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孩子像你

秦俊鸟和葛玉香一起来到了丁七巧的办公室前,秦俊鸟抬手敲了一下门,抬高嗓门说:“七巧姐,是我。”

很快办公室里就传来丁七巧的声音:“俊鸟,你进来吧。”

秦俊鸟推门走了进去,笑着说:“七巧姐,看孩子的人我给你找来了。”

丁七巧的怀里抱着孩子,她正在认真看着面前的桌子上放着的工资单,手里拿着笔又是写又是算的。

丁七巧看了看走在秦俊鸟身后的葛玉香,说:“俊鸟,这位是?”

葛玉香笑了笑,说:“七巧姐,我叫葛玉香,我在女工车间里上班,我们以前见过几次面,不过你肯定不认识我。”

丁七巧说:“我咋会不认识你呢,以前我们在食堂里还坐一张桌子吃过饭呢,不过我们就是没有说过话。”

葛玉香挠了挠脑袋,皱着眉头说:“我跟你在一张桌子上吃过饭,我咋不记得了。”

丁七巧说:“咱们虽然打过几次照面,不过时间都很短,你不记得也很正常。”

秦俊鸟说:“七巧姐,你就把孩子给她吧,让她帮你看着,你也好能专心地统计工资单。”

葛玉香接过话茬说:“是啊,七巧姐,你就把孩子交给我吧,我保证把孩子给你看好了,不会让孩子受一点儿委屈的。”

丁七巧笑着说:“那好,让你受累了。”

秦俊鸟说:“七巧姐,你就安心地在这里做你的事情,其它的事情你都不用管,有我在你啥都不用担心。”

丁七巧点头说:“我很快就会把工资单统计完的,不会用太长的时间。”

葛玉香从丁七巧的怀里接过孩子,说:“七巧姐,我抱孩子出去了,你就放心干你的事情好了,我会把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对待的。”

丁七巧感激地说:“把孩子交给你,我没啥不放心的,不过这孩子还小,要是哭闹起来的话,可就给你添麻烦了。”

葛玉香说:“啥麻烦不麻烦的,帮你看个孩子又不是啥大不了的事情,跟我你就别说这么客气的话了。”

秦俊鸟说:“七巧姐,你还要统计工资单,我们就不打扰你了。”

葛玉香抱着孩子和秦俊鸟一起出了丁七巧的办公室,两个人又回到了秦俊鸟的家里。

葛玉香坐到炕上逗着孩子玩,丁七巧的孩子被她逗得咯咯笑了起来。

秦俊鸟也走到葛玉香的身边,看着丁七巧的孩子,

葛玉香仔细看了看怀中的孩子,又抬头看了看秦俊鸟,皱着眉头说:“俊鸟,我看这孩子咋长得这么像你呢。”

秦俊鸟也看了看葛玉香怀里的孩子,说:“玉香,你可不能胡说,这孩子咋会像我呢,他又不是我的孩子。”

葛玉香撇了撇嘴,说:“他是谁的孩子,这可不好说。”

秦俊鸟看了葛玉香一眼,有些不太高兴地说:“你说这话是啥意思啊,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葛玉香阴阳怪气地说:“我说这话是啥意思,你心里头明白,就不用我说出来了。”

秦俊鸟有些无可奈何地说:“你咋能胡思乱想呢,我跟七巧姐的孩子一点关系也没有,你这个人就是爱疑神疑鬼的。”

葛玉香伸手在孩子的脸上比划了几下,说:“你看这孩子,这鼻子,这眼睛,跟你长得一模一样,说你跟这孩子一点儿关系也没有,打死我,我也不信。”

秦俊鸟有些恼火地说:“玉香,你没凭没据的咋能说这种话呢,我和这孩子一点儿也不像,你别把我跟七巧姐的孩子往一起扯。”

葛玉香冷哼了一声,说:“谁知道你跟七巧是啥关系,你们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了,孤男寡女的,不弄出啥事情来才怪呢。”

秦俊鸟苦笑了一声,说:“我跟你说不清楚,我还有事情,你把七巧姐的孩子看好,千万不能出啥差错。”

葛玉香说:“俊鸟,你要干啥去啊?你不能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

秦俊鸟说:“我厂里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一下,就不在家里陪你了,等我把事情处理完了就回来。”

秦俊鸟说完就出了屋子,葛玉香虽然不愿意让秦俊鸟走,可是秦俊鸟要去办正事儿,她又不好拦着秦俊鸟不让他去,所以心里干着急,却没啥办法留下秦俊鸟。

秦俊鸟刚走出屋子,就看到廖银杏和郭老板走进了酒厂的大门。

秦俊鸟有些意外地看着两个人,说:“银杏、郭老板,你们咋来了?”

