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我姐夫是厂长

这几天趁着天气好,秦俊鸟花钱雇了一些村子里的人把酒厂原来的破旧厂房都拆了,然后又把通往酒厂的路平整了一下。

这一天晚上,丁七巧把秦俊鸟叫到了她的房里说:“俊鸟,酒厂的事情我们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我联系了一个县城的酒厂,这家酒厂是我爸的一个徒弟开的,我想让你去那里学习一下,看看人家的酒厂是怎么管理的,将来回来了也好管理咱们的酒厂。”

秦俊鸟面露难色说:“七巧姐,我这个人天生脑子笨,我怕我去了学不会,还是你去吧。”

丁七巧笑着说:“这么好的学习机会你以为我不想去啊,可我现在带着孩子,干啥都不方便,只能让你一个人去了,不过你放心,那家酒厂是我爸的徒弟开的,我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了,你什么不懂的地方尽管问他,他会毫无保留地告诉你的。”

秦俊鸟说:“那好吧,我去。”

丁七巧说:“你今晚收拾一下,明天就走,在那里多多待一些日子,好好地跟人家学一学。”

第二天秦俊鸟就去了县里,按照丁七巧给他的地址,他找到了在县城近郊的红光酒厂,这家酒厂就是丁七巧她爸的徒弟姜红光开的。

秦俊鸟走到酒厂的门口,刚想进去,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胖男人从厂门口的传达室里走出来拦住他说:“你不是我们厂子的工人吧?”

秦俊鸟笑着说:“我是来找人的。”

男人问:“你找谁啊?”

秦俊鸟说:“我找姜红光。”

男人一听是找姜红光的,打量了秦俊鸟几眼,看他一副土里土气的样子,表情轻蔑地说:“你找我们厂长干啥?”

秦俊鸟说:“我找他有事儿。”

男人冷笑着说:“哪个来找我们厂长的人都有事儿,我们厂长忙着呢,没空见你。”

这时候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从传达室门口经过,她一看男人拦住了秦俊鸟,走过来问:“邹师傅,这个人是谁啊?”

男人目光贪婪地看了姑娘一眼,笑着说:“呦,这不是夏秘书吗,这个人要找厂长,谁知道他是干什么的,我没让他进。”

姑娘把目光转向秦俊鸟,问:“你找我们厂长有什么事儿啊?”

秦俊鸟笑着说:“是这样的,我是丁七巧介绍来的,是她让我来找姜红光姜厂长的。”

姑娘笑着说:“你是七巧姐介绍来的啊,那好,你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见我们厂长。”

秦俊鸟跟着姑娘进了厂子,姑娘笑着问“七巧姐,她还好吗?”

秦俊鸟回答说:“好着呢。”

姑娘又问:“听说七巧姐生孩子了,她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秦俊鸟说:“是男孩,可招人喜欢了。”

两个人说着就到了厂长办公室的门口,姑娘轻轻地敲了一下门,办公室里随即传来一个男人浑厚的声音:“进来。”

姑娘推门走了进去,秦俊鸟也跟着走了进去,办公室不大,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正坐在办公桌前认真地看着文件,这个男人就是秦俊鸟要找的姜红光。

姑娘说:“姜厂长,这个人是七巧姐介绍来的,他说找你有事儿。”

姜红光一听说是丁七巧介绍来的,放下手中的文件,看着秦俊鸟笑着说:“你就是跟七巧一起开酒厂的秦俊鸟吧。”

秦俊鸟说:“是我,姜厂长。”

姜红光说:“七巧是我师傅的女儿,就跟我的亲妹妹一样,你到了我这里就跟到家一样,千万别拘束。”

秦俊鸟客气地说:“给你添麻烦了姜厂长。”

姜红光说:“跟我你就别说这些客套话了,你先去厂里的宿舍休息一下,然后让夏秘书带你到厂子里走一走看一看,熟悉一下环境。”

秦俊鸟说:“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姜红光这时对带秦俊鸟进厂的那个姑娘说:“夏秘书,你去给他安排一下住处,给他找一间好一点儿的宿舍。”

姑娘点头说:“是,厂长。”

姜红光又对秦俊鸟说:“以后你有啥困难就找夏秘书,她会帮你解决的。”

秦俊鸟说:“好的。”

秦俊鸟跟着姑娘出了厂长办公室向宿舍走去,走到半路时,姑娘忽然停下来说:“你叫秦俊鸟?”

秦俊鸟点头说:“对啊,咋了?”

姑娘笑了笑,说:“没咋,就是觉得你这个名字挺怪的。刚才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夏丽云,你以后叫我小夏和丽云都行。”

秦俊鸟说:“那我以后就叫你小夏吧。”

夏丽云说:“那我以后叫你俊鸟咋样?”

秦俊鸟笑着说:“中,我们村里人都这么叫我,我听着亲切。”

夏丽云说:“七巧姐怎么会到你们村里去开酒厂呢?”

