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好地方

秦俊鸟跟着冯寡妇她们几个坐着小汽车到了村口后就下了车,他没有去冯寡妇她家,跟冯寡妇她们说了一声,就直接向自己家走去,秦俊鸟没走出几步就看见孟庆生迎面向他走了过来。

秦俊鸟笑着跟孟庆生打招呼说:“庆生哥,你不在家里伺候嫂子,咋跑到这地方来了。”

孟庆生向四处看了看,在确定周围没有人后,问:“俊鸟,你跟我说实话,你和冯寡妇她们几个去乡里的卫生院究竟干啥去了?”

秦俊鸟愣了一下,有些心虚地说:“没干啥呀,就是去看病。”

孟庆生笑了笑,笑容有些古怪,他说:“俊鸟,你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了我,你们不是去看病,你们去乡卫生院是给陆雪霏的那个女同学做人流手术去了。”

秦俊鸟脸色一变,说:“庆生哥,这事儿你是咋知道的。”

孟庆生得意地说:“这事儿我咋能不知道,我二舅就在乡卫生院当大夫,卫生院里的啥事情我都知道。”

秦俊鸟压低声音对孟庆生说:“庆生哥,这件事你可千万不能对别人说。”

孟庆生说:“你放心,我嘴紧着呢,不会跟被人胡咧咧的。我问你,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秦俊鸟说:“那孩子咋能是我的,你也不想想,人家一个城里的大学生咋能看上我一个山里的农民。”

孟庆生点点头说:“我想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可能是你的,你还没那个能耐。”

秦俊鸟说:“庆生哥,你要是没有啥别的事儿,我回家了。”

孟庆生说:“你先别急着走,明天我去新河镇卖肥猪,不过人手不够,你跟我一起去咋样,我供你吃供你住,到时候还给你二十块钱的工钱。”

秦俊鸟说:“中,庆生哥你都张嘴了,我咋能好意思不去。”

孟庆生说:“那好,就这么说定了。”

第二天天一放亮,秦俊鸟就跟孟庆生开着拖拉机拉着五头刚出栏的大肥猪去了新河镇。

新河镇是一个大镇,地处两县的交界处,交通发达,人流量大,做生意的人非常多,孟庆生养的肥猪很大一部分都销往新河镇。

到了新河镇后,孟庆生把拖拉机开到了镇里的一个屠宰场院里,屠宰场的老板姓牛,大伙都叫他牛老板,孟庆生送到新河镇的肥猪几乎都是卖给他的。

孟庆生跟牛老板谈好了价钱后,牛老板让工人把肥猪从拖拉机上弄下来,然后送去称重,称完重之后,牛老板用计算器算了一下钱数,然后把肥猪的钱一分不差地给了孟庆生,孟庆生接过钱后直接揣进了衣服口袋里。

牛老板说:“庆生,你也不数一数。”

孟庆生说:“数啥数,别人信不过,你牛老板我还信不过吗。”

牛老板笑着说:“难得庆生你这么信得过我,一会儿我带你们去潇洒一下,在这新河镇好好地玩一玩。”

孟庆生笑着说:“还是不去了吧,我咋能让你牛老板破费呢。”

牛老板说:“啥破费不破费的,咱们拼死拼活地挣钱为了啥,不就是为了活得快活些吗。”

孟庆生说:“中,这新河镇我也来过好多次了,就是没好好地玩过,我就跟牛老板你去潇洒一下。”

牛老板哈哈大笑说:“庆生,你放心,我带你去的地方保准让你这辈子都忘不了。”

孟庆生看了秦俊鸟一眼,说:“牛老板,你看能把我这个兄弟带上不?”

牛老板大方地说:“你的兄弟就是我兄弟,把他带上一起去吧。”

秦俊鸟和孟庆生跟着牛老板向新河镇的东边走去,几个人在一个名叫“鸳鸯双飞洗浴中心”的地方停下脚步。秦俊鸟看着门口的招牌,好奇地问:“庆生哥,这是啥地方啊?”

孟庆生说:“你没看招牌上写着呢吗,这是洗澡的地方。”

牛老板笑着说:“到这个地方不仅可以洗澡,还可以干别的事情,等进去你们就知道了。”

这时,一个三十多岁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扭动着水蛇腰走出来,笑着说:“哎呦,是牛老板来了,你可好长时间不到我们这里来了,今天是什么风把你这位财神爷给吹来了。”

牛老板在女人白嫩的脸蛋上用力地捏了一把,笑着说:“当然你是这阵香风把我给吹来的。”

女人在他的手上打了一下,娇嗔着说:“讨厌,你一看见人家就跟人家动手动脚的,要是让我老公看到了,还不把你的手给剁了。”

牛老板说:“你老公现在说不上正在摸哪个女人的脸蛋呢,他还能有功夫管你的事情吗。”

女人说:“我老公摸谁的脸蛋那是他的事情,我也懒得管,不知道牛老板你今天想摸谁的脸蛋啊?”

