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妹妹和前夫

高老板他们走后,秦俊鸟去收银台结了帐。

这一顿饭吃掉了秦俊鸟两千多块钱,秦俊鸟看着手里的账单,在心里头直骂高老板他们是败家子,这些钱要是放在村子里都够一家人半年的生活开销了。

秦俊鸟和顾连举一起出了饭店,顾连举拦了一辆车去了医院,秦俊鸟一个人回到了旅店里。

秦俊鸟进了自己的房间,心里盘算着明天签完合同就跟陆雪霏回村子里去。

秦俊鸟本来打算去看一看石凤凰和苏秋月,不过他现在跟高老板他们谈妥了生意,他得尽快回到村子里安排生产,所以他只能打消这个念头了。

到了第二天,秦俊鸟去跟高老板他们三个人签了协议,然后又跟他们在一起吃了一顿饭。吃完饭后高老板他们要是去找乐子,秦俊鸟没有跟他们一起去,他们所说的找乐子其实就是去找女人。

秦俊鸟现在心里想的就是赶紧回到旅店里,然后和陆雪霏准备一下,明天好回到村子里去,他根本就没有心情跟高老板他们去花天酒地。

秦俊鸟回到旅店后,把订单的事情告诉了陆雪霏,陆雪霏听后当然非常高兴,她笑着说:“俊鸟,咱们这次来县城的收获不小啊,七巧姐要是知道你又签了这么大的一个订单肯定高兴死了。”

秦俊鸟说:“是啊,高老板他们三个人的生意做的都很大,全国各地都有他们的销售网点儿,咱们酒厂的丁家老酒这下可以买到全国各地去了。”

陆雪霏拍了一下秦俊鸟的肩膀,笑眯眯地说:“俊鸟,看来你的能耐不小嘛,不声不响的就签了这么大的一个订单,我一直都被你蒙在鼓里。”

秦俊鸟挠了挠脑袋,说:“啥能耐不能耐的,你就别夸我了,我能拿下这笔订单也是靠朋友帮忙。”

陆雪霏抿嘴一笑,说:“我说你这两天咋神神秘秘的,原来是一个人偷偷地去跑订单了,你咋也不事先告诉我一声呢,我也可以帮帮你。”

秦俊鸟笑了笑,说:“不说这些了,我们明天就回村子里去,一会儿你准备一下。”

陆雪霏说:“我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着明天回家了。”

经过了一路的颠簸,秦俊鸟和陆雪霏终于又回到村子里,这个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秦俊鸟和陆雪霏拎着在县城里买的东西来到了酒厂的门口,工人们这个时候都在车间里生产,所以酒厂的院子几乎看不到啥人。

秦俊鸟刚走进酒厂的大门,这时停在酒厂门口的一辆小轿车引起了秦俊鸟的主意。

秦俊鸟有些好奇地看着小轿车,在他的印象里好像没有见过这辆小轿车。

棋盘乡有小轿车的人屈指可数,这辆小轿车应该不是棋盘乡人的车,不知道这辆小轿车是谁开来的。

秦俊鸟和陆雪霏一起进了酒厂,然后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两个人一路风尘仆仆地从县城赶回来,连中午饭都没来得及吃,两个人的肚子都饿得肚子咕咕直叫。

秦俊鸟进了屋子后,先洗了一把脸,然后在厨房里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一点儿能吃的东西,他都走了这么多天,家里当然不会有吃的东西了。

这个时候,陆雪霏端着一大碗热腾腾的面条走了进来,她说:“俊鸟,我知道你一定饿了,我给你下了一碗面条,你快趁热吃吧。”

秦俊鸟从陆雪霏的手里接过面条,咽了几口口水,笑着说:“雪霏,你来的真是时候,我都饿坏了。”

陆雪霏笑呵呵地说:“那你还看啥呀,赶紧吃吧。”

秦俊鸟狼吞虎咽地吃起了面条,很快他就把一大碗面条吃得干干净净的。

秦俊鸟打了一个饱嗝,用手背擦了擦嘴,说:“我吃饱了。”

陆雪霏说:“既然你吃饱了,那咱们去找七巧姐吧,把订单的事情告诉她,让她也高兴高兴。”

秦俊鸟把饭碗放到一边,点头说:“好,咱们去找七巧姐吧,她现在肯定在办公室里。”

秦俊鸟和陆雪霏走到丁七巧办公室的门口,办公室里有人说话,丁七巧果然在办公室里。

秦俊鸟抬手刚想去敲门,这时丁七巧办公室的门忽然开了,一个面皮白净的男人从办公室里走出来了,紧接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跟在男人的身后走了出来。