秦俊鸟说:“这话要是说起来可就长了。”

夏丽云说:“那你就慢慢跟我说,正好你要在厂里住一段日子。”

夏丽云跟秦俊鸟的年纪差不了多少,为人开朗大方,秦俊鸟跟她很谈得来,看到她秦俊鸟忽然想起了廖小珠,两个人在某些地方有些相像之处。

两个人很快就到了厂子的宿舍门口,夏丽云跟宿舍管理员打了一声招呼,让他给秦俊鸟找了一间比较好的宿舍。

把秦俊鸟安顿好之后,夏丽云笑着说:“俊鸟,你先休息一会儿,等一下我带你去厂子里转一转。”

秦俊鸟说:“中,你去忙你的事情去吧。”

夏丽云冲着秦俊鸟摆了摆手,转身出了宿舍。秦俊鸟在宿舍里休息了一会儿,忽然觉得肚子有些饿了,就出了宿舍想找个地方吃饭。

秦俊鸟在酒厂的门口转了转,在离酒厂不算太远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小饭店。

秦俊鸟刚走进饭店,就看到夏丽云迎面走了过来,秦俊鸟笑着说:“小夏,你咋会在这里啊?”

夏丽云说:“现在是厂子午休的时间,我来吃饭。”

秦俊鸟说:“正好我也想吃饭,要不我们一起吃吧。”

夏丽云说:“好啊,等吃完了饭,我带你去厂子里转一转。”

两个人面对面地坐了下来,秦俊鸟拿过菜单刚要点菜,这时一个人走了过来,笑着说:“这不是夏秘书吗,你也在这里吃饭啊。能在这里遇到你,真是巧了。”

秦俊鸟看了一眼,这个走过来的人就是在厂子门口拦住秦俊鸟的那个胖男人。

夏丽云皱了一下眉头,一脸厌恶地说:“俊鸟,我们还是换一家饭店吃饭吧。”

夏丽云站起身来想走,胖男人急忙拦住夏丽云,说:“夏秘书,我一来你就要走,你这时啥意思?”

夏丽云冷冷地说:“我没啥意思,我不愿意在这家饭店吃饭,想换一家吃饭,难道不行吗?”

胖男人说:“夏秘书,我知道你嫌我,不愿意看到我,不过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地跟我的。”

夏丽云冷笑着说:“你放心,绝对不会有那么一天的,就算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跟你的。”

胖男人恼羞成怒地说:“姓夏的,你以为你什么东西,你不就是我姐夫手底下的一条母狗吗,我姐夫让你往东你不敢往西,我姐夫让你躺着你不敢坐着。”

夏丽云恼火地说:“邹大彪,你说话嘴巴放干净点儿。”

邹大彪嘿嘿笑了几声,说:“让我说到你的痛处了吧,夏丽云,我劝你还是识相一点儿,我姐夫在酒厂是说一不二的厂长,在家他还得听我姐的,如果我想让你滚蛋的话,我只要在我姐的耳边吹吹风,你就得卷铺盖卷回家。”

这时秦俊鸟才知道这个胖男人竟然是姜红光的小舅子,怪不得把他拦在厂子门口时说话那么难听。

夏丽云说:“随你的便,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再说我又没做啥错事儿,姜厂长是不会让我走的。”

邹大彪说:“你可能不知道吧,我姐夫是有名的妻管严,在家里我姐说的话就是圣旨,而我姐呢就听我这个弟弟的,你能不能留在这个厂子里其实就是我一句话的事儿。”

夏丽云不愿意再跟邹大彪多费口舌,转身就要走,邹大彪忽然一把抓住了夏丽云的胳膊,说:“夏秘书,你别走啊,再陪哥哥我多聊会儿解解闷。”

夏丽云把脸一沉,用力地甩了一下胳膊,想把邹大彪的手甩开,可是邹大彪的手抓得死死的,她根本甩不掉。

夏丽云厉声说:“邹大彪,你放开我,你想干啥,这大白天的,你想耍流氓吗?”

秦俊鸟一看邹大彪对夏丽云动手动脚的,也站起身来,怒冲冲地盯着他看。

邹大彪说:“夏丽云,我邹大彪对你可是一片真心啊,你可不要不识抬举。”

夏丽云瞪着眼睛说:“邹大彪你要是再不放开我的话,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邹大彪说:“要想让我放开你也可以,只要你亲我一口,我马上就放开你。”

夏丽云勃然大怒说:“邹大彪,你想干啥,你要是再敢胡来,我就公安局告你调戏妇女,让公安局拘留你。”

邹大彪撇了撇嘴,说:“夏丽云,我可不是吓大的,再说了这种事情要是真闹到派出所了,你的名声也就完了,我好不了,你也别想好。”

喜欢山村如此多娇请大家收藏:()山村如此多娇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