牛老板说:“那得先看看货再说,今天我可是带着朋友来的,你有什么好货色就都亮出来吧。”

女人笑着看了看孟庆生和秦俊鸟,说:“你牛老板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今天把压箱底的宝贝都拿出来,一定让你牛老板满意。”

牛老板点点头,说:“那好,让我先验验货再说。”

女人说:“牛老板,两位里边请。”

女人把秦俊鸟、孟庆生还有牛老板带到了一个房间里。房间里空荡荡的,只在地中央摆了两张双人床。

女人说:“牛老板,你先稍等一会儿,我去叫人去。”

牛老板说:“你快点,别让我这两个兄弟等太久了。”

“你放心,我马上就回来。”女人说完,一转身出了房间。

秦俊鸟看着房间里的摆设不像是洗澡的地方,一脸困惑地问孟庆生:“庆生哥,你不是说这里是洗澡的地方吗?我看咋不像呢。”

孟庆生也有些不解,他说:“我看也不像,可那门口的招牌明明写着是洗澡的澡堂子吗。”

孟庆生刚想要问问牛老板,这时房间的门一开,那个女人又回来了,她的身后还跟着六个穿着时髦的女人,这六个女人年纪走在二三十岁左右,秦俊鸟在几个人的脸上偷偷地扫了几眼,这几个女人长得都挺好看,虽然比不上苏秋月和廖大珠廖小珠她们,不过也算得上是百里挑一了。

牛老板看着几个女人,满意地点点头,说:“嗯,不错。”

女人说:“牛老板这几个可都是我这里的顶梁柱,功夫好着呢,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牛老板看了孟庆生一眼,说:“庆生,你挑两个吧。”

孟庆生愣了一下,一脸为难地说:“牛老板,这又不是买东西我挑两个,她们……”

牛老板打断他的话说:“庆生,我让你挑两个你就挑两个,难道我还能害你不成。赶快挑吧。”

孟庆生无奈地用手指了指其中的两个女人,那两个女人马上走到孟庆生的身边,吓得孟庆生急忙向后退了两步。

牛老板也挑了两个女人,然后搂着两个女人对秦俊鸟和孟庆生说:“你们两个慢慢享受,我先走了。”

牛老板说完搂着两个女人出了房间,那两个被孟庆生挑中的女人也硬拉着孟庆生出了房间。

孟庆生这个时候才明白牛老板带他来干什么来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阵势,吓着脸色都变了,大声说:“你们别拉我呀,你们要带我去啥地方啊……”

那个女人笑着对剩下的两个女人说:“你们一定要把这位客人给伺候好了,听到没有。”

两个女人齐声说:“听到了,丽姐。”

叫“丽姐”的女人转身出了房间。

房间里就剩下了秦俊鸟和两个女人,这两女人一个三十多岁,一个看样子不过二十岁左右,不过两个人都长得细皮嫩肉的,尤其是那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一对肉峰高耸挺拔,都快要把衣服给撑破了,那个年纪小一点儿的,穿着一条很短的裙子,两条白光光细溜溜的长腿露在外头也不嫌冷。

三十多岁的女人看了秦俊鸟一眼,说:“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脱衣服。”

秦俊鸟说:“脱衣服干啥呀,要洗澡吗?”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秦俊鸟看着两个人笑得花枝乱颤的样子,紧张地搓着双手。

三十多岁的女人说:“你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

秦俊鸟点头说:“是第一次。”

三十多岁的女人说:“你不用害怕,快脱衣服吧,等一会儿我们保证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这个时候秦俊鸟才知道这两个女人是干什么的,秦俊鸟看着两个女人,心想长得这么好看还出来卖屁股真是可惜了。

两个女人一看秦俊鸟还不脱衣服,就走到床前坐下,开始互相帮对方脱衣服。

很快,两个女人就脱得光溜溜的一丝不挂,秦俊鸟看着两个女人白花花的身子,心“砰”“砰”的跳了起来。

秦俊鸟红着脸说:“你们还是把衣服穿上吧,我家里有媳妇。”

三十多的女人白了秦俊鸟一眼,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说:“来这个地方的男人没有几个是没有媳妇的,你没听人说吗,家花没有野花香,男人偶尔出来打打野食吃也很正常,别说那么多了,快脱衣服吧。”

秦俊鸟说:“我不知道牛老爸带我和庆生哥来的是这种地方,我要是知道的话,我就不会来了,我可是正经人啊。”

那个年纪小一点的女人笑着说:“来这里玩的男人哪有什么正经人,脱了裤子都一个样。你还是快脱衣服吧,有这个说话的时间还不如跟我们两个好好享受一下呢。”

喜欢山村如此多娇请大家收藏:()山村如此多娇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