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大恩大德

孟玉双一听秦俊鸟这么说立刻就不哭了,她含着眼泪说:“俊鸟,你说我该咋办啊?”

秦俊鸟把孟玉双扶到手术室门前的长椅上坐下,孟玉双用衣袖擦了擦眼泪,情绪渐渐地稳定了下来。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你也别太难过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家里现在全都指望着你呢,这个时候你可得咬牙坚持住啊。”

孟玉双说:“俊鸟,我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这事儿来的太突然了,我一点儿准备都没有,这以后的日子还不知道会咋样呢。”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你也别多想了,现在最重要就是把你男人给救过来,只要人保住了,其他的事情都好说。”

孟玉双说:“俊鸟,你说我的命咋这么苦哦,这种倒霉的事情咋会让我给遇上了呢。”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等一会儿手术做完了,你可不能哭,你男人的心里本来就够难受的,他要是看到你哭哭啼啼的,他会受不了的。”

孟玉双说:“俊鸟,我明白你的意思,当着我男人的面,我不会掉一滴眼泪的。”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玉双嫂子,这就对了,现在还不是哭天抹泪的时候,只有你男人的命保住了,其他的都不是问题,常言说的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孟玉双说:“俊鸟,这次多亏有你帮忙,要是没有你的话,这个难关我根本就过不去。”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这没啥,你不用总挂在嘴上,你现在遇到难处了,我帮你一把也是应该的。”

孟玉双叹了一口气,说:“早知道会这样,我就不让我男人去县城打工了。”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

在秦俊鸟的劝解下,孟玉双的情绪渐渐地稳定了下来,她眼巴巴地看着手术室的门,期待她男人能够平安无事。

大约又过了两个多小时,手术室的门一开,孟玉双的男人被几个护士推了出来。

孟玉双的男人的身上盖着白被单,他双目紧闭,还在昏睡着,看样子是麻药的药劲儿还没过。

跟在护士的身后几个戴着手术手套的大夫紧接着也从手术里走了出来。

孟玉双急忙走过去,迫不及待地问:“大夫,我男人的腿咋样了?”

其中一个大夫摘下口罩,面无表情地说:“你男人的腿是保住了,不过他的腿以后走路会有些问题。”

孟玉双有些没听懂大夫的话,她不解地说:“大夫,我男人会有啥问题啊?”

大夫说:“你男人以后走路会一瘸一拐的,而且他不能再干重体力活了。”

孟玉双听完后,脑袋里“嗡”的一声,顿时觉得有些天旋地转的,就跟天塌了下来一样。

大夫接着又说:“你男人能捡回一条命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要是换了别人,估计连命都保不住了。”

孟玉双强打精神,哭丧着脸说:“谢谢你了,大夫。”

大夫说:“不用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你还是去照顾你男人吧,等麻药的药劲儿一过,他就能醒过来了。”

秦俊鸟跟在孟玉双的身后进了病房,孟玉双的男人还在昏睡着,孟玉双坐在床头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的男人,一脸的愁容。

秦俊鸟这时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

秦俊鸟的肚子忽然“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因为他跟孟玉双着急往县城赶,所以根本没来得及吃晚饭,秦俊鸟现在饿得前腔贴后腔的,眼睛直冒金星。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我出去买点儿东西,一会儿就回来,你喜欢吃啥,我给你买回来。”

孟玉双没精打采地说:“不用了,我不饿。”

秦俊鸟的嘴角动了几下,本来打算劝孟玉双几句,不过他忍住了没说,孟玉双现在心里非常难过,他就是再劝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秦俊鸟出了病房,医院外的大街上转悠了好几圈儿,结果几乎所有的饭店和商店都打烊了,最后他好不容易在一个街口找到了一家正要关门的小饭店。

秦俊鸟要了两个热菜,一个荤菜一个素菜,狼吞虎咽地饱餐了一顿。

吃晚饭后,秦俊鸟又给孟玉双要了两个菜,让饭店的服务员给打了包,然后又要了一斤饺子。

秦俊鸟拿着打包好的菜和饺子回到了病房,孟玉双还守在她男人的床头,不过她男人还没有醒过来。

秦俊鸟把菜和饺子放到床头,说:“玉双嫂子,这是我给你买的饺子和菜,你吃几口吧。”

孟玉双摇摇头,眼睛红红地说:“我吃不下,你还是留着自己吃吧。”

秦俊鸟说:“我在饭店已经吃过了,玉双嫂子,你还是吃一点儿吧,你这样不吃不喝,身体会受不了的。”

