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不像夫妻

秦俊鸟只好把手里的棍子放了下来,气哼哼地说:“秋月,你咋还护着这个不要脸的男人呢,像他这种东西就应该一棍子打死。”

苏秋月将身子挡在高怀民的身前,说:“俊鸟,你快把手里的棍子扔了,你要是真把他给打伤了,这事情可就麻烦了,你是要吃官司的。”

秦俊鸟狠狠地瞪了高怀民几眼,说:“秋月,像他这种人,你不好好地教训他一下子,他是不会老实的,就算是吃官司我也认了,没啥大不了的。”

苏秋月说:“俊鸟,你让他走吧,再这样闹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要是让村里的人知道了,咱们两个人在村里人的面前可就抬不起头了。”

秦俊鸟皱起眉头说:“秋月,你这是咋了,这个人到底给你吃了啥迷魂药了,她咋还替他说话呢。”

苏秋月说:“俊鸟,我这是为你好,你刚才也打他了,心里的气也应该出了,你就让他走吧,这件事情就算了结了。”

高怀民痛着龇牙咧嘴的,他揉着肩膀被打的地方,嘴硬地说:“秋月,你不用拦着他,你要是想打我,你就让他打好了,我豁出去了,为了你,就是让我死我都愿意,别说挨几下打了。”

秦俊鸟气得七窍生烟,又举起了手里的棍子,怒声说:“混账东西,你还敢跟我叫板,你看我不把你的脑袋给拧下来。”

苏秋月这时一把将秦俊鸟手里的棍子多下来,没好气地说:“俊鸟,你要是再这样没完没了地闹下去,我可要生气了,到时候谁的脸上都不好看。”

秦俊鸟委屈地说:“秋月,你究竟是咋了嘛?这个男人有啥好的?你为啥不让我打他?你是不是鬼迷心窍了啊?”

苏秋月冷冷地说:“秦俊鸟,你听好了,你要是再敢打他一下,我就马上收拾东西回娘家去,到时候你一辈子都别想再见到我。”

秦俊鸟这时有些害怕了,他知道苏秋月的脾气,她是说得出就能做得到的人,如果她真回娘家去了,那他和苏秋月的关系可就彻底结束了,秦俊鸟还不想把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秦俊鸟点了点头,强忍着怒火对高怀民说:“小子,今天算你便宜,下次你要是再敢跑到我家里来说些不三不四的话,对秋月拉拉扯扯的,你看我不打断的你狗腿,你现在马上滚出我家。”

高怀民看了苏秋月一眼,一脸不情愿地说:“秋月,我不走,要走咱们一起走,我不能扔下你一个人就这么走了,你跟这种人在一起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苏秋月板着脸说:“怀民,你快走吧,你要是再这样的话,我以后就不理你了。”

高怀民怕苏秋月以后不再搭理他,只好点头说:“好吧,秋月,我听你的话,你可千万别不理我啊。”

苏秋月看了一眼天色,催促说:“怀民,天快黑了,你快走吧,要是天黑了,你可就走不了了。”

高怀民动情地说:“秋月,我走了,为了你我啥事情都愿意做,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我绝对不会说一个‘不’字的,你就是让我去死,我都不会犹豫的。”

这种肉麻的话高怀民都能说得出来,秦俊鸟觉得心里一阵恶心,恨不得把他的嘴给缝上。

高怀民有些依依不舍地走了,他每走几步就回头看一眼苏秋月,就好像他以后再也看不到苏秋月一样。

秦俊鸟在一旁冷眼看着,火气直冲脑门,把牙齿要得咯咯作响。

高怀民走远了,秦俊鸟和苏秋月却还站在院子里,两个人的心里都有火气,所以脸色都不好看。

秦俊鸟把手里的棍子扔在地上,说:“秋月,你跟这个高怀民到底是啥关系,他咋跑到家里来了?”

苏秋月语气生硬地说:“我跟他就是普通的同学关系,他一个大活人,腿长在他的身上,他想到这里来,我又拦不住。”

秦俊鸟冷笑着说:“同学关系?要是同学关系的话,他会跟你说那些不要脸的话吗?我可不是傻瓜。”

苏秋月冷哼一声,说:“信不信由你,反正我问心无愧,至于他的说那些话那是他的自由,我又不能把他的嘴堵上。”

苏秋月说完就走进了屋子里,秦俊鸟看着苏秋月的背影,想发火,可是又不知道冲谁发火。

就在这个时候,陆雪霏从外边回来了,她在从酒厂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在龙王庙小学支教时认识的老师,她跟那个老师关系不错,两个人多聊了一会儿,所以回来晚了。

陆雪霏走进院子后,看到秦俊鸟阴沉着脸站在院子里,眉头都快要拧成了一个疙瘩。

陆雪霏走到秦俊鸟的面前,抿嘴一笑,说:“俊鸟,你这是咋了,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秦俊鸟表情很不自然地笑了笑,故作轻松地说:“没咋,我挺好的。”

