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帮我买一个

孟玉双接过跌打药酒,小心翼翼地把受伤的脚抬起来,说:“俊鸟,你帮我把鞋和袜子脱了。”

秦俊鸟没办法,只好帮着孟玉双把鞋脱了,秦俊鸟在脱鞋时不小心碰到了孟玉双的脚,孟玉双痛得一咧嘴,说:“俊鸟,你轻点儿,你想疼死我啊。”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玉双嫂子,我轻一些,保证不弄疼你了。”

秦俊鸟把孟玉双的鞋扔在地上,然后把她的袜子也脱了,秦俊鸟的这一脚踢得不轻,只见孟玉双的脚面红肿的跟小馒头一样。

孟玉双看着自己的脚,心疼地说:“俊鸟,你好好看看,你把我的脚都踢成啥样了。”

秦俊鸟有些过意不去地说:“玉双嫂子,把你的脚踢成这样,都是我不好。”

孟玉双将药酒的酒瓶打开,向脚面红肿的地方倒了一些药酒,然后用手轻轻地揉起来,每揉一下孟玉双都疼得皱一下眉头。

秦俊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在一旁看着,等孟玉双擦完药酒后,秦俊鸟说:“玉双嫂子,要是没啥事了,我就先回家了,明天我再来看你。”

孟玉双说:“你把我的脚踢成这个样儿,可不能说走就走。”

秦俊鸟说:“玉双嫂子,我又不是故意的,当时黑灯瞎火的我咋知道你在树林里吗,再说你就算不让我走,我留下来也没啥用,我又不能把你的脚治好。”

孟玉双说:“我这脚肿成这个样子了,这几天啥事情都干不了了,我男人又不在家,这家里家外的可全都指望着我呢,你得留下来帮我几天,或者让你媳妇来帮我几天也行。”

秦俊鸟说:“我媳妇回娘家了,她不在家。”

孟玉双说:“那就你留下来。”

秦俊鸟为难地说:“你家里就你一个人在家,我留下来不太好吧。”

孟玉双一想,觉得秦俊鸟说的也有道理,说:“那你白天过来,到了晚上再回去。”

秦俊鸟说:“中,玉双嫂子听你的,我白天过来。”

孟玉双说:“还有你回家的时候,顺便去刘镯子家一趟,把她给我叫过来,我找她有事情。”

秦俊鸟说:“这么晚了,镯子嫂子不会早就睡下了吧。”

孟玉双说:“你去她家看看,她要是睡下了你就别叫他了,她要是没睡下你就把她叫来。”

秦俊鸟点头说:“我知道了。”

秦俊鸟出了孟玉双家后,就去了刘镯子家。

到了刘镯子家后,秦俊鸟看到刘镯子家屋里的没有亮灯,看样子刘镯子已经睡下了。

秦俊鸟转身向自己家的方向走去,没有出几步,他忽然听到不远处有两个女人在说话。

秦俊鸟仔细听了一下两个女人的声音,她们一个是冯寡妇一个是刘镯子。

只听冯寡妇说:“镯子,你说的那个热水器是个啥东西啊?”

刘镯子说:“热水器就是洗澡的家什,城里人洗澡都用这个东西,只要把它通上电很快就能把水烧热,用它洗澡可方便了。”

冯寡妇有些不相信地说:“那个叫热水器的东西真像你说的那么好吗?”

刘镯子说:“你要是不信,就上我家瞧瞧去,我都用它洗了好几次了,洗完了身上可舒坦了,用手一摸滑溜溜的。”

冯寡妇笑着说:“你把自己洗得那么滑溜,就不怕你男人把你的身子摸破皮了呀。”

刘镯子说:“摸破皮了怕啥,不是还能长好吗,再说我家的那个死鬼一天就知道灌猫尿,他对酒比对我还亲,哪有心思摸我。”

冯寡妇说:“也不知道你男人咋想的,放着你这么个好媳妇不好好地守着,一天瞎折腾个啥,我要是你男人啊,我就天天把你搂在被窝里疼着宠着,一晚上不把你摸够了都不让你睡觉。”

刘镯子说:“那好啊,一会儿你就摸摸我,我保证让你摸够了。”

两个人说着已经到刘镯子家的门口,因为天黑,两个人又只顾着说话,所以没有看到就在她们不远处的秦俊鸟。刘镯子掏出钥匙将大门打开,然后推门和冯寡妇一起走了进去。

秦俊鸟本想跟两个人打招呼,但一听到两个人在说什么热水器,他的心里忽然动了一下,站在那里看着两个人走进院子没有吭声。

在听到一声关门声后,秦俊鸟快步走进了院子,只见院子西边的一间厢房亮着灯,秦俊鸟悄悄地走到窗户前,趴在玻璃上向屋子里看去,屋子里刘镯子和冯寡妇正在脱衣服。

屋里的墙上挂着一个白色的长方形的机器,冯寡妇抬头好奇地看着那个机器,说:“镯子这就是热水器吧?”