孟玉双说:“俊鸟,我现在真的吃不下,先把菜放在这里吧,等我饿了的时候再吃。”

秦俊鸟没有再勉强孟玉双,他知道孟玉双刚遭受了这么大的打击,根本没心思吃饭,如果换做他是孟玉双,这个时候也会跟孟玉双一个心情。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你累不累,要不你先去睡一会儿,我在这里守着。”

孟玉双说:“俊鸟,不用了,你帮着我忙活了一个晚上肯定累了,你先去睡吧。”

秦俊鸟这时觉得有些困了,他接连打了几个哈欠,说:“那好,玉双嫂子,我先去睡一会儿,你要是有啥事情的话就叫我一声。”

孟玉双说:“你就安心地睡觉吧,我这里不会有啥事儿的。”

秦俊鸟在医院的走廊里找了一个长条木椅,躺在木椅上凑合了一个晚上。

等到秦俊鸟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秦俊鸟走到水房里匆匆地洗了一把脸,然后来到了病房里。

这个时候孟玉双的男人已经苏醒过来了,孟玉双正在给她的男人喂水喝。

孟玉双看到秦俊鸟走进来,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说:“俊鸟,你醒了。”

秦俊鸟点了一下头,说:“玉双嫂子,金清大哥醒了啊。”

孟玉双的男人叫廖金清,会一些木工和瓦工的手艺,以前在村子里是一个能人,家里的日子过得非常不错,不过他一直都在县城里打工挣钱,只有过年过节的时候才回家,所以秦俊鸟跟他并不太熟。

孟玉双把手里喂水的东西放到床头,说:“醒了,刚醒没多长时间。”

秦俊鸟说:“醒了就好,你们还没吃饭吧,我这就去买饭。”

孟玉双说:“俊鸟,你别忙了,昨晚你买的菜和饺子还没吃完呢,我一会儿拿食堂去热一热。”

廖金清这时有气无力地说:“俊鸟大兄弟,你快坐,我听玉双说你帮了我们家的大忙,你可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啊,将来等我的伤好了,我一定要好好地报答你。”

秦俊鸟说:“金清大哥,你可别这么说,其实我也没帮上啥忙,你心里不用有啥负担。”

廖金清说:“俊鸟大兄弟,你可别这么说,要不是你借钱给玉双,我这条命恐怕就保不住了,你放心这钱我们一会还给你的。”

秦俊鸟说:“金清大哥,咱们还是不说钱的事情了,你现在养伤要紧,只要你的身子能尽快好起来比啥都强。”

廖金清长长地叹了口气,一脸沮丧无奈地说:“俊鸟大兄弟,我现在伤成这个样子,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好利索,这以后的日子可要拖累玉双了。”

秦俊鸟说:“金清大哥,你要想开一些,人谁都有个七灾八难的,没啥大不了的,这日子还得照样过不是。”

廖金清点点头说:“话是这么说,可是我这里一时绕不过弯来。”

孟玉双这时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暖壶,说:“俊鸟,你们先说话,我去水房打热水。”

孟玉双刚走出病房,秦俊鸟也跟在她的身后走出了病房。

秦俊鸟的口袋里还有几千块钱,这钱是给廖金清交完手术费剩下的,秦俊鸟知道孟玉双现在手里一点儿钱也没有了,廖金清住院治病好需要不少钱,他干脆把好人做到底了,把钱全都留给孟玉双。

秦俊鸟把剩下的几千块钱塞给孟玉双,说:“玉双嫂子,这些钱你先拿着,金清大哥住院还需要用钱,这些钱要是不够的话,你再给我打电话,到时候我再给你送来。”

孟玉双没有推辞就把秦俊鸟的钱收下了,她现在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为了给廖金清治伤,她没啥其他的好办法。

孟玉双感激地说:“俊鸟,该让我说啥好呢,你对我们家的大恩大德……”

秦俊鸟急忙打断孟玉双的话,说:“玉双嫂子,你不用说了,你要说啥我都知道,你好好地照顾金清大哥,我先回村里了。”

孟玉双说:“那好,等我男人的伤好了,我们一定会把钱一分不少地还给你的。”

秦俊鸟说:“那我先走了,你代我跟金清大哥说一声,让他好好养伤。”

孟玉双把秦俊鸟送出了医院,秦俊鸟让她别送了回去照顾廖金清,他拦了一辆车直奔县里的客运站,然后坐着长途客车回到了村子里。

喜欢山村如此多娇请大家收藏:()山村如此多娇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