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两个人的秘密

乔楠这时开口说:“俊鸟,我能跟你单独谈一谈吗?”

秦俊鸟看着乔楠,想了一下,点头说:“好吧。”

乔楠扫了一眼冯寡妇和陆雪霏,说:“婶子,雪霏,你们先去外边走走,我有话要跟俊鸟说。”

冯寡妇和陆雪霏互相看了看,先后走出了屋子。

屋子里只剩下了秦俊鸟和乔楠两个人,乔楠走到门口将房门从里面锁上,然后走到炕边坐下,眼睛盯着秦俊鸟说:“俊鸟,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坏女人,因为我没有结婚就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

秦俊鸟说:“我没那样想过。”

乔楠说:“我知道像我这样的情况,在农村人看来是很不光彩的事情,所以你瞧不起我,也不愿意帮我。”

秦俊鸟说:“我咋会瞧不起你呢,只是这种事情不是别的事情,我要慎重一些。”

乔楠说:“你要是不帮我的话,我也不怪你,我跟你非亲非故的,这种事情又不是什么好事,我能理解你。”

秦俊鸟苦笑着说:“不是我不帮你,只是让我假装成你的男人,我实在装不了。”

乔楠不解地说:“这有什么难的,又不是让你真当我的男人,不过就是让你装成我的男人签个字。”

秦俊鸟说:“我心里有些别扭,怕到时候弄不好会露陷。”

乔楠说:“你在心里就把我当成你的媳妇好了。”

秦俊鸟说:“可你不是我的媳妇。”

乔楠想了想,说:“现在只有一个办法,能让你把我当成你的媳妇。”

秦俊鸟问:“你有啥办法?”

乔楠说:“你坐到我的身边来。”

秦俊鸟按照乔楠说的,坐到了她的身边,乔楠看着秦俊鸟,调整了一下呼吸,红着脸说:“你摸摸我,就像摸你媳妇那样摸我。”

秦俊鸟一听这话,慌忙站了起来,摆摆手说:“我咋能摸你呢,那我不成了流氓了。”

乔楠说:“没事儿,是我让你摸的,屋里就我们两个人,你想怎么摸都行,你只要在心里把我当成你的媳妇就好了,别的不要多想。”

秦俊鸟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说:“这种事情我干不来,你还是找别人吧。”

秦俊鸟说完迈步就要走,乔楠急忙起身拦在他的身前,说:“俊鸟,你不能走。”

秦俊鸟苦着脸说:“我真不能把你当成我的媳妇,我要是摸了你,那我成啥了,我咋还有脸去见我媳妇。”

乔楠看着秦俊鸟,脸上露出一丝失望的神情,她有些无奈地说:“我知道我是个不要脸的女人,连你都不愿意碰我。”

秦俊鸟说:“不是我不愿意碰你,男人是不能乱碰女人的。”

乔楠说:“你不碰我就是嫌弃我,你在心里就是把我当成了不要脸的下贱女人。”

秦俊鸟说:“我没有嫌弃你,我心里没有那么想,是你想多了。”

乔楠伸手脱掉自己的外衣,她里面穿的是一件紧身的红色毛衣,乔楠把毛衣向上一撩,露出里面粉红色的胸罩,她挺起胸脯说:“你要是真没有把我当成坏女人的话,你就摸摸我,想摸哪里都行。”

秦俊鸟看着乔楠那对半露在外的雪白肉峰,咽了口唾沫,把脸转向一边说:“我不能摸你。”

乔楠一把抓住秦俊鸟的手,然后放在她的肉峰上轻轻地摸了起来。秦俊鸟一开始还想把手缩回来,可是他触摸到乔楠的肉峰之后,他的手就不由自主地随着乔楠的手在她的肉峰上抚弄起来。

乔楠眯缝着眼睛,嘴里发出一阵时断时续的哼哼声。秦俊鸟看着乔楠很享受的样子,心跳开始加速,喉结动了几下,下身的东西也开始变得不安分起来。

乔楠忽然将秦俊鸟的手从她的肉峰上拿下来,然后把毛衣和衬衣全都脱掉了,只穿着一个胸罩,眼睛直视着秦俊鸟,媚眼如丝地说:“怎么样,很像摸你媳妇的感觉吧,还想摸吗?”

