人客气,说:“你们跟我进来吧。”

男人说完就转身进了屋子,秦俊鸟和苏秋林也跟在男人的身后进了屋子。

男人把两个人带进了西屋里,西屋里堆放着一些杂物和几袋粮食,看样子好久没有住人了。

西屋的炕上铺着硬邦邦的炕席,炕席上落满了灰尘。

男人找了一块干净的抹布,把炕席上的灰尘擦了擦,然后又给两个人拿了被子、褥子和枕头。

男人说:“你们两个人先坐着,我去烧火做饭了。”

秦俊鸟说:“大叔,你去忙。”

男人去做饭的时候,秦俊鸟和苏秋林把被褥铺好,两个人坐在被子上谁也不愿意多说话,走了一天的山路,两个人都是又累又饿的,他们只想吃完饭后好好地睡上一觉。

约摸过了一个小时,男人端着两碗面条走了进来,说:“我们这个地方没啥好东西,我做了一些面条,你们两个就凑合着吃一口吧。”

秦俊鸟从男人的手里接过面条,笑了一下,说:“只要能填饱肚子就好了,我们吃啥都成。”

男人说:“那你们先吃着,要是不够的话,锅里还有,你们自己去盛。”

秦俊鸟点头说:“大叔,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男人说:“啥客气不客气的,你们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我们这里好东西没有,这面条还是有的。”

秦俊鸟说:“那我们可就敞开肚皮吃了。”

男人说:“你们先吃着,我也回屋吃饭了。”

秦俊鸟和苏秋林都饿坏了,两个人都吃了三大碗面条,又喝了几碗热汤,才算是吃饱了。

两个人吃完饭后,秦俊鸟走进了男人的屋子,男人正盘腿坐在炕上吸着旱烟。

秦俊鸟从上衣兜里掏出五十块钱送到男人的面前,说:“大叔,这五十块钱你收下,就算是我们的住宿费吧。”

男人急忙秦俊鸟手里的钱推了回去,说:“你们不过就是吃了几碗面条,又不值几个钱,你赶快把钱收回去吧。”

秦俊鸟说:“大叔,这是我们的一点儿心意,你能让我们住下来,还给我们做饭吃,你要是一分钱不收的话,我们实在过意不去。”

男人想了一下,说:“要不这样把,你给十块钱就成了。”

秦俊鸟掏出十块钱给了男人,又把那五十块钱收了起来。

秦俊鸟说:“大叔,我想问你一个事情,你家里有高粱没有?”

男人说:“有啊,我家的地里今年收了两千多斤高粱,都在仓房里呢。”

秦俊鸟的眼睛一亮,说:“那你们村别人家里有高粱吗?”

男人说:“有啊,我们村的人几乎家家都种高粱,以前这高粱都是我们村里人的救命粮,如今日子比以前好过一些了,我们能吃上细粮了,这高粱种的没以前多了,不过我们这里山地旱地多,村里人就把那些山地旱地都种上了耐旱的高粱,留着家里细粮不够吃的时候,用它来救急。”

秦俊鸟高兴地一拍大腿,说:“太好了,终于找对地方了。”

男人一脸困惑地看着秦俊鸟,说:“这有啥好的?”

秦俊鸟说:“大叔,我们这次到村里来就是为了买高粱的,看来我们没白跑这一趟。”

男人一听秦俊鸟是来买高粱的,也来了精神,说:“你真是来买高粱的?你没骗我吧。”

秦俊鸟说:“大叔,这种事情我没必要骗你,我说的都是真话。”

男人说:“我这几天正发愁家里的高粱卖不出去呢,现在你来了,这高粱也就有了去路了。”

秦俊鸟说:“大叔,有个事情我想麻烦你一下,你能不能帮我去村里问问,村里还有谁要卖高粱的,我全都买了。”

男人连连点头说:“好,我这就帮你去问。”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大叔,不用着急,这天都黑了,有的人家应该都睡了,你还是明天再问吧。”

男人说:“我听你的,明天去问。”

秦俊鸟又跟男人谈了高粱的价钱,秦俊鸟没有像蒋新龙那样出高价,他是按照市面上的价钱给男人出的价,男人也没有跟秦俊鸟讨价还价,同意了他说的价格。

喜欢山村如此多娇请大家收藏:()山村如此多娇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