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9章 臭出了最高境界

“什么事情,那么兴奋干吊啊……”

刘大柱和痞子一样,脚架在驾驶室的前面,嘴巴上同样的叼着一支烟。

自己干掉了老鬼子,都没有他这么兴奋,不知道黑山哥捡到什么宝了。

“大柱,你快来,我逮到了杨德才,这个家伙现在就在我的手上……”

“你逮到他了,那好啊,你在什么地方,我马上就过来……”

刘大柱顿时也跟着兴奋了,他正想去找杨德才,没想到已经被杨黑山提前下手了,果然是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啊,这也太心有灵犀了。

“我就在去郊区的路上呢,位置等下发过去给你……”

“好的好的……”

刘大柱连忙点头,然后挂了电话。

最近都流行发位置消息,这种手机的新功能,让在外面办事的人,互相之间的联系变得方便了很多,特别对于刘大柱这样,有特殊使命的人,更加是非常的有帮助。

收到杨黑山的位置消息,刘大柱一看就乐了,没想到黑山哥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自己正往城里开去,而他竟然刚刚好也在这条路上,正从城里的方向朝山上开。

“哈哈,樱子,朝前面去,黑山哥就在前面的岔路口……”

刘大柱放下电话说道。

樱子点了点头,开着车子就飚了出去。

没有一分钟的时间,就看到了杨黑山开着的面包车,正停在路边。

“黑山哥,去哪里?”

刘大柱从车窗伸出脑袋问道。

“卧槽,神速啊,这快就到了?”

杨黑山有些震惊,他才刚刚把电话放下,没想到就看到刘大柱过来了。

“别废话了,赶快带路……”

“嗯嗯,行,跟着我,拐弯去小路上……”

杨黑山点了点头,开着面包车就走,刘大柱呼呼的掉头,跟在了杨黑山的车屁股后面。

这个时候杨黑山并没有开着车子上山,而是转向了旁边的岔路,朝前面开出去几里地,就往泥巴地上开了过去,最后停在了一幢黑漆漆的民房前面。

这附近也没有看到村庄,也不知道是谁,竟然在这里建了房子,不过却空着没人住,这正好就被黄小明给利用了。在他们的绑架行动之前,黄小明已经把这里的位置告诉了杨黑山,所以他才知道了这里。

下车之后,杨黑山跑过去,打开另外一边的车门,解开绳子,把杨德才拖了下来。

这个时候杨德才已经憋的满脸通红了,不过并不是憋气憋的,而是被塞在嘴巴里的杨黑山的臭袜子熏的,差点晕过去。

樱子也是开着一辆面包车,停在了旁边,然后就和刘大柱一起下来了。

看了看这附近的环境,刘大柱不禁暗暗的点头,这地方,果然是干坏事的最佳地方,不过今天自己并不是干坏事,而是要为国家除害,虽然手段也许有些残忍,但是大方向没有错的。

“黑山哥,你够牛比啊,刚刚来到海城市,竟然就被你发现了这个好地方……”

“呵呵,运气好而已……”杨黑山憨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就把脸上的蒙面布给扯掉了,连刘大柱和樱子都没有蒙面,他还蒙个屁毛子。

这个时候杨德才被吓坏了,没想到竟然是这两个家伙,这下子他知道为什么了,难怪他不要钱,原来是想要他的老命。

“喂,杨总,很惊讶吧……”

刘大柱叼着烟,很痞的走过去,邪笑着问道。

杨德才很想说什么,但是嘴巴里被塞着的臭袜子还没有拿出来,他只好呜呜呜了两声,表示很震惊。

“走,带他进屋……”

刘大柱叼着烟,抱着樱子的小蛮腰,朝房子里面走去。

这个房子里没有通电,但是黄小明他们在车上早就准备了蜡烛,杨黑山一手提着杨德才,一手拎着一袋子的蜡烛,朝屋里走了进去。

“一边待着去……”

到屋里,把杨德才推到一边站着,杨黑山就拿出蜡烛,在屋里点了四五根,顿时黑暗的民房里,发出了一闪一闪的暗黄光芒。

这个屋里本来什么也没有,不过为了关押杨德才方便,黄小明那伙人早就在这里准备好了,屋里摆着一些座椅板凳,在屋子的正中间,居然还有一只关狼狗的那种大铁笼子。

不过刘大柱并没有打算关他,他需要的是有用的消息,不是关着他等人送钱过来,所以现在就打算开始审问了,不过在审问之前,刘大柱把杨黑山拉到了一边,低声的说了起来。

“黑山哥,按照这个名单,让你带来的人,四个人一组,日夜轮流监视这些人,如果有什么意外情况,就立马汇报……”他拿着从柳生军埔的保险柜中,搜出来的那份名单,递给了杨黑山。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

杨黑山点了点头,拿着名单,走到屋子外面打电话去了。

让兄弟监视住了那些小间谍,刘大柱就放心多了,这个时候他叼着烟,朝杨德才走了过去。

“杨总,你不应该跟我说说,你和那些东洋鬼之间,不得不说的一些故事吗?”

“呜呜呜呜……”

杨德才憋红着一张老脸,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哦哦,还塞着臭袜子呐,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我刚才没注意……”

刘大柱纯属故意,还假装不注意,这个时候他痞笑着,伸手拔出了杨德才嘴巴里面的臭袜子。

“啊,哦,哦,哦……”

臭袜子被拔出去,杨德才顿时大口大口的呼吸了起来,差点就被恶臭的袜子,给熏死了,没有死在刀下,要是死在了臭袜子之上,那就真的是臭大了。

看了看手上拎着的臭袜子,刘大柱也不禁暗暗的皱了皱眉,急忙把袜子扔到了一边去。

没想到黑山哥,也真是够牛比的,居然能够把袜子穿出一股臭老鼠的味道,佩服佩服,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自己在山里混了那么多年,竟然还达不到他的这种境界。

“喂,喘够没有,喘够了就说话……”

这个时候,刘大柱站在杨德才的面前,眼神之中,透出犀利的光芒,这种光芒,似乎能够看透杨德才的一切歪脑筋和肠子肝花。

喜欢山村名医请大家收藏:()山村名医新更新速度最快。