刘镯子说:“这就是热水器,咋样,看起来不赖吧。”

冯寡妇点头说:“不懒,看样子就是好东西。”

刘镯子说:“用它洗澡比在澡盆里洗澡方便多了。”

冯寡妇忽然向窗外看了一眼,说:“我们两个人在这里洗澡,不会有谁偷看吧。”

秦俊鸟吓得一猫腰,把身子藏在了厢房的窗台下,心想幸亏自己躲得快,要不然就被冯寡妇发现了。

刘镯子笑着说:“这都啥时候,都快要到两点了,不会有人偷看的。”

冯寡妇说:“你男人呢?他不在家吗?”

刘镯子说:“他不在家,他去乡里了,说不上哪天回来。”

冯寡妇有些担心地说:“要是一会儿他回来了咋办?”

刘镯子说:“你放心他不会回来的。”

冯寡妇说:“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看你没锁大门,你还是去把大门锁上吧,这样我也安心一些。”

刘镯子无奈地笑了一下,说:“嫂子,你的胆子咋比耗子还小啊,刚才打麻将的时候看你跟那个武四海眉来眼去的骚样,恨不得能把武四海给吃了,现在咋又害怕起我男人来了。”

冯寡妇说:“武四海是武四海,你男人是男人,他们两个可不一样。”

刘镯子说:“有啥不一样的,身上都是那些家什,谁也不比谁多啥东西。”

冯寡妇说:“你还是把大门锁上吧,要是真让你男人看见,我的脸还要不要了。”

刘镯子这时已经脱得只剩下衬衣衬裤了,她拿起外衣披在身上,说:“好,就听你的,我去把大门锁上。”

刘镯子说完走出了厢房,走到大门口把大门从里面锁好,随后就回到了厢房里。

冯寡妇这时已经把衣服脱光了,她又想窗户外看了一眼,问:“镯子,大门锁好了吗?”

刘镯子用一种欣赏的目光看着她的身子,说:“锁好了,真不知道你怕啥,你那身白肉又不是啥宝贝,还怕别人看咋的,要不要我去找个窗帘把窗户也挡上啊。”

冯寡妇笑着说:“那就不用了,天都快亮了,咱俩快些洗,洗完了好睡觉。”

秦俊鸟这个时候又趴到玻璃上向里面看去。刘镯子也把衣服脱光了,她走到热水器下,拿过淋浴喷头,拧了一下喷头的开关,细小的水柱就从喷头里喷洒出来。刘镯子先用喷头把自己的身子冲湿了,又帮着冯寡妇把她的身子也冲湿了。

刘镯子胸前的那两个雪白丰满的肉峰随着她胳膊的动作不停地颤悠着,冯寡妇看了看那两个不太老实的东西,笑着说:“镯子,你胸前那两个家什可真大,你男人真有福气。”

刘镯子伸手在冯寡妇的两个肉峰上分别摸了一下,羡慕地说:“你的比我的还大,可惜呀,你男人死的早,你这两个家什都闲了好长时间了,真是浪费了。”

冯寡妇说:“啥浪费不浪费的,女人长这两个东西又不是专门给男人摸的。”

刘镯子说:“嫂子,你男人都死了这么时间了,你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就没想过男人吗?”

冯寡妇说:“我又不是块木头,咋没想过。”

刘镯子说:“那你咋解决啊,你身边又没有男人。”

冯寡妇把嘴凑到刘镯子耳边,小声说了句,刘镯子听完有些惊讶地说:“真你,你说的管用吗?”

冯寡妇说:“咋不管用。”

刘镯子说:“那你也好意思。”

冯寡妇说:“咋不好意思,我摸我自己的身子有啥吗。”

刘镯子这时在冯寡妇饱满挺翘的屁股上摸了一把,说:“嫂子,你以后要是想男人了,就来找我,我帮你摸,一定能把你摸得舒舒服服的。”

冯寡妇从她的手里拿过喷头在自己的肩头和胸脯冲了冲,说:“你还是摸你男人吧,我可不敢让你摸我。”

刘镯子说:“你不敢让我摸你,那我现在是干啥呢,难道是在摸骡子啊。”

冯寡妇抬手在刘镯子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笑骂着说:“你嘴咋那么臭啊,你才是骡子呢。”

两个人边说笑着边洗,很快两个人就洗完了。

秦俊鸟一看两个人洗完了,怕两个人出来时发现他,就向四处看了看,他发现不远处有一个水缸,弯着腰躲到了水缸的后面。

刘镯子和冯寡妇穿好衣服后出了厢房。

冯寡妇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说:“用这个东西洗澡可真方便,下次你也帮我买一个。”

刘镯子说:“等我哪天再去县城,一定帮嫂子你买一个。”

冯寡妇说:“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

刘镯子打了呵欠说:“嫂子,你今天就在我家睡吧。”

冯寡妇说:“中,我就在你家睡了。”

刘镯子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跟冯寡妇一起进了屋子。

喜欢山村如此多娇请大家收藏:()山村如此多娇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