秦俊鸟没有说话,有些意犹未尽地把手收回来,满脸渴望地点了点头,在心里还在回味着刚才摸那两个肉嘟嘟的东西的感觉,他很想看看乔楠那两个藏在胸罩里的肉峰究竟是什么样子。

乔楠双手伸到背后,熟练地解开了胸罩的卡扣,用双臂夹住胸罩的带子,然后缓缓地将胸罩拉了上去,里面那两个雪白饱满的肉峰晃悠悠地露出了真面目。秦俊鸟看着那两个浑圆的肉峰,脑子里一片空白,身子忽然颤抖了几下。

乔楠咬着嘴唇说:“你已经摸过我了,现在你可以假装成我的男人了吧,你要是觉得还不行的话,我可以让你继续摸,一直摸到你能把我当成你的媳妇为止。”

秦俊鸟这个时候心里已经乱了,看着乔楠光溜溜的上身,他只觉得脑袋里在“嗡”“嗡”的响个不停,至于乔楠说什么,他根本没有听清楚。

乔楠看秦俊鸟没有说话,以为他还没有摸够,直接抱住了秦俊鸟,她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双峰顶在秦俊鸟的胸膛上,秦俊鸟明显能感觉到尖端的两个肉疙瘩在慢慢挺立起来。

秦俊鸟喘息着说:“我答应你,我可以帮你去签字。”

乔楠一听秦俊鸟答应了,高兴地说:“你终于答应帮我了。”

秦俊鸟红着脸说:“你还是把衣服穿上吧,要是让别人看到了,那我可就说不清了。”

乔楠笑着说:“你放心,只要有我在,你什么事情都能说清的。”

秦俊鸟把身子背过去,乔楠也背过身去,跟秦俊鸟背对背地把衣服穿好。

这时,秦俊鸟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刚才他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了。要是再不答应的话,他可能真的把乔楠变成了他的媳妇。

乔楠穿完衣服后,把房门打开,把冯寡妇和陆雪霏喊了进来。两个人刚走进屋里,冯寡妇就急不可耐地问乔楠:“俊鸟答应了没有?”

乔楠笑着点点头说:“答应了。”

冯寡妇好奇地问:“你用了啥办法,让他这么快就答应了。”

乔楠看了秦俊鸟一眼,说:“其实也没用啥办法,是俊鸟心肠软,看我可怜就答应了。”

“是吗?那他刚才为啥不答应?”冯寡妇有些不太相信地看着秦俊鸟。

秦俊鸟急忙说:“我刚才没有想好,现在我想好了,不就是假装她的男人签个字吗,又不是去杀人放火,我没啥可担心的。”

冯寡妇和陆雪霏互相看了一眼,觉得秦俊鸟态度转变得这么快有些不可思议。

秦俊鸟问:“婶子,我们啥时候去乡里的卫生院啊?”

冯寡妇说:“明天去咋样?”

秦俊鸟说:“中,那就明天去。”

第二天一大早,秦俊鸟跟冯寡妇三个人坐着孟庆生的拖拉机去了乡里的卫生院。

到了卫生院后,冯寡妇先进到医院里找了她的那个亲戚,等她把事情安排好之后,秦俊鸟他们三个人才走进去。

几个人来到一个手术室的门口,一个戴着白口罩的女护士从里面走出来,没好气地喊了一声:“谁是乔楠?”

乔楠走过去,说:“我是。”

女护士打量了乔楠几眼,冷冰冰地说:“你这么年轻就做人流,难道不怕将来影响生育吗?”

乔楠说:“不怕,我身体好。”

女护士说:“你家属来了吗?”

乔楠说:“来了。”

女护士说:“按照规定,手术得家属签字。”

这时冯寡妇轻轻地推了秦俊鸟一下,秦俊鸟有些心虚地走过去,说:“我是家属,我来签。”

女护士看了秦俊鸟一眼,问:“你是她什么人?”

秦俊鸟不敢去看女护士的眼睛,小声回答说:“我是她男人。”

女护士把签字的单子交给秦俊鸟,秦俊鸟按照女护士说的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女护士又对乔楠说:“你跟我进来吧。”

女护士说完转身进了手术室,乔楠也跟着走了进去,随即手术室的大门“砰”的一声就关上了,秦俊鸟他们三个人只能在手术室外面等着。

手术很快就做完了,乔楠从手术室里出来时,脸色苍白几乎没有了血色,两条腿连路都走不稳了,最后还是秦俊鸟把她背出了医院。

回去时他们没有坐孟庆生的拖拉机,而是在乡里雇了一辆小汽车,这样能让刚做完手术的乔楠舒服些,拖拉机跑起来太颠簸,乔楠刚做完手术经不起折腾。

在回去的路上,冯寡妇问乔楠:“你到底用了啥办法让俊鸟答应帮你的。”

乔楠笑了笑,有气无力地说:“我用了啥办法,这是我和俊鸟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冯寡妇看了秦俊鸟一眼,一脸困惑地说:“秘密,你们两个就在屋子里说了那么一会儿话,咋还有秘密了。”

陆雪霏笑着说:“你俩到底有什么秘密,难道就不能告诉我们吗?”

乔楠说:“你要是真想知道的话,就问俊鸟吧。”

陆雪霏把目光转向秦俊鸟,说:“俊鸟,她不说,你说。”

秦俊鸟很不自然地笑了笑,说:“我俩能有啥秘密,你别听她瞎说。”

冯寡妇在一旁似乎看出一些眉目来,说:“他们两个既然都不愿意说,我们就不问了。”

喜欢山村如此多娇请大家收藏:()山村如此多娇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