秦俊鸟愣了一下,这一男一女不是龙王庙村的人,也不是棋盘乡的人,两个人显然是外乡人。

秦俊鸟在女人的脸上扫了一眼,觉得她有几分眼熟,看她的模样,好像跟丁七巧有几分相像。

男人冲着秦俊鸟微微点了一下头,显得很有礼貌的样子。

秦俊鸟也冲着男人点了一下头,上下打量着男人,看男人的年纪应该跟丁七巧不相上下,看他和女人的穿着举止,应该是城里人。

秦俊鸟看着男人和女人走远了,推门走进了丁七巧的办公室。

丁七巧没想到秦俊鸟和陆雪霏会在这个时候走进来,她急忙用手擦了一下眼角。

丁七巧的这个异常举动没有逃过秦俊鸟的眼睛,秦俊鸟发现丁七巧的眼角有些潮湿,似乎刚刚流过眼泪,眼圈儿也有些红红的。

丁七巧很不自然地笑了一下,说:“俊鸟,雪霏,你们从县城回来了。”

陆雪霏笑着说:“七巧姐,这么长时间没见你,你还好吧?”

丁七巧说:“我好着呢。”

秦俊鸟这时问:“七巧姐,刚才从你办公室里走出来的那个男人和那个女人是谁啊?”

丁七巧的脸色微微一变,她犹豫了一下,说:“他们是我的妹妹和我的前夫。”

秦俊鸟听说刚才出去的男人就是丁七巧的前夫,他火气一下子就窜到了脑门,双拳紧握,牙齿咬得咯吱直响。

秦俊鸟气愤地说:“这个王八蛋,他还有脸到这里来,我要是知道他就是那个畜生,我早就大嘴巴抽他了。”

丁七巧苦笑了一下,说:“俊鸟,算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现在过得挺好的,不想再提过去的事情了。”

秦俊鸟说:“七巧,他来找你干啥呀?”

丁七巧说:“他想看看孩子。”

秦俊鸟说:“他还有脸来看孩子,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他根本就不配当孩子的爸。”

丁七巧说:“不管咋说他都是孩子爸爸,他来看看孩子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秦俊鸟说:“七巧姐,像他这种禽兽不如的东西,你就不应该搭理他,你的心也太软了。”

陆雪霏接话说:“是啊,俊鸟,七巧姐说的有道理,人家是孩子的爸爸,他来看孩子是合情合理的事情,就算是七巧姐没有权利不让孩子的爸爸看孩子。”

秦俊鸟说:“雪霏,你咋还向着那个男人说话呢,那个男人他根本就不是人,你根本就不知道他干的那些猪狗不如的事情,你要是知道了,你就不会这么说话了。”

陆雪霏说:“俊鸟,不管那个男人干了啥坏事儿,他毕竟是孩子的爸爸,这是改变不了的事情。”

秦俊鸟咬牙切齿地说:“那个混蛋算他走运,要是让我再看到他,你看我咋样收拾他。”

丁七巧叹息了一声,说:“俊鸟,我知道你是在为我打抱不平,不过你不用这么生气,只要他能好好地对待我的妹妹,至于我咋样都无所谓。”

秦俊鸟说:“七巧姐,你的心肠也太好了,你妹妹那样对你,你在还在为她着想呢。”

丁七巧有些伤感地说:“我是姐姐,她是妹妹,妹妹可以对不起姐姐,但姐姐不能对不起妹妹。”

秦俊鸟一脸无奈地说:“七巧姐,让我说你啥好呢,他们两个就是一对不要脸的狗男女,你对他们就不该客气。”

陆雪霏说:“俊鸟,七巧又不是小孩子,该咋样做她心里有分寸,她这么做肯定有她的道理。”

秦俊鸟强忍着一腔怒火,闭上嘴不说话了。

丁七巧说:“雪霏,今天晚上我和槐花嫂子包饺子,你和俊鸟过来一起吃吧,你们走了这么长时间,咱们在一起好好地吃一顿饭。”

陆雪霏笑着说:“好啊,我早就想吃饺子了。”

丁七巧说:“那我和槐花嫂子多包一些,保证让你个够。”

陆雪霏说:“七巧姐,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俊鸟在县城跟外地的几个客户签了一个大订单,咱们酒厂这次可是时来运转了。”

丁七巧高兴地说:“太好了,今天晚上咱们一定庆祝一下,等下班的时候你拿两瓶丁家老酒,晚上咱们几个人在一起喝几杯。”

陆雪霏说:“好啊,我来酒厂上班也有一段日子了,还真没有喝过咱们酒厂生产的丁家老酒呢。”

秦俊鸟没好气地插了一句:“这酒有啥好喝的,喝到喉咙里火辣辣的,就跟被刀子割了一样。”

陆雪霏瞪了秦俊鸟一眼,有些不太高兴地说:“你咋这么扫兴呢,你要是不喝的话,我和七巧姐喝。”

丁七巧笑了一下,说:“雪霏,你别生俊鸟的气,他是在生我的气呢。”

秦俊鸟说:“七巧姐,我咋会生你的气呢,我是在生那个男人的气。”

喜欢山村如此多娇请大家收藏:()山村如此多娇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