陆雪霏说:“你不用骗我,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你有啥不高兴的事情就说出来,别闷在心里,那样对身体不好。”

陆雪霏这几句话说得秦俊鸟心里头暖洋洋的,就跟吃了顺气丸一样舒服。想想刚才苏秋月对他的态度,在看看眼前体贴温柔的陆雪霏,把两个人对比一下,真是冰火两重天。

秦俊鸟说:“我没啥不高兴的事情,就算有,看到你也没了。”

陆雪霏娇笑着说:“油嘴滑舌,你说这话要是让秋月嫂子听到了,你就不怕她生气啊。”

秦俊鸟岔开话题说:“雪霏,你咋这么晚才回来啊?”

陆雪霏说:“我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个熟人,我跟他说了几句话,所以回来晚了。”

秦俊鸟说:“那你还没有吃饭吧,咱们进屋吃饭去。”

秦俊鸟和陆雪霏进了屋子里,这时苏秋月已经把晚饭做好了。

秦俊鸟在食杂店的时候喝了不少酒,再加上刚才跟那个高怀民生了一肚子的气,所以苏秋月做的饭菜他根本就没吃几口。

吃完晚饭后,秦俊鸟觉得心里头憋得慌,就一个人出了屋子,想到外边去走走。

院子外有一个小山坡,山坡上爬满了山葡萄,这片山葡萄是秦俊鸟特意为苏秋月种的,苏秋月就喜欢吃这种酸酸的山葡萄。

秦俊鸟背着双手慢悠悠地走上小山坡,来到用木杆搭成的葡萄架前,他看着葡萄架上那一串串的山葡萄,这心里头也跟那山葡萄的味道一样有些酸酸的。

以前有那么多女人主动向他投怀送抱,可他从来都没有真心喜欢过那些女人,就算是他在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弄那种事情的时候,他心里头想的也是苏秋月。

秦俊鸟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好男人,他跟那么多女人都睡过了,不管是他主动的还是那些女人主动的,他以前做过的那些不光彩的事情是抹杀不掉的,所以他总觉得愧对苏秋月。不过一想到自己现在跟苏秋月这种不冷不热的关系,他就有些恼火,尤其是她今天竟然帮着那个高怀民说话,要不是她拦着的话,他早就把那个高怀民的屁滚尿流了,一想到这里他就恨得牙痒痒。

秦俊鸟看着枝繁叶茂的山葡萄,满肚子的气没处撒,抬腿踢了一脚离他不远的一条粗壮的葡萄藤。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陆雪霏的声音:“俊鸟,你这是咋了,葡萄藤又没惹你,你踢它干啥?”

秦俊鸟回头看了陆雪霏一眼,说:“雪霏,你咋来了?”

陆雪霏走到秦俊鸟的面前,说:“俊鸟,我觉得你今天的情绪有些不对头,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是咋了?”

秦俊鸟笑了笑,说:“雪霏,你就别胡乱猜疑了,我这不是情绪挺好的吗。”

陆雪霏说:“你就别瞒我了,你今天都没怎么吃饭,以前你一顿能吃两三碗饭,可今天你只吃了半碗饭,我还闻到你身上有酒气,你平时可是不喝酒的,你不觉得你今天很反常吗?”

秦俊鸟说:“我今天比啥时候都正常,你就别胡思乱想了。”

陆雪霏继续追问:“俊鸟,你是不是跟秋月吵架了?”

秦俊鸟有些心虚地说:“我咋会跟她吵架呢,我们两个人从来就没有吵过架。”

陆雪霏双眉微蹙,说:“我总觉得你们两个人有些别扭,你一定有啥事情瞒着我。”

秦俊鸟说:“我啥事情都没有瞒你,你就别疑神疑鬼的了。”

陆雪霏忽然问:“俊鸟,你喜欢秋月吗?”

秦俊鸟说:“她是我媳妇,我当然喜欢她了,你咋忽然想起问这个问题了呢?”

陆雪霏说:“我咋觉得秋月好像不太喜欢你呢?”

秦俊鸟的脸色一变,说:“你咋知道秋月不太喜欢我呢?”

陆雪霏说:“我感觉出来的,你们两个人虽然是夫妻,可是我觉得你们两个人不太像夫妻,至少跟别的夫妻不一样,你们两个人之间说话有些太客气了,就像在演戏一样。”

秦俊鸟心里一紧,心想陆雪霏不会是看出啥破绽了吧,他和苏秋月都把孟水莲给瞒过去,没想到却被陆雪霏给看出毛病来了。

秦俊鸟急忙掩饰说:“天底下的夫妻还不是都一样吗,我和秋月从结婚到现在一直都是这样说话的,我没觉得跟别人有啥不一样的。”

喜欢山村如此多娇请大家收藏:()山村如此多娇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