郭老板笑着说:“咋了,秦老板,我来你的酒厂参观,你不欢迎啊。”

秦俊鸟说:“当然欢迎了,你郭老板可是贵客啊,平时我就是想请你都请不来呢,今天你能大驾光临,这可是给了我天大的面子。”

郭老板哈哈一笑,说:“秦老板,你太抬举我了,我可不是啥贵客,你呀就别给我戴高帽了。”

秦俊鸟说:“我这可不是给你戴高帽,我说的可全都是肺腑之言。”

郭老板摆摆手,说:“秦老板,那些场面上的话就不用说了,我今天来可不是想听你说这些吹捧的话的。”

秦俊鸟说:“那好,郭老板,你想看啥随便看。”

郭老板说:“秦老板,那就麻烦你带我去厂里的车间看一看吧。”

秦俊鸟说:“郭老板,你来之前咋也不提前跟我打声招呼啊,我也好准备一下。”

郭老板说:“我也是突然决定的,我听银杏说你的酒厂规模不小,所以就想跟她来你的厂里好好地看一看。”

秦俊鸟说:“那好,我带你去车间里看一看吧,看完了就在我这里吃饭,咱俩好好地喝几杯。”

郭老板说:“我来就是想看看你的酒厂,这饭就不吃了,你这么忙,我咋好意思给你添麻烦呢。”

秦俊鸟说:“你好不容易来我这里一次,咋说也得吃一顿饭再走吧。”

这时廖银杏冲着秦俊鸟使了一个眼色,说:“俊鸟,你先带郭老板去厂里看一看吧,吃饭的事情以后再说。”

秦俊鸟立刻会意,点头说:“好吧,咱们先去厂里看看。”

秦俊鸟带着廖银杏和郭老板去了车间里,郭老板在车间里饶有兴致地转了一圈儿,东看看西看看,而且看得非常仔细。

廖银杏趁着郭老板不注意的时候把秦俊鸟拉到了一边,小声说:“俊鸟,郭老板已经同意卖你们酒厂的酒了,不过他有些不放心你们酒厂的酒的质量,所以想来亲自看看。”

秦俊鸟好奇地说:“银杏,你是咋说服姓郭的这个老狐狸的?他可不是啥小恩小惠就能打动的。”

廖银杏笑了一下,故作神秘地说:“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我不是跟你说过吗,对付郭老板这种人我的办法多得是。”

秦俊鸟的脸色微微一变,说:“银杏,你不会是让姓郭的这个老东西给占便宜了吧。”

廖银杏说:“看你说的,我是那种随便让人占便宜的人吗,你就别胡思乱想了,郭老板这种人别想碰我一根手指头。”

这个时候郭老板看到秦俊鸟和廖银杏在说话,他向两个人走过来,说:“银杏,你和秦老板在一起说啥呢?还有说有笑的。”

廖银杏笑着说:“我们没说啥,我们两个就是在一起聊聊家常。”

郭老板说:“秦老板,我没想到你的酒厂会有这么大的规模,尤其是你的这套生产线,比我们县城里的那些酒厂还先进。”

秦俊鸟说:“还是郭老板你识货,我们厂的这套生产线是从省城的大酒厂引进的,在咱们县里绝对是最好的。”

郭老板说:“秦老板,你这么年轻就这么有胆识有魄力,看来我没有选错人。”

秦俊鸟假装糊涂说:“郭老板,你说这话的意思是?”

郭老板笑了笑,说:“秦老板,我跟你说实话,我没来你们酒厂之前,这心里还真有些顾虑,不过现在来看了之后,我就放心了,所以我决定跟你合作。”

秦俊鸟睁大眼睛地看着郭老板,说:“跟我合作?”

郭老板说:“你不愿意啊?”

秦俊鸟急忙点头说:“愿意,当然愿意了。”

郭老板说:“那好,你既然愿意,哪天你到我的酒店去一趟,咱们把供货合同签了。”

秦俊鸟说:“那好,郭老板咱们可说定了,到时候你可别反悔啊。”

郭老板说:“秦老板,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我说话算数,我要说话不算的话,你就当面骂我祖宗。”

秦俊鸟说:“郭老板,这车间里不是咱们说话的地方,你到我的办公室里去坐一坐吧。”

郭老板说:“好吧,咱们到你的办公室里好好地谈谈合作的事情。”

秦俊鸟和廖银杏、郭老板一起出了酒厂车间,三个人边说话边向办公楼走去。

三个人走到办公楼的门口时,丁七巧正好从里面走出来,她边走边低头看着手里的工资单,差点儿没跟走在最前边的秦俊鸟撞上。

幸好这个时候秦俊鸟说了句:“七巧姐,工资单统计好了没有?”

丁七巧急忙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秦俊鸟一眼,说:“已经统计好了。”

郭老板一看到丁七巧,眼睛顿时就直了,那副模样就跟饿狼见到了新鲜的羊肉一样,恨不得一口把丁七巧给吞到肚子里。

喜欢山村如此多娇请大家收藏:()山村如此多娇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